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0字 × 9阅

虞美人

望尘莫及身旁人,不觉悲伤浑。前途遥遥知多少,唯见轩榭楼台烟雾绕。
如今脆如枯枝叶,凡事苦幽咽。已至如此境地中,是是非非皆已随东风。

过了一年又115天,我重新拿起笔芯写日记(很困难啊,所以要惜墨如金)。 目的很明确,为了后天的社会实践做铺垫。今晚大乱,非常激动地看完了一本书,做完了要交的作业,幻想着要补的作业,写着与作业毫无关系的字,读着与学习毫无关系的书,发着与学习和作业有点关系的疯! 明晚也写写吧! 今晚东西大概都理好了。因为刘墉说要先把事做完,我同意......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