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金香(后篇)

延续上文:郁金香(前篇)


运动会开幕,场面很热闹,大家也都很兴奋,为了比赛项目忙前忙后,似乎学校一刻都不能闲下来。
大一男子跳高比赛是早上十点在跳高区进行的,于是九点我就到了那里,以为总很早了吧,可惜我错了,难怪今早八点起床后宿舍已经空空如也,原来都去迎接偶像了。
“纪郁,过来,我留了你的位子了。”桑雪看到我茫然地在人群外打转时急忙招呼我,并指了指第一排的一个空位。

早上十点,比赛准时开始,当纪馥和花汤入场后,场面一度失控,害得老师和其他选手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看到我以后相视一笑,花汤大喊,“来了哦!”
“我们都来了,啊,花汤——”
花汤闻声露出一个“明星不是在跟你们讲话”的表情,看来还是花汤比较受欢迎。

两轮过后,只剩下包括花汤和纪馥在内的五名男生,高度已调到170厘米。花汤以优美的背跃式成功征服了裁判,也俘获了所有在场女生的芳心。

接着轮到纪馥,花汤上前拍拍他,朝他竖起了大拇指。纪馥点点头,加速、奔跑、腾空、背跃,一切都是那么顺利。但我突然发现两块厚重的垫子间竟有条缝隙,而纪馥却要落下来了!我急忙上前将垫子往前推,可惜力气太小,垫子只挪动了一点点。当他的背触到垫子的一刹那,两块厚重的垫子突然滑开,他径直摔了下去!

花汤急忙冲上前,裁判老师一个维持秩序一个去医务室求助,女生们纷纷掏出手机拨打120。

“你干嘛去动垫子?”
“你害死人了,你知道吗?”
“我只是看见……有一条缝……”我无力的解释湮没在众人的唾骂声中。
“你有没有长眼睛啊,垫子能随便乱动的吗?”
“你完了你……”
辱骂声中不时夹着嘲讽声。
“我不是故意……”我想要辩解却被拦腰截断。
“我看你就是有意的,像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怎么还有脸活在世上?”
“滚吧!”
我不知所措地面对着众人的“围剿”,抬头想遇到花汤理解的目光,但他没有,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现场骤然间一片混乱,先是惊叫声,然后便是呼救声,随即大家将矛头全部指向了我!

纪馥的头撞到地上,翻着白眼,身子不停地抽搐着。我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他,我想花汤也没见过。懂得一点救护知识的他急忙给纪馥做人工呼吸,一度休克的纪馥才缓缓稳定下来,呼吸也平顺多了。

委屈、担心,本来想哭的我却怎么都哭不出来,我为什么要哭!
我缓缓地走向纪馥,耳边仍充斥着难以耳闻的辱骂声。我轻轻地蹲了下来,看了花汤,但他仍没有抬头,于是我转向纪馥,对着他几乎是用哀求的声音说到,“对不起。”现场一片寂静,连浮云也停下来听纪馥的回答。
辱骂?不理不睬?抑或是绝交?我都可以接受,我只知道我是一心为了他好,也许是我用错了方式,或是我根本没有能力求他。
“谢谢”,他微睁着眼虚弱地说到。没有辱骂也没有不理解,他是如此地信任我!倾刻间我泪流满面。
纪馥见我哭的样子,有些不忍心地伸出手想要替我拭去泪水,他的手不停地颤啊颤的,我一把抓住了他。他笑了笑说,“不要哭,这么多人……”
他把头转向花汤,伸出另一只手,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和急促的呼吸声:“纸……纸巾……”
“我有。”我带着哭腔急忙伸手抽了一张放在他的手心。他知道他握不住,只是递到我面前说:“给……把眼泪擦掉,”说着手无力地垂了下去。花汤急忙扶住他的手,对我说:“快接着,不要让他多说话了。”
“嗯,纪馥,看,我把眼泪擦干了。纪馥,看啊……纪馥!”
“纪郁……谢谢你……来救我。”


墓园的景色依然那么美,也仍是那么清幽。我和花汤来到熟悉的墓碑前。
“你相信我么?”我对着墓碑上的照片傻傻地问。
“我相信,”花汤说到:“他也相信。其实他也最喜欢郁金香。”花汤说着缓缓放下一枝含苞的郁金香在墓碑旁。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参加跳高比赛了。”
“没关系,医生不是说他快出院了吗?”
“那又怎么样,没有人接受我。”我还在意那些误会。
“我接受你。”花汤温柔地回答。

回到医院,正巧碰到纪馥的父母。我不敢进去,花汤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在这等会儿,我先进去。”
“怎么会有这样恶毒的女孩子!”纪妈妈生气地撇了撇嘴。
“妈,不是都跟您解释过了吗?”纪馥一脸无奈。
“伯父伯母早。”花汤带着微笑说到。
“花汤啊,还是你这孩子最好,天天都来照顾纪馥,我们都很感动啊。”
“伯父伯母,纪馥他已经没事了,就放心吧,这儿有我呢,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好,好,花汤这孩子好啊,哪像那个什么郁的,把我儿子弄伤了也没来看过,安的什么心眼。”
“妈,她来看过,只是您不在。”
“怎么,还不敢当着我的面来啊,做贼心虚。”
“咳……咳……”
“爸,你没事吧。”
“伯父伯母先回去吧,我看着就好。”说着花汤把纪馥的父母送到了门口。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花汤愣了很久。但我并未注意,因为我也在发愣,为了刚才病房里的话。
不知何时,花汤已走到我面前伸手把窝在角落的我拉了起来。
“你还逃避么?” 汤带着质问的口气。
“逃避什么?我没有逃避。”我避开他的目光,不想让他看出的心事,也不想让他看到我的眼泪。
“看着我,告诉我你不能再逃避了,要勇敢地面对!即使有一千人一万人不相信你,起码我们是信任你的,你不觉得应该为信任你的人做些什么吗?”
“做些什么?”我甩开他的手,“有用吗?他的父母永远不会原谅我的,永远不会!”
“为什么不会?嗯?”
“他们不懂!不懂我其实是想帮助他,可是……”晶莹的泪水已溢出眼眶顺着脸颊一泄而下,我控制不住,扭头背对着花汤。
花汤伸手握住我的双肩,“姐,其实他们都懂!只不过他们在等一个正式的道歉。”
我不禁睁开双眼转过头望着他,眼里满是忧伤的他却在笑!他在鼓励我。
花汤,我知道你不是外强中干,但你为什么要叫我姐呢?也许我们需要相互鼓励。
“谢谢你,小汤。”花汤松开握在我肩上的手,走向病房。然而没走几步,就再也没听见他的脚步声,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撞击声在安静的医院走廊里回响。
“花汤!”


“原本以为你的父母无法原谅我。”
“原本以为你会认出我。”
“原本以为我对你的感情是爱情,而对于花汤则是友情,但更多的是亲情。”
“原本以为他对你更多的是亲情,而不是爱情。”
“原本以为我们三人能永远快乐地在一起。”
“原本以为死的人会是我。”


花汤被送进抢救室后,我急忙冲向纪馥的病房,叫他通知花汤的父母。纪馥打了电话,而来的人却是他自己的父母。
“什么?”我不由地一愣。
见到我,纪馥的父母似乎也是一愣。
花汤的话我没忘,我不能再逃避了!
“伯父伯母,我就是纪郁。对于纪馥的事,我感到万分抱歉,希望你们可以原谅我,其实我……”
“纪郁……”伯父突然重复了一遍。
“纪郁!我的女儿!”伯母突然抱着我失声痛哭起来。我不明所以,便望向纪馥,他用眼神告诉我其实他是我的哥哥,馥郁馥郁,爱好花草的父亲给我们起了这样的一对名字。由于父亲突然破产,家里贫困才不得已将我送给一对生活相对殷实的夫妇,也就是我的养父母。没想到在这时候,在这个地方,我和亲生父母相认。

“为什么没叫花汤的父母?”虽然还没有从与亲生父母相认的情绪中走出来,但我此刻更关心花汤的安危。
“花汤的父母在他六岁就因家族遗传病去世了,这些年来都是花郁在抚养他,直到前年被查出患有同样的家族遗传病。”
“难道花汤他……”
“嗯……”纪馥和他的父母同时低下了头。
“有得救吗?”
“……”


没想到我的父母不但原谅了你,还变成了你的父母。
在听到花汤介绍你的名字的一刹那,我便猜到你是我的妹妹。而当时从你眼中透露出的不可思议的熟悉,更让我肯定了这个想法。
没想到你对我那特殊的感觉竟是亲情的复苏。而对于花汤,原来不止有友情和亲情。
从他认识你的那一天给我打通的那电话到我们偶然在墓园相遇,我开始明白你并不只是花郁的替身,他之所以会在平时叫你“纪小妹”,而在极度痛苦时叫你“姐”,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也来不及知道。
他知道自己的病,于是无法面对他的感情,他只希望你和花郁都能快乐。
随信的包裹是我在整理花汤的遗物时发现的他的日记,想了想还是给你吧,你在国外无聊的时候也可以看看。

坐在飞往加拿大多伦多的飞机上,我细细地悟着哥哥给我的信中的每一个字,就像烙在心头一样,往事不可磨灭地永远存在我的记忆之中。
花汤的日记,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看完。
明年我会回来的。

花汤,其实我最喜欢的也一直都是郁金香。


花汤的日记

9月1日 周一 睛
姐,我今天又轧了好几个人的脚,在这里默默地道歉啰,原谅我吧~
但是其中有一个叫纪郁的,注意!和你一样的“郁”哦!她很像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把想对你说的所有话都说给她听了,只有一句没说,怕吓着她。
“姐,我想你,等我。寂寞的时候往下看看,姐,我生活得很好。”
我认她做你了,你不会介意吧,没办法,太想你了,忍不住,姐。
刚才去看你了,你有没听到我说的话?对不起,我又喝酒了下次不敢了。我还给纪馥打了个傻傻的电话,然后就赶紧逃回来了。
姐,我怕,回来保护我好吗?
姐,为什么不等我长大?
姐,我今天特别想你。
姐,晚安。

9月2日 周二 多云
今天去找纪馥时看到她了,所以让她接替了你的位置。
虽然我曾经说过不准他们认识,但我还是介绍他们认识了,因为我想到他认识你,所以也应该认识她,我看得出他们之间的默契,我想既然我不能照顾她,就交给纪馥,姐,我做的对吗?
纪馥大混蛋又打我,但是是我先惹他的。看到我们打架,她的反应和你一模一样。姐,为什么你们的眼神里都流露出幸福呢?我没敢问她。
姐,晚安,今晚会梦到你。

9月11日
今天一直头晕,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到,如果可以,我想对她唱:
“就让我走,让我开始享受自由。回忆很多,你的影子也会充满我的生活。我并不懦弱,你比谁都懂,虽然寂寞,这会是我……真正的解脱。”


2006.10.02~10.05


cuiting 点评时间
1.花汤病了前面最好来点前兆吧,要不就突然告知有病,而且还是刚知道就死那种会不会太突然?
给你写一下,自己也想写。要我真写就劳烦你了,不过我想我写三页就不错了!不要笑哦!毕竟是NO.1动笔!写得可能会很做作,幼稚。
挺喜欢你最后一句的!死了,Eiglish都没念!
2.加油,不能半途而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