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休止符(四)(大结局)

@ 鬼画符

延续上文:命运的休止符(三)


去年冬天的一个午后,街上人烟稀少,因为天冷,大家都懒得出门。在街上的也一个个全副武装,看不到一块肌肤,只留下两个“气孔”,呼呼地往外喷白烟。就是这样一个安静的午后,在这样一条与世无争的道路上,发生了一场严重的车祸。

那天下着小雪,路上有些滑,一辆娇小的旅行车在路上小心翼翼地开着。此时正在愉快地哼着小曲的她却不知在前方路口有一辆红色跑车正疾速飞驰而来。就在一瞬间,天旋地转,红色的血液喷射在跑车鲜红的漆面上,分不清是血是漆。血液流过的地方留下一条条暗红色的痕迹,染红了雪的血向远处漫漫渗透。

伤者被路人送往医院,而肇事司机却已不在现场。
伤者是坎儿,肇事者是又系。

“被诊断为植物人的我一直都在昏迷中,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听见仙井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把坎儿害成这样?那个人,我一定要亲手抓到!’我意识到我已经在恢复知觉,但我不希望他们知道,因为我要自己报仇。”

“等仙井走了以后,我立刻醒了过来,让父母与医生先不要通知我哥和仙井,我不希望他们再为我的事操心了。好不容易开始了新的生活,就不要再想过去的事了。于是我加大强度锻炼,因为复仇的欲望强烈,我三个月后就痊愈了,可那时候,我得知又系也去了中国,于是我把他叫回日本。”坎儿停下来喝了口咖啡。

“你怎么把他叫回日本,他听到你的声音不会吓一跳吗?”雪貂问。
“他确实吓得不轻,问我怎么还活着,我阴笑着说,怎么,盼我死不成,怕我报仇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一直跟我解释,但我都拒听,叫他回日本当面谈。他以各种理由推脱着,一直拖到四月份。我知道我必须使出杀手锏了。”

“我告诉他,‘你不是喜欢我吗,你回来就可以得到我,我发誓!’那个色狼还真的就相信了。”坎儿露出厌恶的表情。
“他也喜欢你?”雪貂问。
“是,我们四个都是一个中学的,只是他们高我一级,当他第一次见到我时我就能感觉到他喜欢我,可我喜欢的是仙井。”
“他不要脸,经常瞒着我哥到班上找我,还趁人少时对我动手动脚,那个杂种,我当时简直吓坏了,从小娇生惯养的我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所以当我知道他就是肇事司机时,狠狠痛快了一把,因为我可以新仇旧恨一起了断了,真是大快人心!”
“当他回国后,我便约他一起去澳洲旅行,然后在黄金海岸边的树林里将他杀害。”

“你一个弱女子怎么杀得了这个高大的男生?”雪貂不禁疑惑。
“我叫他到树林里等我,他以为有什么便兴冲冲地去了,我折回旅馆拿出匕首藏在外套里,其实在去树林的路上我有犹豫过,可是当我到了树林,看到他已经脱光了衣服色迷迷地看着我时,我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于是我假装迎合他,然后趁他的抱住我时,从背后下刀。忘了告诉你,我学的是医学,这也是我如此快速恢复的原因,而这也为我的杀人计划助了一臂之力。”
“我下刀准确无误,他一命呜呼,哼,现在想起来也不后悔,恶心的贼人!”坎儿露出与她的外表极不相称的狰狞面目,仿佛一头饿极了的野狼。

“你真狠。” 雪貂叹了一口气。
“是,我狠,可又系他就不狠吗?这是他的报应!”坎儿似乎理直气壮,“所以说,我哥他不是杀手。”
“可是仙井留下的‘十’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啊!” 雪貂突然叫了一声,道:“‘坎’字的前两划不也是‘十’吗?”
“什么‘十’?跟仙井什么关系?”坎儿一脸狐疑。

“没……没什么”,雪貂不想现在告诉她仙井已经死了,显然是在得知坎儿是杀手时含恨而终的。“等等,那么那些照片,还有卡片,奇怪的邮件是怎么回事?”
“什么?我听不懂,我只是杀了又系,其他我什么都没做。”

“不知道?好吧,关于这件事我们先放在一边,我想跟你说另一件事。”雪貂严肃起来。
“关于仙井的?”坎儿似乎有不祥的感觉。
“他已经死了。” 雪貂沉重地说。


雪貂想不通为什么坎儿没有承认伪造证据,难道真的不是她,是又系吗?想着,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突然想起灵狐,上线逛了逛,果然她妈妈也在。

可是为什么灵狐活着,而仙井却死了。还有“通灵人,请救紧”就仅仅是救人这么简单吗?奇怪的邮件又是谁发的?代表着什么?

在四中跑道上闲逛的雪貂收到一份来自北邮的包裹,里面是一本乐谱,翻开一看,才发现这是又系的乐谱。原来他在音乐系的同学听说她在查这件事就寄来了又系生前形影不离的乐谱,希望会有所帮助。

封开扉页,赫然印着又系帅气而又高挑的身姿,左右两手各执一鼓槌,这个姿势在照片上也看到过,难道真的是他制造了一场闹剧吗?

照片下方是竖直排列的署名,然而在署名的左边却有一个巨大的休止符,两根粗粗的竖线活像两个鼓槌,也难怪又系拿它来做标记了,看着看着,雪貂总觉得这像什么。

是“紧”!是“紧”字,雪貂惶然大悟灵狐破译的密码中的“请救紧”的意思,其实是想告诉所谓“通灵人”自己的名字,真是绝妙!

可是乐谱里却没有谱,而是一堆奇怪的符号,这一下让雪貂联想到通灵术。
通灵术?
只有灵狐会。
可是她现在却不省人事。


周一雪貂突然收到坎儿自杀的消息,尤为震惊,那三剑客最终也只剩下一个。她和莲生参加了坎儿的葬礼,在她的遗照面前,莲生问她是否相信他,雪貂说,“在坎儿面前,我不撒谎,我相信你。”
又一个为了贞洁而牺牲的亡灵,这到底是谁的错呢?

葬礼结束后,雪貂和莲生进行一次长谈,她把坎儿的事以及远未解开的谜题一并告诉了他。他先是惊讶,而后疑惑不已。

“怎么了?发现了什么吗?”
“很多问题:1、我了解又系的为人,他对女人没兴趣,而且坎儿从未向我提过这些事;2、我也了解坎儿,她不会胆大到去杀人;3、关于为什么灵狐昏迷而仙井死亡,答案是‘直接与间接’。”
“哦!”雪貂顿悟,“也就是说仙井是直接触到卡片,而灵狐只是接触了有着相同图案的传真咯。”
“对,而且那个图案很有问题,我怀疑与深度暗示有关,可以致人于死地。”莲生摸了摸下颚说。
“那么那封奇怪邮件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给我看看。”

事情在一层层揭露,他们也在一步步接近真相。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当精致的流线体与旋转的火轮巧妙地结合,你将死于罪恶的残酷诅咒。
当命运的年轮再次相遇,一切终将结束。
命运画上休止符

“流线体?像什么?” 雪貂问。
“流线体……”莲生思索着,“日文!”
“英文更像流线体啊!”
“可是‘旋转的火轮’只有指这个‘太阳’的图形,不是吗?”
“我懂了,灵狐和仙井都有提到他们在灯下看这张卡片,这会使文字与图案结合,对吗?所以他们受到了诅咒。”
“而诱发诅咒的原因便是使‘命运的年轮再次相遇’,也就是再看一次便可致死。”

“太残忍了,是谁想出这么恐怖的招式?我不相信坎儿会有这么高深的手法。”
“不是坎儿,”莲生有些悲凉地说,“她不懂这些,恐怕凶手另有其人。”
“又系自导自演的悲剧?” 雪貂无法再想出其他凶手了。
“不,不是,我说过他不是这种人。我问过他的同学,他平时对女生很有礼貌,礼貌到似乎有些敬而远之。”
“正因为如此,私底下才是卑劣的人!你没看到坎儿叙述整件事时候的表情,她不会说谎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

“现在大家都死了,只剩下你我,而我们又不是凶手,那么就只有死者自己了。” 雪貂分析得头头是道。
“死者是凶手?怎么可能?咦?”莲生忽然略有所悟,“我有事先走了!”莲生匆匆跑走了,留下一旁的雪貂云里雾里。

晚上,雪貂收到莲生的邮件说已经知道凶手了,让她等着看好戏吧。雪貂百感不解,发了邮件询问,却没有回答。

然而也许真理注定要永远被埋在土里。第二天上午,莲生被发现死在家中卧室内,现场与仙井一模一样。

雪貂异常奇怪:莲生不是知道看卡片会死吗,可是为什么?可这时她的悲痛大于疑惑,因为莲生的离开使真相无法召告天下,雪貂感叹着自己的无能。

然而几天后雪貂突然收到莲生的邮件。

雪貂:
我“复活”了!其实我根本没死,只是在现场安了“陷阱”,让所有进来的人看到的与真实情况大有不同,你们看到我死了,可实际上那只是幻觉,你们被我深度催眠了。
现在我已经躲好了,因为我制造了这一事端,仙井一定会有所察觉,所以我得先下手。等我的好消息吧。

莲生

什么?现在风舵竟然又指向了仙井,一切都是仙井干的吗?可他并不会心理学啊!也许他不是不会,而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会。

“莲生,你一定要赢。”雪貂在心中默默祈祷。


一个月没有莲生的消息,雪貂有些担心,他们去哪儿了呢?

晚上她突然收到一个包裹,里面装的是仙井的日记。

原来仙井确实了解心理学,甚至可以洞察人的心理。他在出国前已经察觉到坎儿的苏醒,但他并没有想要伤害她,直到陷害莲生的计划失败。他害莲生是因为莲生发现自己的秘密而坚决反对他与坎儿的结合,于是他自编自导自演了这场戏,甚至连又系都是他捏造出来的,他给需要的人都施了暗示,使莫须有的又系存在于这个世界。

收到包裹的那一天,灵狐醒了,她决定回国跟雪貂一起上北大,用她的话说就是:
“经历了这么多,才发现祖国是最好的,父母是最好的,朋友是最好的,我都舍不得你们,所以我回来了!”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休止符,给命运画上休止符才是真正的开始。


2006.12.0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