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49字 × 299阅

消失的一个半月

从镇魂到居北

剧版镇魂虽然情节被吐槽,但红到出圈,红到我面前,还不止一次。终于某日我默默在油管上看了第一集,发现剧情能够接受,最重要的是双男主真的都超帅,久违的少女粉红泡泡又冒了出来。不过看着看着确实有点看不下去,在知乎和B站上被普及原著小说,于是又转投P大的怀抱。一开始看小说就停不下来了,果然比剧版镇魂好很多,格局也大。虽然第三部分的上古时期没看太明白,但因为跟剧版镇魂完全是两条路子,而且听说剧版是BE我就没继续看了。把小说刷了一遍,上班的时候脑子里全是沈巍赵云澜,怀疑自己已经着魔。过了几天症状逐渐减轻,以为自己快要出坑了,结果在B站上挖到宝,各种衍生看得我不亦乐乎,心安理得地在坑底躺平。

因为这部剧,我被朱一龙和白宇圈了粉。最开始喜欢上的是居老师,沈巍的造型实在是太适合他了,帅到令人窒息。他的其他角色造型我只喜欢花无谢和公子景,还未播出的《知否》齐衡也还行。不过居老师的性格真的很圈粉,三十岁稳稳当当的,接受采访时心平气和的气质和有点害羞的性格包袱,以及跟石页先生无数个重合的特点,都让我对他深深着迷。石页先生还为此调侃,说我喜欢居老师是因为太喜欢他。再后来莫名get到白宇的颜值,看了《忽而今夏》的片段,找到当初跟石页先生恋爱的感觉,也是一下就入戏了。两位哥哥(虽然白宇比我小)的演技真的是不错,希望他们可以继续走花路(最近饭圈用语信手拈来)。

话说好久没为明星花钱的我(上一次还是大学时代粉东方神起),看到时尚芭莎出的「给镇魂女孩的一封情书」电子刊照片拍得极好,于是开心地打算购入。结果微信小程序买不了,官方APP也下载了还是买不了,最后总算是在天猫商城解决了。没想到兜了一圈发现天猫在做活动可以领5元优惠券,这个电子刊也就6元钱,合着我只花了1块钱[捂脸],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电子刊里的照片、视频、采访都看了好几遍,下载了高清大图做手机封面,太爽了。

鸭脖被扣

早先石页先生突然发现日亚上有卖鸭脖,就试买了一包,虽然从中国广州邮寄过来花了一个多星期,但顺利尝到甜头的我们决定“撸起袖子大干一笔”,一下子下单了鸭脖、鸭翅、鸭锁骨等等,好不容易熬过了国庆节终于等来了发货,却迟迟不见到货通知。终于某天回到家我看到了日本邮政的不在票,想着应该就是鸭脖了,心中欢喜到即使看见上面圈着「挂号信」也没多想,麻利地预约了再配送。第二天送来了,不是包裹而是信封,我看着上面动物检验检疫局的字样,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日本动物检验检疫局寄来的通知书
日本动物检验检疫局寄来的通知书

拆开一看,原来东西被扣了。随信附送了中文小册子,罗列着不能入境的食品种类。我一拍脑门才想起来,过境的时候确实被说过不能带肉类,我以为日亚上做的买卖都是通过正规渠道,没想到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检疫局给了两个选项:烧毁or回送。我想着毕竟是食物浪费了挺可惜,便上日亚问了发货人能否退货退款,没想到他们非常爽快且有礼貌,让我选择退回原处并立刻退了款,还跟我道歉并寄了两包卫龙大面筋作为补偿。我被这一波操作圈了好感,不禁感叹真会做生意。

闺蜜合体

我有一个闺蜜群,都是高中时候特别要好的朋友。其中两位前后脚去了澳洲,最后都定居在悉尼,互相扶持帮助过了好几年。这些年里我立了两次flag说要去澳洲找她们最后都放了鸽子,其中有无奈也有自由意志,但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跟她们团聚。结果还没等到我先踏上澳洲的土地,群里的另一位闺蜜突然意识觉醒,工作了几年后跑去麦考瑞深造,现在她们三人行不亦乐乎,我只有羡慕嫉妒的份。

我们这个群总共五个人,三人在悉尼抱团,一人在广州打拼,剩下的一人也就是我在日本逍遥。在广州打拼的闺蜜身为四大社畜非常辛苦,前阵子考虑换工作,趁着考CPA的契机请了无薪假期,结果被怂恿去了悉尼合体。没想到我竟然变成了最后一名!她们四个人把床铺横着睡成了大通铺,每晚夜谈交心,还跑去优衣库买了海贼王合作款T恤。好在她们没有忘记我,也给我捎回了一件,我让她们穿上T恤拍个合体照,到时候我收到衣服再把自己P上去。

以前大家分散各地时也视过频,但是得开四个小窗,现在好了,她们四个人用个iPad一下全搞定,都不需要群视频,1v1就好,屏幕还大。我陪着她们吃完了晚饭,她们又陪我吃完了晚饭。那天石页先生公司聚餐回来得很晚,她们就陪着我聊到半夜。要知道现在澳洲是夏令时比日本早了两个小时,也是日本时间都太晚了我才忍痛割爱跟她们say了goodbye,虽然石页先生还没回来(单押x3)。

待了两周左右,广州闺蜜回广州了,因为种种原因她又请了一个月的无薪假期,被“悉尼三剑客”调侃「再来呗」,没想到她真的说走就走,因为签证是一年多次的。她查了查机票并不贵,就立刻下单了,悉尼方面一下就嗨了,我也跟着高兴,又能视频了!

石页先生三十而立

我们跑去京都住了一宿,这个另开一篇细说。

跟澳洲好友相聚

已经做了妈妈的好友“抛夫弃子”跟她在大学时代的“老相好”相约游日本,一个从塔州出发一个从北京出发,游经大阪的时候顺路跟我约了一波。这位好友是我爸同学的女儿,这类神奇关系的好友还有好几个,倒是都玩得挺好的。得知她们住在梅田附近,我就约了一个上班日,因为我的工作地点也在梅田,这样一下班就可以约见,吃个晚饭聊聊天很是和谐。本来我想带她们去吃意大利菜,结果到了友都八喜楼上看了各种店铺介绍后她们就倒戈了,说要吃呷哺呷哺。我想也成,结果明明没到饭点却排着长队,我便留了个心眼问店员要排多久,被告知五十分钟。她们摇摇头说要不还是去刚刚路过的那家天妇罗吧,于是我们就“弃暗投明”了。食饱饮足,聊天仍然停不下来。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再者我也好久没有“飚中文”了,真是暴风开心,讲到声音嘶哑都舍不得停下来。直到其中一位理智尚存,说得去百元店买根数据线不然没法充电才悠悠结账走人,又难能可贵地想起要合影,于是在百元店门口留下了“合体证明”,一扭头就给我爸妈发了去。虽然相聚短暂,但仍在分别时有些许不舍。自从我来了日本她去了澳洲,我们就再难见面,倒是双方爸妈一直相约出游,明年又要开团游历大洋洲了,真是佩服。

感情观

在公众号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叫《你会嫁给谁,早就命中注定了?》,深有感慨发在了朋友圈:

这篇文章虽然鸡汤味很浓,但道理是这个道理。昨天正好跟我妈聊到这个话题(对,跟我妈也能聊得如此深刻),我说在感情上我是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如果有一天石页先生踩了我的底线,我会立刻甩掉!我妈瞅了瞅在边上憨笑的先生,打圆场似的说豆豆不是这种人。我说我知道,这其实是相互制衡的,我越是独立,他越会尊重我珍惜我。反之在他身上也成立。两个人在一起如果不仅没有一个人的时候开心,还落得不开心,那又何必。接着我顺势跟我妈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这代人宁愿单身也不愿凑合,我妈表示理解。

价值观

最近闺蜜群在聊奇葩说第五季,作为一个处女座,不从头看起心里实在不舒服,于是又拾起了之前看到一半的第二季,发现了一个特别让我感兴趣的辩题——高学历女生做全职太太是浪费吗

若是搁以前我会觉得挺浪费的,毕竟我这个人特别向往独立,觉得做家庭主妇是依附在他人身上过活,太low。但神奇的是现在的我觉得一点都不浪费。教育,不仅仅在于学到了多少知识,还在于拓宽了多少见识。柏邦妮说得特别好,高学历不是给了你一碗水,而是帮你打造了一个碗,你想装什么都行。更何况全职太太是个很难的工作,也并不是我之前所认为的依附他人生活,而是主动选择服务家庭,反而是另一种独立的表现。意识到这点,我明白了凡事无贵贱,重要的是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后来我又认真地想了想这题,觉得这个题目本身就不太成立。高学历女生做什么都行,不存在浪不浪费的说法。再者高学历女生分两种,一种是自己想要在某个领域深造而不断向上读出高学历的人,另一种是为了将来有个好前程等理由跟风读出了高学历。前者的自主性很强,这样的人一般也不会选择做全职太太,因为她们在自己的专业内有追求有野心。而后者的目标既然是能过上好生活,那么如果做全职太太可以满足这个目标,又何尝不是个殊途同归的好路子呢。总而言之,高学历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聪明,请相信聪明人所做的决定。这话不仅说给旁观者听,也是在夯实当局者的自信心。

离职again

同事们送的留言卡
把同事们送的留言卡放在了正中间

八个月的时间,也挺长的,很高兴得到社长和同事们对我能力的认可,我也买了一盒小饼干回赠。因为硬要跟大家拥抱而再一次感受到日本人的拘谨,看来我是真的很奔放无疑了。虽然我跟他们说还会回来,但那么久远的事又如何确定,他们也没法承诺我什么,所以最后只是口头上约定,到时候再联系。

下班后把所有手续办好,删了Skype,临走前跟大家依依惜别,正准备跟社长打个招呼就溜,结果被捉住了。社长寒暄了几句,神神秘秘地让我跟着他出门谈谈,于是我们很神奇地站在走廊上聊了起来。他说有计划做远程办公,希望我能够参与,只是现在还在想法阶段,也说不准。我会意,还是那句再联系。

回家路上我想了想,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尝试的方向,虽然我对自己的自制力存疑,但没试过SOHO还是有点期待。想到之前的公司社长也托同事兼好友的日本朋友来问我能不能偶尔做做远程兼职,我突然在想自己是不是散发着freelancer的光辉。

在日本工作的这几年看似什么都没得到,没想到还是有意外收获的。承接上一个主题「价值观」中谈到的「不存在浪不浪费的说法」,作为一个算是高学历的女生(虽然是跟风读的),我还真通过自己的经历得出了马东所说的——人生就没有浪费,所有经历都成就了现在的自己。其实最近我想通了一件事,不管全职兼职,本质都是单次出卖时间换取报酬,与其纠结要不要转回全职,不如想想如果做兼职,那么剩余时间如何创造更多的财富,实现另外几种个人商业模式。我们家有石页先生勤勤恳恳工作(刚好也适合他),我就能使劲儿造了。期待十年后的自己。

自从七年前第一次搭建独立博客以来我都比较佛系,不怎么折腾域名,但后来我发现,出来混迟早要还。如果说以前也曾花式注册过域名,但毕竟都派上了用场,倒也算情有可原物尽其用。可自从去年注册了chinen.me并晾着它直到过期、痛定思痛以为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之后,我还是在前阵子鬼迷心窍般“一错再错”,注册了一个有史以来买过的最贵域名——oiiii.io(价格请参考「那些年我败过的域名」)。当时购买的理由很简单,想要一个超级简洁的域名,至于做什么用,有完全不知用途的chinen.me的前车之鉴,这次做好了一定程度上的自我麻痹工作——用来做我的原创品牌。「不是已经有水八口了吗」这样的细节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买!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一时兴起的任性妄为,我在注册域名当天的9月16日就埋头设计出了logo并制作了方形头像。 因为对配色拿不定主意,于是用三种颜色#000、#bbb和#ccc做出了六种方案 至于灵......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