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

高考过后的暑假,晨突然想办个吉他培训班,于是他在Q上做了广告,响应的人不少。由于受孔子因材施教思想的熏陶,晨决定进行“一对一”教学,于是每天都排得满满的,当然每天都有乐趣。

这一次是洛来上课。

:我让她在扇子公园门口等我,我下去找她。在街对面见到她时,她一副痴呆样,眼神不知游离到了何处。我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头笑了,于是我带她到我家。

:他叫我在扇子公园门口等他,我等了好久,他可真是慢。于是我无聊到东张西望,完全没注意到他过来,还被他吓了一跳。我回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跟着他去他家。

:我拿出了吉他,告诉她基本指法,然后让她弹一下。她的手显得有些笨,或者可能脑子笨,手指老是偏离应有的位置,试弹效果也是可想而知。她似乎有些失望,抱着吉他垂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着她拥有完美弧度的背影,我突然觉得她寂寞,有种想安慰她的冲动。我抬起手臂,想轻轻拍拍她的背,然后在她耳边说声:加油!

:他拿出吉他,边说边绐我示范指法。可是我太笨了,没记注多少,以致于在试弹时丑态百出,真是丢脸。不过新手就是这样。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一想到这,我就觉得累,一累,我就觉得寂寞,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垂下头,躬着身靠在吉他上,想着一个人在墙角看书的画面,一个人在广场上放风筝,想笑却笑不起来,好尴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尴尬。
好难过。

:我把手轻轻抬起,正要落在她的背上时,她突然一跃而起,反而撞到了我悬在空中的手臂。她回头,疑惑。我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
“我想把吉他拿过来,再教你一遍。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啊,不是……”
我也不太记得我说了什么,反正她笑了,这我就放心了。

:难过和寂寞一个劲儿地轮流刺穿我的心,我却愈发觉得我要坚强。坚持不懈不是一向是我的座右铭吗!我直立身子,也许是过于突然,我撞到了他的手。我疑惑,他的手为什么会在我背后?
听了他语无伦次的解释,我明白了。晨,你想安慰我吧,谢谢你。我回以微笑,却拒绝说出此刻的心情:
感动。

洛的第一堂课就这样磕磕碰碰地结束了。晨把洛送到了电梯口。

:我本想送她下去,她婉言谢绝了。我想也对,两个人在电梯里又没什么好聊的,有些尴尬。想着,觉得洛真是个细致的女孩。
她走进电梯后,我下意识地往走廊阳台走去,也许这才是我真实的想法,我想再看看她。即便只是远去的背影。
她开了锁,放好包,就骑车走了。突然有些悲哀,她不知道我在这儿看她,可又突然有些欣慰,不知道才好,我要的只是默默呵护,不管她是否注意,我都不介意。

:他想送我下去,我拒绝了。我害怕尴尬,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我看到他的转身,可是方向不对。
下了楼,走到停车位,我才突明白他走向相反方向的原因,因为这个方向有个阳台,他可以看到我。
虽然我知道他正在上面看我,可我就是不想抬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他发现我的犹豫。
我骑车走了。

之后的课一直很正常,晨和洛还是友好地交往。洛的琴技也在逐步提高,有了共同语言的两个朋友,感情似乎更深了一层。

暑假的第二个月,班长突然打电话组织同学聚会,十个玩得比较好的同学一起去野营。当然其中也包括了晨和洛。
一天晚上,洛被打发去河边取水,回来时,天已昏了一大半,事物已经模糊不清了。奇怪的是,大家的帐篷都没开灯。

:我回到营地,一片昏暗。我心想,他们都去哪儿了。突然有点担心,害怕同伴们都被狼叼走了。我往前走了几步,边走边喊,可是四下寂静无声,夕阳也收回了最后一丝光芒。于是我回到自己的帐篷点上灯等他们出现。

:我看见她在不远处快回来了,于是通知他们几个藏好,不准作声,我自己则藏在她的帐篷后面,好观察她的行动。可是她回到帐篷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是呆呆地看着夜空。
我又感到她的寂寞了,于是我走进入帐篷。

:我看到晨走进来,一下放心了许多。他只是愣愣地看我,脸上的表情说不清,他问我在干嘛,我说我在等你们,你们去哪儿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就走,我跳起来拉住他的衣襟。

:我问她在干嘛,她反问我们去了哪里,这时候我才突然想起我们正躲起来吓唬她,我怎么就—个人暴露了呢?于是我赶紧转身要走,却突然被她死死拽住衣角。

洛拉着晨,像溺水者抓住了稻草一般,也许是生存的本能,或是连洛自己都不知道的恐惧,洛没想过要放开晨,直到同伴们的出现。

:我突然意识到他们合伙吓我呢,于是我将计就计。

:可能是我们被她看穿了吧,我和她耗了五分钟都没什么动静,大家也都扫兴地进了帐篷。

其余的八人不断抱怨说好不容易玩一次捉迷藏却被晨毁了,于是众人起哄让晨高歌一曲。
一切就序,晨正要开口,突然有个人提议,让洛和晨对唱,理由是:他们没有尽兴,洛也有责任。
因为她太冷静了。

:我不明白这关我什么事,结果受害者反被罚了。晨说没关系,唱就唱呐,只可惜没带吉他。

:我虽然在鼓励她,却还是有些心虚,是担心自己还是她?还是,担心我们?
反正只是唱一首歌,我也不想想得太多,唱就是了。

晨挑了一首《被风吹过的夏天》,大家直叫好,其中还夹杂着“晨唱歌很好,有耳福了……”“洛唱歌什么样呢,没听过,但是好期待……”等等的议论。

:开始我还有些担心,不知会不会被推到进退维谷的绝境。但是她一开口,我就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晨开了很好的头,我也放心地接了下去,大家都不出声,害我好紧张。

晨和洛的第一次的配合,天衣无缝,惊为天人。大家面面相觑,哑口无言,沉默了两三秒后,大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在我与洛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她可以不用寂寞了,因为我会陪着她。

:在我与晨四目相对的一瞬同,我突然觉得我可以不用寂寞了,因为他会陪着我。
我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野营结束,大家又步入正常的假期生活轨道。晨和洛也照常上课。洛已经可以出师了。所以她停了课自学。于是两人约好每十天出来切磋一下,因此琴技提升很快。为了方便联系,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

一天晚上,洛睡不着,于是发了条短信给晨。

:突然收到洛的短信,很意外,都凌晨了,心里还担心是不是出事了。结果只是她无聊了。

:接下发送键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我也不懂自己刚才怎么想的,下意识地发给了他,不知道他会不会介意。

:我不懂要不要回,也不懂回什么,想来想去就发了个冷笑话,然后就后悔了。哎,太失败了!

:他发了一段应该算是笑话的东西吧,还挺冷的。
不过,心里突然踏实了起来。
也许,我真的可以不再孤独了。

:因为冷笑话的失败,于是我追加了一条:
下次切磋决不放水。
发送完心里才安定了些。怎么说也算是在慰藉一个孤单的心灵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他又发了一条短信,我好像回了条:“谢谢”还是“好吧”之类的就愣在那里。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等他回复,只是不时就拿出手机看看有没新信息。
我这是怎么了?突然脑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她回了个“谢谢”,意料之中的简单。
正当我在想要回复些什么时,脑子里浮现出几个字:打破暖昧的局面。
我不明白,但我想我似乎真是喜欢上她了。也许这就是日久生情吧,于是我回了这么一条:
明天出来玩吧,去K歌怎么样?

:我等了好久,他却没回。于是我想还是先发一条给他:
明天去唱歌好吗?下午2点,欢唱五一分店门口,不管答不答应,都请回复。

:我等了好久,她都没回,可能是关机了吧,或许,她拒绝了?
我想,直接点吧:
做我女朋友吧,你不会再孤单的,我保证。

:又等了好久,我想他是拒绝我了,那么,又是我自作多情了,反正都习惯了,一个人。
就这样一个人。
突然想到刘若英的歌: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一辈子都这么孤单……”

晨和洛各自等了一个小时,然后都关了机。

第二天,当他们还在睡梦中时,电视里的早间新闻说到:
据气象台的最新消息,昨天夜里发生大范围磁暴现象,估计此现象还将持续到明天,请广大手机用户注意,本次磁暴会对接听电话及接收短信产生严重干扰。

错过了,真的很可惜。


2007.06.23~06.26 (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