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2018
01/05 看《小日子2017》里石页先生曾说过,「爱就是每天晚上都要抱着你睡」,于是我问他「爱是什么」想听听他现在的回答,但这个人总是根据当下心情答题,所以在前一晚有幸看到极光之后,他微微笑看着我说:「爱是……」,然后突然唱了起来「神秘北极圈,阿拉斯加的山巅」,看到我翻了一个白眼后又贱兮兮地说:「你是不是对我很无奈哦!」 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唱起来,「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我问他「你刚刚怎么不唱这句,这句才扣题啊」,他说「我刚刚唱的就是这句呀」,我否认并重温了一遍他的“杰作”,他听完平静地说:「哦那我刚刚唱错了」,我再次无语。 01/05 我:我黑吗? 石页先生:不黑! 我:你要说黑……黑凤梨! 石页先生一个明白的眼神。 我:我黑吗? 石页先生:黑! 我:然后呢?! 石页先生:没有然后了呀~ 01/05 旅途中俩人都很疲惫,决定第二天早上起床再洗澡。简单洗漱后躺到床上,石页先生已然戴好眼罩正在入睡中的样子。突然他懒懒......
01/03 失去后才知道珍惜,也可能是因为在拥有时不懂得如何珍惜。 01/03 一个人的成长中有两个重要时期:一个是大家都知道的「发现自己是个普通人」的时候,另一个是很容易被忽略的「发现父母也是普通人」的时候。 01/06 比起经历了多少,内化了多少更为重要。 01/10 在盛夏去了新加坡严冬去了北欧旅行之后我明白了,一个城市最极端的季节可能是最有特色的时候。 01/10 做艺术:感觉为主,规律为辅。 01/11 不需要执着于寻找唯一的答案并坚持,接受不完美和变化就好。 01/11 有可能最核心的想法早已在心里,只不过经历不够没能看透。 01/11 到底是「值得思考」还是「想太多」,这在结果出来之前无从得知。 01/22 戏多不压身。 02/05 ——我是当红辣子鸡! ——不,你是当红辣鸡! 02/07 只要有心,平凡的生活中日日都能修炼。 02/21 把每一次挫折都变成礼物,从此便再也不怕犯错,大胆试错,大步前行。 02/21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是开心,真正的开心。开心不是享乐,享......
为了整理绘画文件夹真的拼了老命,为什么我这么爱整理,是不是得正视一下这个特质,找个图书管理员的工作来消耗掉远超正常范围的整理癖能量?不过即使如此,面对如此庞大的“后宫”,我也流露出了倦意,故而把其他2016年的绘画做个打包一起放在这里,省时省力。 画于2016年2月2日 小年夜 画于2016年2月3日 虽说2016年重新拿起了画笔,实行每日一画,还更新在了LOFTER上,但即便我对自己如何放松要求,随笔画都count,仍是没能逃脱半途而废的命运。习惯了这种结局的我也不太在意,把图片传到网易相册上保存后也算积攒到了所需的成就感。至于重新整理到谷歌相册上之后又提溜了一些看起来还行的画作写进博客里,还真算得上仁至义尽了。 画于2016年2月7日 除夕 画于2016年2月8日 大年初一 也只有临摹才勉强拿得出手,最多自己再画蛇添足一下,倒也没有变得更坏。偶尔画画照片,还能有点惊喜。不过原创也还是有的!上班路......
2016年重新开始画画,上网找了些喜欢的图片想要逐个临摹,没想到一只鹿就临摹到吐血,所以更复杂的猫头鹰什么的就被我抛诸脑后了。因为已经是前年的事了,我也不记得每天花了多少时间,总之前后一共用了十天才最终完成(2016.2.4~3.11)。 最终成品 虽然从过程图来看,第一天就只画了个圆而已,但因为除了直尺并没有借助其他工具,所以要画出令处女座满意的弧线想必也挺花时间的吧。考虑到对称性,我先画了一半,然后再根据距离复制出另一半。鹿看起来倒是挺对仗,背景里的线条却不甚工整,罢了罢了。 过程图 难得留有过程图,必须得上动图! 现在看起来怎么觉得倒数第二张更好看呢,真令人头秃。
2016年偶然发现一个App叫same,里面有个频道是「你发自拍我来画」,觉得挺有趣就玩了两天。但也就两天便玩腻了,后来就卸载了。因为正赶上自学画画起步,所以仅有的画作有幸被留了下来,存于网易相册。虽然照片整理还卡在2015年,但网盘上的绘画文件夹更好攻破,遂决定先提上来更新。 画于2016年1月23日 刚开始还比较写实,后来自创了简化画法,稍微用铅笔打个稿就能上黑笔定稿,又快又好(自我感觉良好)。当然也画劈过,会在边上写上sorry字样,但显然并没有得到谅解。一来二去发现发自拍的人多,画的人少,而且有些发自拍的人并不认为画画的人是在帮TA,自己觉得不好看还要diss,真令人头秃,也加速了我对此事的热情丧失。 画于2016年1月24日 到第二天显然就没什么干劲了,虽然我这人本来就有点虎头蛇尾,不对,应该说是不确定会不会坚持的事也愿意去尝试,尝试过后觉得不好就断了,好就留下来。博客、摄影、唱歌等等爱好......
跟父亲在坐月子能不能洗澡的事情上有了分歧。以前我们讨论过这个话题,我以为他接受了我的解释,结果发现不然,心里难受,抱着石页先生躲在卧室里偷偷哭,但还是惊动了敏感的母亲前来劝慰,结果哭得更凶了。 最初的难受浪潮退去后,我抽着鼻子思考,为什么会如此难过。母亲安慰我说她不反对我的想法,这么大人了有权利自己做决定了,只要自己能负起责任就行。母亲又试图打趣说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最后父亲也是会退让的。我很庆幸在多次跟母亲掏心掏肺地聊天后她已然了解到我最真实的想法,石页先生曾笑称我在日拱一卒地给父母洗脑也似乎有了成效,我也看到了父嘴上没松口但行动上对我的让步,可我为什么还难受呢? 几天前跟母亲聊天时,我陡然意识到,父亲其实是个有点自卑的人,他不停地寻求我和母亲的认同,即使在语言上多么强势,现在看来恍然大悟那无非欲盖弥彰。反而是母亲,大概从小环境宽裕思......
小时候爱画画,小学也参加过几年美术兴趣小组班,后来因为美术班得周六上课,我就懒得去了。后来偶尔私底下会画点小画,网易相册上保存着的有标明日期的最早的存货是2003年时候的画作,其他未写日期的我也完全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杰作”了,只能大概分辨是高中还是大学时候。所以之前把网易相册搬到谷歌相册时,我把2015年之前的所有画都统一到一个文件夹里,名字就叫做「[2003-2015]画」。因为从2016年起,我决定认真自学画画,所以有做记录。而之前那些零散的画在网易相册被我称为「青春的痕迹」,所以今天就来总结一下2003年至2015年间比(hua)较(de)有(hai)代(suan)表(ke)性(yi)的青春画笔吧。 柯南系列 柯南系列就是有日期标注的最早的作品,小时候画画多以临摹为主,而我的临摹能力算是很突出了,但也因为这点,后来不自觉地开始追求原创,毕竟临摹还是别人的东西。现在才知道,学习一切新东西都是从模仿开始,不论是学外语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