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2005
距到达这消防基地已经好几个小时了,但现在才有时间写日记。 没什么好写的,只是教官很像林熹,也很搞笑。为什么我们班的教官都那么与众不同哩? 这次不是舍长了,因为我及时陷害了王佳,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宿舍里的舍员有:28、29、30、32、33、35、37、39、41、50、52。
过了一年又115天,我重新拿起笔芯写日记(很困难啊,所以要惜墨如金)。 目的很明确,为了后天的社会实践做铺垫。今晚大乱,非常激动地看完了一本书,做完了要交的作业,幻想着要补的作业,写着与作业毫无关系的字,读着与学习毫无关系的书,发着与学习和作业有点关系的疯! 明晚也写写吧! 今晚东西大概都理好了。因为刘墉说要先把事做完,我同意......
望尘莫及身旁人,不觉悲伤浑。前途遥遥知多少,唯见轩榭楼台烟雾绕。 如今脆如枯枝叶,凡事苦幽咽。已至如此境地中,是是非非皆已随东风。
月亮在游走 从来不回首 我说过 会等你很久 树叶拍着手 仿佛在诉说 相信我 会有好结果 事与愿违的时候 不要沮丧落寞 有我陪在你身边 永远看不到寂寞 你说过(我说过) 不会放弃(不会逃避) 但又为何(但又为何) 背弃承诺(一躲再躲) 你说过(我说过) 不会改变(不会重演) 但又为何(但又为何) 无法实现(再看不见你那微笑的脸......
从此,我踏上了学习的不归路 再也看不到荷叶上的露珠 只能用文字来倾诉 那深藏在心底的困苦 前方弥漫着虚渺的雾 未来仍是个未知数 不清楚 还要走多远这样的路 迈出多少个这样的脚步 何方是归宿 计划制定了无数 却没有行动 也没有明确的答复 也知道 自己的懒惰成了担负 却找不到出路 我要的是实物 不是虚假的分数 希望我的付出 能有回复......
还是习惯了 这不知从何时开始的暴躁脾气 狂躁的人 不拥有温柔的个性 原谅我的无礼 不小心伤害了你 是我对不起 你关心的言语 学业紧 边接受应试边想着素质 但还是屈服于 高考的陷阱 无法逃离 只能选择安静 多想改变从前的自己 但又何尝容易? 只想说一句 你们要等我 我会超越自己......
喧闹的街 没发现我的泪 被遗忘,被荒废 带着不可磨灭的罪 一直在追 可是事与愿违 看不到前方的光 和幸福的麦穗 也许上帝对了 不能放弃 否则一切都将烟灭灰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