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 鬼画符

(一)

今天偶然发现放在床头的润肤霜放倒了,是侧着放的,心想:应该不会像刚开启一样又弄到盖子上吧。当这个问号冒出时,我又否定了它:不会这么快,我放正它几天它都不会从盖上重回瓶中,而是留了三分之一大的空间,我放正了那么久,都不见它填满。

不过当我打开一看,哟,还真的弄到盖子上了。这虽然可以很容易地用科学来解释,但我试着用哲学来解释它。

人学坏很容易,但学好却很难。学好不仅要花时间与汗水,还要持之以恒。

不知润肤霜是否也明白这个道理?

(二)

表妹家养了一盆金鱼。不过金鱼丛中还养了一条“垃圾鱼”。至于“垃圾鱼”真正的名字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它会吃鱼的粪便,遂被取名为“垃圾鱼”。

看着垃圾鱼总是安静地“趴”在盆底,我从前也在别的大鱼缸中见过它,它给我留下的印象是:默默无闻。

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在工作岗位上默默无闻、勤劳工作的清洁工。他们被人瞧不起,他们不被赞扬,好像他们义务帮我们清理垃圾。他们总会被人忘记,像垃圾鱼一样,贡献都被吹跑。

其实垃圾鱼,你可以在工作岗位上找到乐趣的,不要因为被人忘记而忘记了本职,要自信起来,至少我还记得你。

(三)

也许是因为我的习惯与别人不同吧,我常听一些无人知晓的歌曲,也从中领略到音乐的美。不同歌手的歌曲不尽相同,我的体会也不一样。不过比起有些流行一时却无聊的口水歌,这些无人问津的歌曲显得好听多了,这不失为一种享受。

昨晚在电台听到一首我曾钟爱的歌,歌手本职是演员,又是国外的。他唱的中文歌,我想有听过的人少之又少,而像我一样去欣赏去享受的应该更少了吧。所以昨晚我很开心,但这首歌结束后就没有播他的歌了,而此后我就再也收不到这个电台了。

不知是上天故意安排只让我听到这一首,还是到这一首才照顾我让我听,或许科学地解释为巧合更好些吧!

今天我又在电台里听到由一个本职是演员,很早以前是唱歌的,现在几乎没人听他歌,也少有见到他的戏的歌手唱的老歌,不禁觉得怀旧。这才发现自己是一个怀旧的人。

也许怀旧的人更懂得珍惜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