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色的回忆

“好久不见啊~”她看到他在线上,主动说了第一句话。
“是啊”
“听说你们系可以去美国交换留学,盈之说你会去?”
“我也不知道,试试看吧”
“说话有些陌生啊,呵呵”
“还好吧”
“好怀念初中生活啊,比起现在真算是无忧无虑。不过现在也不错,大家又能在一起了”
“嗯”
“哦对了,我前几天才看,初中的同学录,我发现你写的那张有点……怪”
“啊?”
“……你那时候是不是喜欢我啊?”
“现在也喜欢。”
虽然夏谚准备问这个问题时已经设想了上百种可能的答案,却还是没有想到汤放桀回答得如此平淡,如此习惯,她愣了好久。等她回过神来,他已经下线了。灰色的头像显得很落魄,转眼缩到不知道哪个角落去了。夏谚的心很不是滋味,她不知道这是因为汤放桀还是因为戴盈之。

汤放桀关了电脑,呆坐了一会儿,起身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待会他还有个比赛,校歌唱比赛。他边洗边复习参赛曲目,一句句幽婉的歌词从他口中灵巧地迸出,连内行人都不得不赞叹的唱功,确实非同一般。而这次,他也是夺冠的热门选手,与他同样拥有居高人气的是同系的戴盈之。

“喂,盈之啊,比赛准备得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唉,戴盈之同学,难道你就不明白我夏谚同志对你的热切期待?”
“得了吧,你期待干嘛不自己参加啊……哎,奇怪,怎么断线了?”
盈之瞄了一眼话筒,又检查了电话线,疑惑地放下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的夏谚眼神迷离,脑子里弥漫挥散不去的阴霾,黑压压地罩在头顶。她把放在电话上的手收了回来,到厨房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倚在阳台的护栏上失落地望着苍穹。脑子里一遍一遍飘扬着王菲的《天空》,却唱不出来。
盈之,你知道吗?我已经……不再唱歌了。
初中戴盈之刚认识夏谚的时候,夏谚已经摘得了校歌唱比赛的桂冠,还去省里参加过比赛,可谓是才貌双全。盈之那时候也积极向她请教,一步步走上正轨,可惜总是屈居第三,因为第二名是汤放桀。比起夏谚与戴盈之两位美女,汤放桀显然更受同学们的欢迎。除了他们学校女生多于男生这个特殊原因外,还因为汤放桀更加热情,更具亲和力。换句话说就是,他跟同学们的关系搞得比较热乎。而夏谚是完全相反的风格,虽然她是女生,却总是冷着面孔,唱的歌也总是透着一丝凉意与淡淡的忧伤。戴盈之好几次提醒夏谚,你不要只在我面前温热,要把这一面向大众开放,这样也不会受到汤放桀的威胁了。但夏谚总是毫不在意,她认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风格,而唱歌时候的冷淡就是她的风格。

因为比赛的缘故,他们三个人成为特要好的知音。初三生活有时显得烦躁,他们便翘课溜到学校的假山后面,躲在里面没天没地地聊天唱歌培养友情,渐渐地夏谚原本对着汤放桀的冰冷面目也有了一些表情。可是本来说好要一起参加初中的最后一次比赛,为初中生活画上一个圆满记号,夏谚却没有做到。那场比赛她并没有报名,这让看过报名名单的盈之与汤放桀不禁傻了眼,急忙和负责人确认。证实后他们匆匆跑到假山后面,果然发现正在一个人发呆的夏谚。

“小谚,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参加比赛?”
“我累了。”
“夏谚,是怕我打败你吧。”汤放桀带着坏笑调侃到,却被盈之狠狠瞪了一眼,还被她的玉肘子捅了一下。
盈之示意汤放桀离开,然后轻轻坐在夏谚身边。
“小谚……”
“哈!”夏谚突然一个大大的笑容横在盈之面前,汤放桀也迅速窜了进来,带着疑惑的表情。
“逗你们玩儿呢!哈哈,我睡迟了,没来得及报名,想想算啦,反正你小子是赢不过我的,不如给你个机会。”
汤放桀听后大怒,狂吼一声,把她们俩都惹笑了。
“小谚,你没事就好,我可不希望你出事。好吧,回去吧,这次就等我拿第一吧。”
戴盈之哧哧地笑着,推着汤放桀出了假山,稍稍有点滞后的夏谚在他们的不经意间扭过头拭去了眼角的一颗泪。
那次的比赛,汤放桀毫无悬念地摘得了桂冠。领奖台上哈哈大笑的他完全没在意亚军位上狠狠瞪着自己的戴盈之。从此之后,盈之想报仇想得更疯狂了,天天练歌,当然,是在中考过后。

高中到了,夏谚去了省一中,留下戴盈之和汤放桀在市一中的大操场上牵手慢步。高考时,夏谚选择了北京。戴盈之想报音乐学院,硬是被汤放桀扯到北邮,说什么这样才能雪耻大辱,于是他们就去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们在一起后,与夏谚的联系就越来越少。而三个人谁也没想到会再见,谁也没想到今时已不同往昔。

初三放弃比赛之后,夏谚就开始变得有些沉默,在高中也没有什么好友。上了大学之后仍是如此,不带粉饰的忧郁从眉宇间洇漫出来。她环抱着建筑学书籍,踏在发出咔嚓声的铺满梧桐叶的校园小路上,任凭一片片被风吹落的梧桐叶在身后飞舞而下,坠落成一束泪光。这可以是忧伤的场景,却也可以是浪漫的背景,这就是残酷。当戴盈之与汤放桀甜蜜于漫天的梧桐叶中时,最后一片叶子落下,露出了夏谚的脸。
“小谚!”
“哦,是你们呀。”
和老朋友聊起初中那些珍贵而又有趣的往事,夏谚的心情好了起来。许久未见的他们虽然错过了彼此快速变化的三年,但现在仍然保留着当时的默契。
“哎,高中学习特紧张,好久都没唱歌了。但是!我打听过了,”汤放桀突然眼神一亮说,“北邮好像也有校歌唱比赛,要不一起参加吧!哈哈,好久没有一起唱歌啦。其实我都没碰上什么强有力的对手,盈盈再怎么追赶我也是徒劳啊啊哈哈哈!”汤放桀越笑越大声。
“切,”盈之不服气地哼了一下鼻子,“小谚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没法打败他。你在就好了,教我吧教我吧,看我怎么收拾这家伙!”盈之说着伸手要去打放桀,被闪开了,于是他们就绕着夏谚追打起来。
夏谚苦笑了一声,心想:大家都没变真好啊。能一直这么开心真好啊。
“走吧,去报名。” 盈之气喘吁吁地推了推眼神有些想得有些入神的夏谚。可夏谚突然站起身,说了句“对不起”便急忙走了。
“奇怪……怎么好像说到唱歌的事情她都不太开心啊,难道初三没报上名让她怨念到现在?”盈之望着夏谚的背影叹了口气。
汤放桀没有搭腔,因为他此时心中生出了从未有过的难受,一些回忆复苏了。
戴盈之和汤放桀去报名校歌唱比赛时果然没在名单上看到夏谚的名字,盈之已经放弃劝说她了,但还是常常找她学习唱歌技巧。相反地,自从上次偶遇之后,汤放桀就再没主动出现在夏谚面前,甚至和盈之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盈之有时候会跟夏谚诉苦,说汤放桀对她的感情变了,又主动说了很多他们在一起的故事。这也是夏谚第一次听说是盈之主动追的汤放桀,而且还追了大半年。夏谚在小小的惊讶过后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被盈之白了眼。夏谚赶忙安慰她说,起码你比我有勇气。

比赛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那天夏谚没课,在宿舍上 QQ 时发现汤放桀也在线,就主动说了第一句话。但这第一句话发出去后她就后悔了,明明就在同一所大学,怎么是“好久不见”啊。好在汤放桀似乎并没有在意,甚至可以说有点不在乎的语气。夏谚的心猛得一抽,当时做出那个决定的复杂心情再次排山倒海而来。而谈话的最后,比当时更复杂的心情滋生了。她真不该冲动问出这个问题,这对盈之是非常不公平的,也破坏了他们三人之间好不容易维持的平衡。

“汤,看你下线了,我就再多说一点吧。我很抱歉问了上一个问题,我不是故意的,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夏彦沉思了一会儿,补充了一句,“就当为了盈之吧。”


2007.02.09~2013.11.19


特殊的后记:这篇小小说从2007年2月9号开始,间断地写到3月4号。但故事还没结束,本来我打算接着写,却没有思路,那么就先搁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