鬼画符

@ 鬼画符

在我课业最为繁忙、压力最大的高三,我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那就是写作。我不算爱读书,看的大多也都是小说类,但是在高三时期却受了刘墉很大的影响。我是容易受影响的性格,平白无故并不会想写字。但倘若是看了某些击中内心要害的书,便要把感想写出来呻吟一番。于是我就开始在学校发的多余的作文本上开始了《鬼画符》。

每天晚上写作是最开心的事情,那时候还会借来《麦兜》的漫画书,在日记本上临摹。我想这是在重压下培养出来的兴趣爱好了,写写画画。我一般是利用睡觉前和周末晚上的时间写作。有一次写了整整两天,晚上我妈上厕所发现我房里灯还亮着,就冲过来骂我。我佯装睡觉,等我妈回房后又猛坐起来继续码字。早上我妈醒来来我房间一看,桌上整整一本写满字的作文纸。我那两天写了一万多字,是我写作效率最高的一次了。

幸而那时候也竟有好友愿意看我的习作,于是我厚着脸皮慷慨呈上。她们常在无聊的讲评课上也学着老师的样子在本子上评评点点,也有在文章最开始的部分就做好标记猜测结尾,最后也给一语道中。这只能间接说明我的文章走不出普通言情小说的套路。有的时候刻意写的东西,在好友眼中跟图书馆里随手拿的青春类口袋书的垃圾文无异。反而是我真实记录心情的文字,能激起好友心中的涟漪。也因为这一点,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并不在意格式,而更注重内容和情感的表达。

除了小说和散文,我也写过小诗和歌词。歌词统一在《鬼画符6》里,还有当时录音的文件名。因为我并不会写五线谱,有的时候就是一个一个敲着小学时候留下来的口风琴,把简谱大致写出来。说是简谱,其实只有阿拉伯数字。关于几分之几拍、各种音乐符号,我也是一头雾水。

六本珍贵的《鬼画符》和高中时期零碎写过的自己觉得有点价值的作文都被我安放在一个黄色文件夹里。高考结束后,我再也没有写过字。压力释放了,也没有宣泄的必要了。本以为这些文字会静静地待在柜子里,等到多年后我边翻边看边傻笑。不过似乎爸妈在我去外地上大学的日子里没少惦记我,开始翻我的东西,于是就都给发现了。那时候他们很惊讶,想着我高三明明每天哭天喊地说作业多考试难,却还有时间写了这么多东西。但一方面他们又暗地里分工合作,把文章一个字一个字打到电脑上。对于贯彻国家“晚婚晚育,少生优生”计划生育政策的父母来说,在这个年纪为了我每天都利用休息时间用电脑打字,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在他们告诉我的那一刻,我是又惊讶又感动。所以,会想把文字变成字符,是我爸妈的 idea。

后来我把那些 word 文档都拷到自己电脑里,连同那本黄色文件夹一同带去上海,本想自己校对整理好,但在大学远不如前的自制力,搁浅了此计划。

转眼大学毕业,文章也没有整理好。因我准备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退给我妈用,所以在短时间内整理电脑的时候,想着老爸电脑里有备份,就把那些文件删除了。直到前几天,我突然觉得必须得整理了,于是向我老爸要。我爸说他电脑重装都没了,于是就又帮我扫描了一遍,昨天都发给我了。我不得不感叹父母都是万能的。而我也得争点气才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