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休止符(一)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一转眼又过了一个署假,该走的都走了,不该走的也走了,只留下孤零零的我。”雪貂无奈地叹息着。当她从澳大利亚度假回来后,又想起自己的朋友——灵狐已经从中国消失了。她们同样都是北京四中的学生,同样都被保送,可雪貂选择了北京大学,而灵狐却只身飞往彼岸的日本东京大学了。都是大学,都有一个“京”字,可一个在东,一个在北,“好远呐”,雪貂重重呵了一口气,穿过冒起的白雾,忧郁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今晚她还要整理从澳大利亚带回来的东西。

回家后,开了电脑,雪貂为自己泡了一杯浓郁的黑咖啡。她一直喜欢黑咖啡,因为人生像咖啡一样,有苦有甜。对于同伴的“迁徙”,雪貂似乎已经不那么难受了,毕竟还有网络,况且她们的心会紧紧地在一起。
雪貂随意地滚动着鼠标,那一张张笑脸金晃晃地闪过,忽然,她发现一张照片似乎有异样。

“怎么会有模糊的人影?什么姿势?是相机坏了吧,不管了”,雪貂自言自语到。

然而接下来的几张都存在着同样的问题,而且人像越来越清晰。照片中,笑容灿烂的雪貂前面站着一个人,乳白色雾状,手脚以奇怪的姿势摆放着,身体清晰完整,但是没有头。并不是他的脖子上空了一段,而是照片的上限在他的肩膀上方一点,所以看不到头。
雪貂很好奇,而接下来的几张人像就要显示出整张面孔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啪!”
屏幕突然一片漆黑,看来电脑也会紧张,在关键时刻就死机。雪貂无赖地重启了一遍,但当她再次打开相册时,照片还在,可人影已经消失了,像黄昏天边的夕阳,稍纵即逝,不一会儿便落黑了,窗外一片深沉。

雪貂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亏是做了一场梦,什么事都没发生,没发生……,她不断地给自己暗示,然后离开计算机,整理旅行包。
在旅行包最内侧的一个夹层中,她发现了一张卡片,写满了日文的卡片,这时她突然想起了灵狐。
不知你在日本还好吗?

雪貂匆匆冲向电脑,打开 MSN,果然灵狐在上面,于是寒暄了一阵便谈到了刚才发生的事,也提到了那张卡片。

“什么?你在开玩笑吧?怎么可能?”
“相信我,小狐子,我把卡片传真过去给你,你帮我看看吧。”
“我不要,万一真有什么事,咦~”
“你!你这样还算朋友吗?”
“算!”
“……”
“传过来吧~”
“我爱你!”

雪貂把卡片传了过去,然后打开摄像头,听到清晰的传真机工作的声音。

“收到了吗?”
“嗯,很奇怪”
“怎么?你能看得懂吗?”
“意思明白的,所以才觉得奇怪。”
“怎么说你也是四中当年最优秀的破译密码专家,交给你了!”
“什么当年,现在也是,将来更是!放心吧,相信我,没错的!”
“好好好,是是是,大侦探!那就这样了啊,Bye!”

雪貂关了电脑,暗暗发笑,感叹灵狐爱出风头的性格还是没有变,激将法屡试不爽。在和灵狐的“打闹”过后,她似乎已把灵异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请找一下雪貂同学。”
第二天上午放学后,一个男生突然出现在雪貂的教室门口,恭敬地对窗口边的同学说。
“雪貂!有人找你。”窗口同学不负众望,来了个响亮的呼唤。

“你好,是找我吗?”雪貂站在走廊上,打量着对面的那个男生。他一条修身李维斯牛仔裤,卡其色棉衬衣拖在外面,脸上有一种又冷酷又亲切的表情。
“你好,我叫仙井,是灵狐的朋友。”他很有礼貌地解释着,“我是东京大学的一年级生,前几天刚转入北京大学。在日本时,我是灵狐的辅导员。昨天她跟我说了你的事,因为我在中国,所以她希望我能帮到你。”
“真的吗?谢谢你!”雪貂有些将信将疑,虽然面前的这个男生看起来很和善。

回到家后,雪貂立刻找到灵狐询问有关仙井的事。
“是,仙井是我派去的,怎么样?还满意吧!我刚进东大那会儿,人生地不熟的,语言的磨合期也还未过,多亏了仙井,他真的是一个热心的人。要不是他执意要去中国,我还想把他留在身边呢,现在啊,算了,让给你了。”
“你这个破狐,自己喜欢直说啊,况且我又没不让你回来。”
“那是后话了。我已经把你的手机号给他了,也交代清楚了。现在没我什么事了。你们俩好好发展啊,发喜糖时别忘了我!”
“啊呀呀!算了,有失淑女风度。你这么嚣张,想必密码也破译成功了咯?”
还没来得及等到灵狐的回答,对话框中突然弹出“对方已经终止连线”的字样,待雪貂反应过来,灵狐已退到“脱机”的那一组中了。

“可恶。”雪貂恨得直咬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喂?是雪貂?”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声。
“仙井吗?灵狐已经跟我说过了,你什么时候过来看看照片吧,说不定下一次又出现了。”
“正好,我也有东西给你看,明天下午2:00在你学校门口,你有空吗?”
“No problem!”

下午2:30,雪貂按下启动键等待开机,这时仙井从他的黑色阿迪挎包中抽出一沓照片,摆在电脑旁边的桌子上。
“这是我去年暑假去澳洲黄金海岸时拍的照片,你过来看看。”

然而此时雪貂的眼睛正死死盯着电脑,脸上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同时熟练地操作着鼠标,打开一个文件夹。
“我的电脑被人黑了!”雪貂无奈地说,“资料全部没了,包括澳洲的照片。”
“怎么会这样?让我试试。”仙井接过鼠标,试图查出黑客的痕迹,可是他做得太高明了,连仙井这样的高手都无能为力。
“对不起,找不到。”
“算了,这又不是你的错。”雪貂的情绪异常低落,毕竟平时的论文和随笔,还有一些珍贵的照片都存放在这个电脑里,黑客的光顾使她损失不小,以致于她都无心顾及仙井的照片了。

“这样,你先看看我的照片。然后把卡片借给我回去研究一下。”
“怎么?你也遇到这种事?”雪貂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照片上的人影与自己曾经的一模一样。“怎么可能?什么时候的?”
“去年暑假,黄金海岸。我原以为是相机或洗相时出现了问题,没想到……”
“你有收到卡片吗?”雪貂急切地问。
“那倒没有,所以向你借用一下,行吗?”

仙井走后,雪貂找到灵狐。
“狐子,你那边怎么样了?”
“还没呢,很奇怪。无论是平假名还是片假名,我也试了最常用的几种方法,都不奏效,不懂它什么意思,而且文字的背景好像有模糊的影子,像……太阳?”
“像太阳?”
“看不清。好像是圆形的旋转图像。你等等,我在灯光下看一看。”
“……好了吗?灵狐?灵狐?”,得不到应答的雪貂觉得奇怪,一看才发现灵狐又下线了。

“怎么回事?”雪貂自言自语到。于是她写了一封邮件给灵狐,告诉她自己的电脑被人黑了,顺便叫她把译文发过来,说不定是意译呢。写完邮件后,她打了个电话给仙井,问卡片的事。仙井说他发现了卡片有一个夹层,里面是一个像标记似的图案,具体的明天中午见面时再说。


第二天中午,雪貂到北大食堂找仙井。

“到底是什么图案,你带了吗?”雪貂着急地问。
“没有,带到外面不安全,但我带了复印件,是彩色的。”
仙井说着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一张纸片。

“红色的旋转图形?太阳?我知道灵狐说的是什么了!”雪貂大声地叫了出来,引来了众多奇异的目光。雪貂急忙点头致歉。
“灵狐她看到这个图案了,这怎么可能?你不是传真过去的吗?可是图案夹在卡片中呀!”
“所以她说图案像模糊不清,可能是卡片太薄,传真时会显示一点吧。”

雪貂仔细地端详这个图案,酷似太阳的它呈赤红色,除了中央直径大约5cm的圆形外,外部还连接等距离分布的十二条弧形齿状艺饰,艺饰按顺时针方向旋转,图案中央的圆形内像是逆时针的条纹,让人久看后有陷入旋涡的感觉,一片晕眩。

“雪貂,雪貂!”仙井使劲摇了摇雪貂的手臂,“你怎么了?”
“哦,啊,我没事。”雪貂似乎有种噩梦初醒的感觉,“我怎么了吗?”
“你刚才看着图案发呆,脸色一下变得很吓人,你真的没事吗?要不你先回去吧?”仙井关切地说。
“谢谢,那我先走了。”雪貂起身微鞠了一躬便转身离开,脚步有些凌乱。


未完待续:命运的休止符(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