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休止符(二)

延续上文:命运的休止符(一)


又是新的一天,虽然已渐至夏末,但太阳公公没有丝毫想要退休的意思,仍精神抖擞地在天空持续14小时的站岗。窗外的枫叶已有些要干熟的样子,一片片红的如火,黄的如金。雪貂一觉起来看了看钟,九点四十,心想周末最好的消遣也只有写字了,可又转而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的长篇小说竟已落入贼人之手,纵是心有不甘,又能奈何?但她还是打开电脑,到邮箱中搜寻灵狐的回音。自从上次她突然掉线,雪貂就一直很担心,不会出什么事吧!上帝保佑你平安!

幸好,雪貂在邮箱里发现了灵狐的回信,可是这份放心未持续多久,只到她看完信的内容之前而已。信文如下——

雪貂:
太糟糕了!那天下午我不知道怎么晕了过去。就在灯下看了那鬼东西之后,我就觉得无法自拔,好像后面的“太阳”浮了上来,在我脑子里不停地旋转,我陷了进去……醒来时,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不过我没什么大碍,你不用担心。

对了,你和仙井怎么样了?他说他也有照片对吗?一样吗?还有,怎么有人这么可恶黑你电脑,那我们的回忆呢?

最后是应你的要求的译文,如下:

通往天国的倒计时开始,
灵魂摇摆不定,
人类开始灭亡。

请踏上归去的路途,
救赎罪恶的人性,
紧握着天使的手永不放弃。

希望你早日解决此事,静候佳音。

灵狐

雪貂对着屏幕发呆,一直看着卡片上的译文,怎么好像哪里不对?接着她发现邮箱里除了灵狐外还有另一封邮件,是个陌生的地址。

雪貂同学: 您好! 我是北京大学一年级的莲生,相信你一定非常着急了。我先说声对不起,是我入侵你的电脑并“窃取”资料,但我是无意的,纯属意外,所以现在我真诚地归还所有资料(在附件中),实在对不起,望谅解!
惭愧的莲生

附件:所有资料(8G)

对着屏幕苦笑的雪貂显得有些无奈,8G你也好意思发过来啊,还是压缩包!既然后悔当初为什么还要那么做。气煞人也!

虽然生气,但毕竟是心胸宽广的女生,在看到资料毫发无损地归来时,雪貂还是原谅了那个叫莲生的人。可是,接着她就疑惑了,因为相册里曾出现过人像的照片全部不见了。于是雪貂决定找到这个人,她回了一封邮件约他第二天上午9:00校门口见。当然,雪貂不会傻到一个人去,她打了个电话给仙井。


上午9:00,他们俩远远就看见一个挺拔的男生站在校门口张望着。与仙井的温柔亲切有所不同的是,他有着剑一样凌厉的眉宇,透出阵阵寒气。深邃的大眼睛和高高的鼻梁勾勒出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完美的身高搭着颀长的黑色外套,下摆中露出浅蓝色的牛仔裤。虽然他身材修长,棱角分明,可仍让人觉得像是日本人,而非欧洲绅士。

“嗨!”仙井先开了口,男生间的打招呼方式简单而特别。
“你好,我是莲生。”他很谦逊的样子,脸上一改原先冷酷的表情,忽然变得亲切和气起来。
“什么嘛,还以为可以认识另一种男生,拓宽下视野,没想到还是和仙井一个型的,哎~”雪貂无奈地嘀咕着。
“说什么呢!我这个型不好吗?”仙井轻轻地用食指关节扣了一下雪貂的头,略带怒腔说到,“再说,他明显没有我有型。”说着,极其配合地摆出“我是世界最酷”的造型。

雪貂和莲生同时笑出来,不同的是,莲生笑得很含蓄,只露出浅浅的梨涡,而雪貂就夸张多了,笑到第十五颗牙齿都露了出来。可是突然,雪貂收起笑容,严肃地对莲生说:

“你为什么要黑我的电脑?”
“说实话,只是好玩而已。”
“好玩?让别人着急好玩吗?”
“也好玩。好啦,开玩笑的,我不是已经道歉了吗?原谅我吧,求你了。”莲生低下头含情脉脉地盯着雪貂,像要用眼睛里的柔情融化雪貂的内心,让她完全屈服。
“咦,一个大男人,好恶心。” 雪貂抖了抖,下意识地靠近仙井,仙井也护着她,瞪了莲生一眼。

“干嘛?”警觉的语气藏着饿着肚子的狮子的欲望。
“算啦,我只是想来问你有否看到我在澳洲的照片,我遗失了一部分。” 雪貂从仙井背后走了出来。
“啊?我不知道,我没开过你的资料。入侵了你的电脑后,我就去参加竞赛了,两天后才回来,所以就急忙还给你。”
“那那些照片呢?”
“被白人像自己销毁了。”仙井诡异地说。
“白人像?”莲生一头雾水。

再三考虑后,仙井还是决定把整件事告诉莲生,并担保他是个可靠的人。

“凭什么?”雪貂不解。
“凭我们十八年的交情。”
“你们认识吗?先前怎么看不出来啊?”
“看不出来是你笨!你也看到了,他的电脑技术令人望尘莫及,怎么说他也是被保送到计算机系的。”
“你们一个中学的?”雪貂再次惊愕。
“大阪高中‘三剑客’!”仙井脱口而出,接着却又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名字果然很傻帽。”雪貂忍不住笑。
“呵呵……”仙井显得更尴尬了。
“他是日本人吗?” 雪貂两眼放光地问。
“是啊”,仙井突然大声嚷着,“你这什么表情啊?”可是雪貂却笑着跑开了。
“喂!给我说清楚,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仙井嚷着追了过去。


晚上收到灵狐的喜报:

我已经破译了密码:“通灵人,请救紧。”按常理来说,应该是“请救我”,可最后一句没有一个“我”字,怎样拼都不行,看来“紧”可能是那个白人像的名字中的一个字,或是表示时间紧迫,速度要快。而且他刻意用日文写,而且只是最基本的翻译,说明他并不是日本人,很有可能是中国人。当然,我试过翻译成其它常见的语言,但都无类似的意思,所以都被排除了,接下来的任务都交给你了,我去睡了,近来身体一直不好,可能水土不服。安。

灵狐

雪貂回了一封邮件,便打开了另一封又是陌生的邮件,里面都是奇怪的文字。

当精致的流线体与旋转的火轮巧妙地结合,你将死于罪恶的残酷诅咒。
当命运之年轮再次相遇,一切终将结束。
命运画上休止符。

雪貂怎么也看不懂这封邮件的内容,于是把它连同灵狐的邮件发给了莲生和仙井。而仙井马上就出现 MSN 上,告诉雪貂找到白人像的真实身份了。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根据照片上的人物姿势大致描了一下他的动作,左右手分握两根棍子一一事后证实是鼓槌,然后把它贴在各大论坛寻找此人,结果令人吃惊。”
“吃惊?”
“他是‘三剑客’之一的又系。”
“又系?你知道莲生认识他?”
“对。我们同是大阪高中的同学,只是我和莲生是从小就认识,而他是高中才和我们一个班的。”
“那他也是日本人咯?”
“不是。三剑客中只有他是中国人。”

“邮件看了吗?”雪貂着急地问。
“是,我觉得那封奇怪的邮件应该是又系给的提示。”
“提示什么?凶手吗?”
“不知道。”

由于仙井有课,雪貂便和莲生一同拜访了提供又系线索的同学一一是一个北京邮电大学的学生,他告诉他们又系是今年3月份开学时转来的,绰号叫休止符,人缘很好,又很帅,所以几乎没有与谁树敌。可是一个月后他却突然消失了,最先发现这件事的是他的舍友,后来他的家人报了案,可到现在还没找到。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那个同学担心地说。
“没事,我们也不知道,那些事交给警察就好了,谢谢了啊。”莲生似热非热地应付了几句。果然冷酷的人还是不太擅长于交际,或者是因为不擅长于交际才冷酷的?

接着他们来到莲生的家里,查了又系的具体资料,发现所载与仙井和莲生所说基本吻合,然后莲生侵入警暑的网络寻找有关又系的案件。
莲生一边感叹“怎么会是他,怎么会这样”,一边顺利查到了又系的失踪时间:4月24日。

“奇怪,如果又系是这个时间失踪,就说明今年4月24日之前他还活着咯。可是为什么仙井说他去年的照片上有白人像呢?难道……”

“他在撒谎!”他们俩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未完待续:命运的休止符(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