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9日是我的生日,年度初石页先生在选择年休假期时就请了假,结果反倒是我要上班,直到一周前他提起我才想起来,左思右想决定试着跟直系上属说说看,如果不行也就罢了,没想到她帮我拿到了假期,也因此被“提醒”要注意请假时机。得了便宜就不卖乖了,我好好应和着,心想下次也别试图打破规矩了,这在日本社会来说对一个人的评价还是有所影响的。不论如何,如愿拿到假期的我让石页先生好好计划一下生日当天的玩法,以往总是我负责诗和远方,这次全权交给他不但落得轻松还能赚小半个惊喜。石页先生也完全没有辜负我的期望,饭后散步回家到洗澡前的短短三十分钟他就有了一个绝佳的idea——游船晚餐,查好了套餐便来“请示我的意见”,看来他心底对于我这个麻烦的处女座还是有所敬畏的,即使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接受他的所有安排。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今后要更多地“放权”,才能享受贴心的惊喜......
7月14日,一个体感温度接近40℃的周六中午,我兼职所在的公司进行了改名后的第一次烧烤趴体。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在夏天烧烤,这不是热上加热吗。总之,能参与公司活动我还是很开心的,毕竟我司氛围不错,而且都是漂亮小姐姐,同时这也是一个拉近同部门人员关系的好机会,对于刚入社不久的我来说会是个难得的体验。 烤!烤!烤! 大概因为都是小姐姐的关系,她们聪明地拜托了专业烧烤公司进行场地布置,我们只要负责带食材和饮料到目的地就行。辛苦了几位领导小姐姐准备万全,包括我在内的几个新人小辈只带着嘴就去了,简直春游既视感。不过我们也不是白吃白喝,大家轮番上阵烤肉烤菜烤棉花糖,分水分酱分餐具,一阵忙碌过后坐在篷下大口吃肉大口喝水才觉得越发美味,也相对地感受到了一丝凉快。 BOSS说要摆出像日本足球队一样的POSE BOSS带来了两瓶名贵的苹果汁,笑称一杯500日元,我抖了个机灵:来两杯!因为人......
年纪越大越没有夜生活的我们,从以前约会常常终电回家到现在回家吃晚饭,真切感受到了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身体和心灵的双重退化。即便如此,偶尔还是要出去浪一下,于是在7月15日这个周日的夜晚,我们预约了希尔顿大阪的夜景晚餐,过了一把适合在朋友圈装叉的瘾。前几天刚在朋友圈吐槽好久没化全妆,每天BB霜+眉笔就出门了,没想到这么快给我逮着了机会,看着久违的眼线睫毛和口红,感觉自己是个精致的猪猪女孩。 希尔顿大阪的夜景晚餐 虽说是夜景晚餐,但因为我们预定的是最便宜的那档,所以被分配在没什么夜景的一侧,倒是刚到达时的日暮景色美不胜收。我们所在的餐厅叫做Windows on the World,处于希尔顿大阪的最高层35层,内装看起来像是过去式的奢华,和现代主流审美有点差距。自助餐的种类不多,但味道都很不错,对于我这种选择恐惧症+容易吃多+处女座收集癖的人来说,反而是件好事。吃到一半,传来好听的歌声......
来日本七年了,驻扎在关西也六年了,终于吃到了正宗的顶级神户A5牛排,不禁泪流满面!以前也不是我们不去吃,主要是对价格望而却步。几年前表姐来日本自由行的时候曾经让我们带着去吃神户牛肉,那是我们第一次对神户牛肉有了点想法。只是我们都不太了解,最后还是依靠石页先生在网上查的信息,决定了最普通的但确实是神户牛肉的餐厅。吃完以后我们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疑惑。再后来石页先生的父母访日,之前去过的那家神户牛排店队排太长,于是转到巷子里随便找了一家就进去了。价格上当然是贵了,但似乎肉的等级高一些,当然环境也好一点。只是我们对于神户牛肉的知识还是匮乏,偶尔顺手一查发现好的牛肉非常贵,便也熄灭了去了解的欲望(内心OS:了解了以后又能怎样,吃得起吗?!)。 锃亮的铁板和配菜 后来通过博客结识了同在神户浪的小F,混熟之后得知她曾在神户牛排店打工,又从她口中听到「......
石页先生与我不同,来日本之前可以说是“没吃过猪肉,只见过猪跑”,厨房技能几乎为零。因此刚来日本住学生宿舍的三个月,我和舍友们天天开伙,净煮自己爱吃的,反而感觉伙食比国内还好,但石页先生就只能天天光顾便利店。犹记得他给我发的午餐照片——两个饭团一瓶可乐,可怜见儿的。当初是我坚持来日本石页先生才跟来的,所以我的心里有种使命感,就是要对他负责!于是三个月后我们搬出了学生宿舍开始同居,我也终于有机会补偿补偿他,给他做些好吃的。事实证明此举意义重大,石页先生从刚来日本暴瘦10斤到跟我同居后又胖回原形,我才觉得稍稍松口气,不至于对不起他爸妈。 给自己喜欢的人煮东西并看着他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估计石页先生也想体验一把这样的满足,况且初来乍到日本,自己煮饭比下馆子经济实惠得多,我们每天都有很多机会接触做饭,石页先生也慢慢开始对厨房产生了......
事情是这样的。 2018年8月13日,周一,刚好这周是日本的盂兰盆节,所以我和石页先生都放假在家。早上我们一起愉快地制作相册,十点多一个标注来源地为东京的固话号码打进了我的手机,我没有多想便接了起来。此时传来人工服务的毫无感情的女声,说我有份文件在中国驻日大使馆东京处尚未领取,今日到期,若要咨询相关事宜请按一。我边极力回想有否这样的文件边顺手按了一,此时心里只是有些疑惑。 没一会儿,接线员接起了电话,一句「你好」让我有了警惕,因为她没有自报家门。一般来说打电话给公共机关第一句都会是「您好,这里是XXX」,可是对方没有说,我在等待她开口的空隙她只是又重复了一遍「你好」并询问有什么事。此时我跟石页先生对视了一眼,表示电话有猫腻。 接着我叙述了一下接到待领取文件的电话,她便问了我的名字,我如实相告,然后她转述了我的手机号,这一步应该是为了套取我的信任。因......
神户的夜 随着新加坡之行的照片整理完毕,2017年的摄影合集终于可以封口了,朕心甚慰呐!现在还剩2015年和2016年的照片未动手,同样遗失了不少,还需多花点心思。2018年的照片也未及时整理,慢慢来吧。 以往我在整理照片的时候,通常会把无法成册的独立照片们合集为「生活」,后来觉得没意思就废除了,但禁不住整理过程中还是会跑出来一些不忍舍弃的,于是换了个名头,改为「其他」进行收纳。此篇博文便是为了2017年的「其他」而成,只是为了满足一个处女座的整理癖好,所以文字内容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随便说两句。 2017年的「其他」只有两张照片,是去看神户灯展的时候拍的。左图为神户市政府大楼,右图为在大楼24层俯瞰的神户市区街景。 在出口处我们看到一张告示,写着神户市政府大楼24层免费开放,于是我想反正没机会去市政府,不如趁此机会上去看看,就拖着先生过去了。电梯直达24层,出来是四面开阔的展望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