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的一场梦

一个细雨绵绵的日子,最容易发生意外的日子。

因为下雨,清水挤上了公交,这城市的使者,被派到各个角落,无所不及,无微不至。窗户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霜,车厢内有些躁热,不知是大家都着急着上班上学,抑或是人太多,二氧化碳浓度高的缘故。窗外不大却密如帛缕的雨丝,似在倾诉着这个旅程的冗长。

“清水!”
难得的这样一个雨天,难得弃脚踏车换乘公交,难得这么早出门,却巧巧遇上。
“你好啊,子棉。”
“你今天……怎么坐公车……啊,对不起。”子棉边说着边向清水艰难地挪动步伐,一不小心遭了旁边一位提着装满食物塑料袋的妇女的白眼。
“小心一点。”清水浅浅地笑了笑,“今天下雨,骑车不方便。”
“哦,呵!”子棉终于挪到清水旁边,轻轻舒了口气,接着就是一片寂静。不是车厢寂静,车厢还是一样的吵闹,小孩的央求声,妇女们的调侃声,还夹杂着不分明的情侣们的窃窃私语。
他们心却在这样一个喧嚣的环境中沉淀下来,安静得没有一丝风声。

无话可说。

子棉开始疑惑自己为什么要急着挪过去,还大动干戈地“劳烦”了车厢里的其他人。如果他没有挪过来,刚才打声招呼也够应付他俩薄如蝉翼的友谊一一尚且还能称之为友谊吧,现在也许就不会这么尴尬,气氛怪得过于自然,像陌生人。

无话可说。

清水开始疑惑他为什么要大费周折地挪过来,他完全可以待在原处,他已经打了招呼。这对于他们俩都够了。如果他不过来,也许现在她自己还在轻松地哼歌,反正隔着人山人海他也听不见。然而现在,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不是因为害怕什么,而且周围实在太安静,她清楚他会注意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她不爱冒险。

虽然是同班同学,清水与子棉也只是限于见面点头笑的关系,连一般的好朋友都算不上,这种情况下的非校内见面就显得有点不大自然。

也许是想打破这个死寂,子棉突然哼起了梁静茹的歌。
“你也喜欢梁静茹啊?”清水微侧过头问。
“是啊……请别介意我会……”子棉继续哼唱,谈话又一次中止。

“福三中到了,请后门下车。”车厢内熟悉的报站声响起,他们跟着一大批人,后面也跟着一大批人,下车了。

子棉先跳下车,撑开雨伞在车门边等着。清水下来后,他将伞撑了过去。
清水犹豫了一下,收好已经打开一半的雨伞,钻到了子棉的伞下。

车站离学校还有一段路,此时寂静再一次袭来,但不久又被子棉击退了。

“你看到本子上的那句话了吗?”
“什么?”清水有些不解。
子棉有些支吾地解释:“就是……就是你记作业的本子后面,你不是写了一些话,然后我看到了,然后也写了一……你看到了吗?”
“哦,是。”

子棉似乎被清水如此淡定的反应惊了一下,老天爷也不例外,雨小了下来。

本子后面写了很多清水的随笔,也只是随笔而已,并不奢望谁能看到谁能理解,可是子棉他注意到了。

那天清水写到:我是这样一个女孩,一个跟男生相处得很融洽的女孩,仅此而已。他们更多地像朋友那样喜欢我,却没有人真正爱我。这是这样一个女孩的悲哀,就像美丽的花,身旁从来不乏追随者,却从未有人真正尝试得到它。因为也许可能他猜测,这样一朵娇美的花,已经有了归宿。结果这朵没有过完夏天便凋谢了,因为没有爱的滋润。
我就是这样一个女孩。

结尾有些感慨的意味,子棉看完后心里莫名地有东西在涌动。

“也许,”子棉笑了笑,转向清水,“上课前我们可以先去一个地方。”太阳不失时机地露出了笑脸。

学校很大也很优美,虽称不上崇山峻岭,茂林修竹,但北面的假山算是亦真亦幻,东面的竹园也是大批学子休闲好去处。竹林一直延伸到假山上,混入一大片一大片各种各样的树林中:松、柏、杨、榕。假山园的北面甚至还的一小块灌木丛。假山园内修有一座平台,夹于两座假山峰之间,上有树叶微掩,下有琮静溪流缓淌,颇具诗意。但此处却人亦罕至,似乎至今都无人欣赏它的美,除了子棉。清水第一眼便爱上了这个地方,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她像找到了灵魂的伴侣般心如止水地欣赏着这一切的一切。

他们毫不费劲地登上了平台,仰卧于上,清水用手挡了挡阳光,开口道:
“你的回话我都看懂,谢谢你。仅是这世上还有这么一个人这样地关心我,这一点我就足够感恩戴德的。”

那天那本那页上,子棉只写了一句话:
当你用友谊的目光看着你周围的人,你永远发现不了爱情的萌芽。

“你可以试一下。”子棉虽然在对清水说话,头却不偏不倚,只是平靠在地上,两只眼睛等待着鸟的踪迹,然而他失望了。

“是吗。”清水最后望了一眼天空,闭上眼睛,缓缓睡去。


2007.02.11
cuiting:发现你适合写小小说,就是可以用一个故事为主线,其它事穿插的。这篇感觉挺好!就是其中有一些不太像常人思维(像那平台,我是觉得应该大部分的人都喜欢,但可以他们不懂有这种地方吧?)其实你写短小的有哲理的小说,不但不会让你断了梦想,还会提高作文水平呢?可惜我都不会写! 顺祝你新春快乐!
作者:啊,不能再一直写一直写啦,都要要高考了,放放吧。 奇怪,为什么文学的种子在此时萌发?可是有人说当你把梦想放一边时那就已经不再是梦想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