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

@ 鬼画符

“你知道吗?我们系里有校草!”
叶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兴奋,真是无聊,女人没了男人就不能活了吗?

大学开学前一天晚上,我们宿舍的姐妹因为脱离约束与马上就要开始的新生活而激动不已,当然我也没能睡着,因为我忘了大学与高中不同。

果然不同。

早上起床后,桌上摆着一盒牛奶,底下压着一张纸条: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我们几个翘课去逛街,看你睡得熟,没敢惹你,自己去上课啊,乖!

我喝掉牛奶,揉掉字条,收拾好书,看看手表,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他一定会大声谴责“你个变态,这么早到教室干吗?”然而对于像我这样百般可爱,万人仰慕的大学生,这就是应该的,令人乐意接受的。

这就是不同。

然而事实总是无情地击碎梦想。大学的课堂不仅大而且满,黑压压的一片只剩下最后几排位子。众所周知,那儿是接收不到秃头教授的“真言”的。

我无奈地抱着书,“爬”到倒数第五排(这已经是我能找到最近的座位了),然而这一排却“睡”着一个人,趴在课桌上静得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的人。

我心惊胆战地在隔他一个空位的位子坐下,摆好书本准备自习。我想静下心,可总被脑海里一个黑色的背影打乱。

身边的男生穿着一件黑色带帽的套头衫,领口微微露出浅色的细毛衣。修身的深蓝色牛仔裤暗示着他的高挑与挺拔。鞋子上醒目的耐克标志有些扎眼。

哼,又是一个好吃懒做的败家子。

秃头教授终于开始讲课了,虽然我一句都听不到,但我还是极其“认真”地自习着,不时走神偷瞄边上的“怪男生。”

他不会死了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出这种想法。我不禁打了冷颤,僵硬地别过头仔细凝视着他。他的背均匀地一次次起伏着,课堂安静时还能听到些许柔和的呼吸声,就像刚刚出生的婴儿,安稳地不受外界侵扰地睡着,睡着,睡到他觉得到了醒来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

不知是老天爷的有意还是无心,巨大的窗口忽而投射进一片和煦的阳光。在这温暖的冬日,我最缺的却还是这一米阳光。突然想起《冬季恋歌》中大雪下一个俊秀的背影,与眼前的这个人影交错重叠,看不清晰。

男生动了动,我骇了一下,忙收住如水般倾泄得一塌糊涂的目光,集中于胸前桌上的X和Y。

也许这就是我的福气。男生换了个姿势继续着他的梦,而我也换了个姿势继续欣赏他的美。

他真美。

偶然?巧合?他露出了半张脸。即使它全然被帽子遮住,仍掩盖不了阳光的气息。半张阴影中的脸就够我欣赏许久。

我完全抛开刚才对他的“恶意”评价,原因是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似是饱经沧桑。

他不是个“小白脸”,也许他该是个成熟的男人。

没来得及思考他是否会醒来,下课的铃声就无情地响起。可是我下定决心做一次“王子”,等待着“睡美人”的苏醒。

也许“睡美人”永远都不醒来,“王子”该弃而择它还是孤独终老呢?

我做了这一辈子最大胆的事,挪到他的身边,靠着他轻轻地趴在桌面上,酣酣地睡去。

我醒了。
他也醒了。
我们相视一笑,原来他有一个光环和两个翅膀,我比不上。—个天使般的笑容就够融化曾经的一切烦恼与苦闷,心也在那个时刻停止了跳动,静下来好好享受这一刻只属于两个人的世界。

我的梦醒了,他也醒了。
我们相视一愣。
什么?

“小段!”教室门口是叶子在呼唤我,只见她咯噔咯噔地跑上来。
“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宿舍,留在这里干嘛?”叶子疑惑地问我。
“我……”我瞥了一眼旁边的位子,但那里,没有人。
“你生病了吗?”一看到我有些慌张的神情,叶子关心地问,“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嗯。”我留恋地扫了一眼男生在的座位。

一定是那阳光惹的祸,凭空捏造出这么一人儿来,让我见了怪之不止,还令我做了这般“春梦”。我想冬天才是适合我的,因为它的阳光,它的温暖,它的纯净和它的洁白。

冬季的恋歌还末来得及响起,记忆中那个黑色背影的男孩却永生挥之不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