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记忆

@ 鬼画符

那天中午在阅览室,突然有些倦了,看着一撂撂的练习和一页页的空白纸,我已无力下笔。转头望去,阅览室整面的玻璃窗传递着冬去春来的信息。虽然大寒未到,天却已有些暖,哎,都是温室气体害的。窗外的景色称不上怡人,都是些七八十年代的破旧公寓了,老式的防盗网却勾起了我浓浓的乡愁。实际上我怀念的是过去,过去那种生活,过去那种味道,过去那种感觉。我一向是革命意志薄弱的人,禁不住诱惑“噔”地就奔向窗边,想好好欣赏一番美景,勿误了这大好的冬情。

当我沉醉在冬日暖洋洋的午后时,身后的位子上突然传来了抱怨声,一个男生:
“搞什么,挡住我的阳光了。”

我愣了一下,决定“正确”处理这种突发的尴尬情况。我微笑地转过身,对离我最近的男生欠了欠身,极其有礼貌地问:
“先生,请问您是在跟我说话吗?”

他显然是吃了—惊,哈哈,没想到我会出这一招“以德报怨”吧,看你那小模样,脸上那怪表情就知道你“如鲠在喉”。可是以上那些都是我的幻觉,他也很有礼貌地起身,以与我“平视”(徒劳啊,就算站起来还是有差距,只是位移的方向变了而已),然后也报以一微笑,特“枕头”(绅士)地说:
“小姐,我想这里再没有别的小姐了,我当然是在与您说话,我恐怕您得挪个地儿欣赏美景了。您打扰了我。”说着似乎笑得更狠了。

没想到“粗口男”也是一人才,装起绅士还有模有样的。既然你“以毒攻毒”,就休怪我“穷追不舍”。

“我认为我们应该好好谈谈,我想这里不方便讲话,我们还是出去讲比较好。”我边说边迫不及待地等待他答应,心里充满喜悦,为找到一个极好的空手道陪练而高兴地差点露了馅,真是有失淑女风范啊。

“这是一个好办法,请。”他让出身位让我先走。


2007.02.11
cuiting:没啦?!这总不会告诉我是结局吧!
作者:这篇啊,是根据真实事例改编的。文中已经把某个人的语言做了美好处理,而后期的对话则完全是加编的。真实情况是:我站在窗户边,身后却传来一声轻轻的却狠狠剌痛我的话。“操你妈的,挡住我的阳光了。”当时我就火了,心想说话就不能礼貌点?做人就不能厚道点?况且这阳光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于是我转身,用口型回了一句:“变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