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巨蝇“搏斗”

@ 鬼画符
与巨蝇“搏斗”
与巨蝇“搏斗”

看到刘墉笔下的他的女儿是一个怕虫子的人,心理暗暗地有些瞧不起她。“连小虫子都怕,真是没有用。”然后又联想到虫子是一般女人最难以应付的东西,即便是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在政界里威名远播,是女人就有软弱的一面,如此想来,对于不向一般女人看齐的我来说,虫子不算什么,也不能算什么。的确,我不怕蚕、蚱蜢、蜻蜒这样“长”得还可以的,但我怕蟑螂、蜘蛛、飞蛾这些相貌恐怖的,而且他们大多数都“可以貌相”,令人发指的外表加上深不可测的实力,使他们成为我这个勇敢小女人的克星。然而,平日里我不怕的苍蝇,今天却活活“整”了我一把。

我家的窗户都安有纱窗,但今天我为了吹吹凉风,连纱窗也敞开大半面,让视野更清晰。怎料一只“巨蝇”飞入,停在我的另一扇未开的纱窗上,我怔了一下,吓了一跳。这体型着实令人叹为观止,于是想把它赶走成了我心中的一个疙瘩。怕它太过活跃(苍蝇向来如此,敏捷度比蚊子大一百倍),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拉开纱窗,露出一些空间,想让它自觉“回家”。结果,它不但“毫不领情”,还躺在纱窗上那旮旯里“搓手搓脚”!我气愤之际,飞速抽出晾衣杆冲它的周围一阵猛戳,结果它还是“无动于衷”,这下我不得不直接触碰它的“玉体”了。一阵“挑弄”之后,我发现纱窗被我戳出好多个洞,但它仍恋恋不舍地爬在旮旯里继续它的“多孔曰光浴”。

一场激烈的人蝇大战由此进入最紧张最残酷的时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决不屈服,于是我对它进行了新一轮的“围剿”,最后它竟然不要脸地贴在凉衣杆上,我将计就计,顺势一送,把它送向“太空”,接着我紧闭所有纱窗,进入一级戒备。凉衣杆洗好后,我还“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生怕那个苍蝇它不简单;我想了又想,我猜了又猜,心想那个苍蝇它不回来,哎,不回来,来来来来……”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是一个人与“巨蝇”的真实故事,这是一段令人惊悸的经历,往事不堪回首,于是我也没趣地摘下了“勇敢小女人”的匾额,从此踏入正常人的行列。欢迎我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