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与淡忘

我姓季,叫奉爵。从小就跟着我娘生活在静谧繁华的江南大城市,这里是一片温柔水乡,这里的每个人都那么温顺、和气,包括我娘和我。小时候娘就不断地对我说,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所有人,不论他对你好或不好。你要记住他们的好,忘掉他们对你做的错事。

每天傍晚,娘总会站在桥头,映着残阳那微红的光,拿着她的剑端详,从我记事开始,我便一直见到娘总是带着剑,就好像她的影子,寸步不离。但每次我想问或想看看时,娘都笑着拒绝了我,那笑容是那么迷人,令我眩晕。娘从没拔剑出鞘,至少我没有见过,所以我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干什么用,而娘的婉拒也更增强了我的好奇心。终于有一天,我抓到了机会。在我十六岁生日那一天,我想叫娘一起过生日,于是我到她房间找她,但她不在那里,这时我看到了倚在床边的那把剑,我又喊了几声娘,还是无人应答,于是我决定现在就一窥其真容,我缓缓地移动着脚步,心也一点点悬起,当我靠得足够近,伸出手正要碰到剑柄时,剑发出了巨大的荧光,我措手不及,却也失去了知觉。

“这是哪儿啊?”我终于睁开了睛。
“家。”娘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我渐渐看清了她的脸。
“娘,我……”
“别说了,我都知道了。”娘用纤细的手指摸着我柔长的秀发,“娘就都告诉你吧。”


我姓望,叫摄析。从小我就跟着爹生活在繁华的京城,这里是一个热闹的地方,这里的人都快乐地生活着,包括我爹和我。小时候爹就不断地对我说你一定要冷漠地对待所有人,不论他对你好或不好,你要记住他们对你犯的错,忘掉他们偶尔的善举。

每天晚上,爹总是要在屋前擦拭那把带血的剑,剑因沾血而显得格外耀眼,每当我走近正在拭剑的爹时,爹总是会转过头微笑地叫我别靠近,我不明白什么原因,但我隐隐感觉到爹是个御用杀手,也许爹并不希望我沾血吧,但不久后我就知道我错了。那是我十六岁生日那天,我找不到我爹,却看见他房里的桌上躺那把剑,我又喊了几声爹,却无人应答,于是我便好奇地走了过去,就在我的手将要触到剑柄时,巨大的荧光使我昏厥了过去。

“我在那儿?”我缓缓地睁开眼,还不适合光亮的眼睛又眨了几下。
“家。”爹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在身边萦绕,我看到了爹的胡渣子。
“爹,我不是故意的,只是……”
“别说了,我知道,我想是告诉你的时候了。”爹打断了我的解释。


娘突然带回了一个人,说是给我请的老师,我觉得奇怪,我不读四书五经也活得好好的呀。娘说,他不是教你读书的,是教你习武的。

这个人叫缅誊,有着明眸皓齿,笑得来很好看,也很心醉。他很有趣,所以不一段时间我就和他结拜了兄弟。他总是先教我一些基本功,然后叫我一直练一直练,练到他觉得可以的时候,终于我期待的一天来临了。

我十八岁生日那天,缅誊要送我一件武器做为礼物,然后我就立即开始习武了,我兴奋不已地跟着他来到一个山洞内,里面有一个长长的盒子,我心急地想打开盒子却被缅誊拦住。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所以还是小心点为好。”
“但这不是你送我的吗?”
“是的,是你娘叫我送给你的,在你十八岁的时候,就是今天吧。”
“既然是娘送的当然没有危险”,我在缅誊阻止之前打开了盒盖。

那熟悉的荧光照亮了整个山洞,荧光消失后赫然出现的是娘的那把剑,此时此刻记忆把我牵到了两年前。我想拿起它,却担心上次的情况会再次发生,但又想到既然娘说要送我,就不会有危险了,我小心地拿起了剑,拔剑出鞘。


未完不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