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休止符(三)

@ 鬼画符

延续上文:命运的休止符(二)


说实话,雪貂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一点儿都不了解仙井——那个像迷一样的男人,他也从来未提及在日本的生活。更甚的是,连莲生都不得不承认即使是青梅竹马,可是仙井单纯的外表下面似乎总藏着些什么,虽然他的女朋友成为植物人后他成熟也沧桑了许多。

雪貂对此表示不解,莲生说:“仙井有个女朋友叫坎儿,是一个很可爱娇小的日本女孩。他们很相爱,但她在过去的一场重大车祸中变成植物人,可肇事司机却畏罪潜逃,凭着在车祸现场遗留的一枚北大校徽,仙井对她许下承诺一定要找出凶手,所以他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寻找仇人,他想将他亲手……”
“处死?”雪貂不安地问。
“不是,是缉拿归案,仙井才不是那种人,凭我们十八年的交情”,莲生微笑地说。
“切,怎么说一样的话。”雪貂努了努嘴。
“咦?”莲生突然皱了皱眉。
“怎么了?”雪貂将目光聚集在屏幕上,因为上面写着:有关又系的案件:2条。
莲生点击了另一个案件,突然像受了电击一般。雪貂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再一次上 MSN 时,灵狐也在,于是雪貂汇报了最新战况且慰问她的健康状况。
“我现在还好,只是还有点头晕,对了,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嗯,所以……”
“所以再明显不过了,仙井有动机,有能力,有方法……”
“什么方法?”
“他们是好朋友吧,只要约他出来,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哎,又系真是可怜,白白逝去的一条生命啊。”
“不要因为他帅你就庇护他,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负责的男人,哼!可是你不是先认识仙井的吗?当初还说人家怎么好,现在怎么又怀疑他呢?”
“你不也怀疑他,因为他撒谎,对吗,你干脆直接问他好了,看他怎么说。”

下了线,雪貂挂了个电话把莲生和仙井都约了出来。

“仙井,我们查过又系是今年4月份才失踪的,可你去年去澳洲时怎么会有他的照片呢?” 雪貂有些尴尬地开口。
“是吗?应该是去年去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女朋友车祸受重伤了,对吗?你找到仇人报了仇,对吗?是你杀了又系,对吗?” 雪貂有些激动。
“什么跟什么?坎儿是被撞成了植物人,可是我还没查到凶手,怎么报仇,况且我和又系感情一直很好,怎么可能杀……,怎么可能?”仙井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叫一声,“难道,难道你说是又系撞了坎儿?怎么可能?噢,不!”仙井低着头掩面强忍着泪水。

“凭你的电脑水平,入侵警署的网络可谓是小菜一碟,其实我想有一天可能是你碰巧进入了警署网络,然后就顺便敲了坎儿的名字,却没有想到你一直以为未结案的案子已经抓到了犯人,可又被保释出来。所以你打算自己下手,对吗?仙井,没想到爱会让一个男人近乎疯狂。”
“不,不要再说了。”仙井痛苦地大叫。
然而已泪如泉涌的雪貂接着说了下去:“你想为你的女朋友报仇,这就是动机吗?”

“是吗?”仙井突然抬起头来,冷笑着说,“你确定是我吗?” 雪貂与莲生错愕不已。
“啊,要说动机,莲生不是更加强烈?”
“什么?”雪貂不相信地望了望莲生,莲生没有回避她的目光。
“你自己问她,自己的妹妹被撞了作何感想啊?何况是从小就失去双亲,兄妹相依为命的他们呢?”仙井似乎要露出胜利的微笑了。

“妹妹?”雪貂陷入了混乱之中。
“是,坎儿是我妹妹。”面对雪貂的惊讶与仙井的嘲讽,莲生接着说,“而且我也很早就知道又系是凶手。但我一直都在找证据将他逮捕,我并没有杀他。”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最爱你坎儿,比我还爱!”仙井仍不改挑衅的语气。
“你一定要这样和我说话吗?”莲生似乎有些忍无可忍,“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还是让你这么容易就怀疑我吗?”
“是谁先怀疑谁的,你说!”仙井也有些激动,“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被一个十八年的朋友背叛与出卖,这么多年还换不来你对我的信任吗?”仙井恨恨地嚷到。
雪貂无法接受现状,捂着耳朵在他们的吵骂声中悄然离开。


“灵狐!”雪貂含着泪艰难地在键盘上敲打着这两个字。
“小雪,我是小灵的妈妈,她生病了。”
什么?又一个晴天霹雳!

“阿姨,灵狐她怎么了?”
“今天早上我打电话给她时,发现没人听电话,于是我叫她的同学去看看她在哪儿,她同学告诉我小灵在医院,医生说她已经成了植物人……我也不知道原因,只是她晕倒时手上攥着一张纸片,写着奇怪的日文。”

卡片!难道和上次一样再一次晕倒了吗?可这一次为什么会那么严重!
雪貂安慰了灵狐妈妈几句,便下了线,发现邮箱里多了一封灵狐的邮件。

雪貂:
我查了上届大阪高中的高三学生,发现又系、莲生与仙井曾是非常好的朋友。只是又系常仗着自己有家势而偶露傲姿,表面上似乎很要好,实际上莲生与仙井已经和又系渐渐疏远。还有,我查到莲生不仅仅是电脑高手,还是大阪高中心理研究社的社长,他对心理学及催眠颇有研究,而且曾多次催眠教师以逃避责罚。
最后,我打听到莲生似乎对仙井和坎儿的结合不满,由此常和仙井发生争执。

说到催眠,我想起了你传给我的那张卡片,的确很催眠,自从上次看过之后,我这几天一直精神不佳,所以我待会儿拿出来再研究研究,看能不能找到“解药”。

灵狐

现在,雪貂一切都明白了,是莲生,是莲生害死了又系,又给仙井催眠,让他说出自相矛盾的话,然后嫁祸给他,这样既报了仇,又拆散了坎儿和仙井,难道莲生有恋妹情结?
这完全有可能,因为他是研究心理学的。
但是雪貂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身边的人,自己曾经这么信任的人会做出这种事。
心理专家却是个心理变态,太可怕了!
然而让雪貂更痛苦的是灵狐的意外昏迷,为什么呢?

“铃……”,雪貂的手机响了,是莲生:“我有话要跟你说。”


“仙井,告诉我,你真的是凶手吗?” 雪貂没有看着他的眼睛。
“相信我。我承认我爱坎儿,所以我才不可能为了她断送我自己啊,我要等他醒过来,然后重新开始。”
“如果我告诉你坎儿已经醒了呢?而且在你到中国之前就醒了呢?”雪貂终于抬起头。
“不可能,医生说了……”
“如果医生被收买了呢?”
“可是,可是——”仙井诧异而慌乱,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仙井绝望了。“为什么要瞒着我!”他有些声嘶力竭。
“我也不知道,也许你想见她一面,那就你自己问她吧。”

可是没有等到那一天。

雪貂忘了灵狐的昏迷,忘了仙井也有那张卡片,忘了告诉他不要再碰它,可惜一切都太迟了。
仙井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卧室里,一只手抱着坎儿的照片与诡异的卡片,一只手下垂至地面,地上用血写着“十”,然而还未写完,他已经气绝身亡。

雪貂懊恼不已,就算她怀疑他,也不能不救他,雪貂自责地彻底未眠,放声大哭。她更加确定谁是凶手,仙井用生命换来清白,却也放走了坎儿。

地上的“十”,也就是“莲”的头两划。莲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用图案来催眠他人,使之沉睡,像成了植物人,可是为什么灵狐昏迷,而仙井却又死了呢?

突然,MSN 上有人申请加入雪貂的好友,它说:我知道真相,加我,我全部告诉你。

“你是谁?”
“坎儿。”
坎儿,多么沉重的两个字,让一个男人死,一个男人疯狂。

“你恨我吗?”坎儿突然问。
“恨?不,不恨。有时甚至有些羡慕,爱你的人太多了。” 雪貂无奈地笑了笑。
“是吗?也许我们该见个面。”

第二天上午9:00,星巴克咖啡屋内,两个妙龄少女显得特别显眼。

“你比我想像的还要美,难怪……”
“谢谢夸奖。”坎儿打断了雪貂的话,像她哥一样冷。
“我约你出来是想证明我哥是清白的。”
“你有什么证据?”
“有,因为我才是凶手。我想我哥已经跟你说过我已苏醒的事了吧。”


未完待续:命运的休止符(四)(大结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