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26字 × 262阅

石页厨房

石页先生与我不同,来日本之前可以说是“没吃过猪肉,只见过猪跑”,厨房技能几乎为零。因此刚来日本住学生宿舍的三个月,我和舍友们天天开伙,净煮自己爱吃的,反而感觉伙食比国内还好,但石页先生就只能天天光顾便利店。犹记得他给我发的午餐照片——两个饭团一瓶可乐,可怜见儿的。当初是我坚持来日本石页先生才跟来的,所以我的心里有种使命感,就是要对他负责!于是三个月后我们搬出了学生宿舍开始同居,我也终于有机会补偿补偿他,给他做些好吃的。事实证明此举意义重大,石页先生从刚来日本暴瘦10斤到跟我同居后又胖回原形,我才觉得稍稍松口气,不至于对不起他爸妈。

给自己喜欢的人煮东西并看着他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估计石页先生也想体验一把这样的满足,况且初来乍到日本,自己煮饭比下馆子经济实惠得多,我们每天都有很多机会接触做饭,石页先生也慢慢开始对厨房产生了兴趣。大概他骨子里就有顾家的基因,而我也想着「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不记得从何时起,他便学会了普通的家庭料理,一起做饭也更为有趣。

几年下来,我们的厨艺都有不同程度的精进,特别是石页先生,最近火力全开,用实力冷不丁地向我宣布——他已经是大厨级别了。长假在家,仿佛素人版《幸福三重奏》,一起做饭一起玩,一起休息一起侃,日子好不惬意。好久没有闲在家这么长时间了,往日这种长假都在外面野,但偶尔过过小日子也觉得有滋有味。

猪肉洋葱香菇饺
猪肉洋葱香菇饺

某日我突然想吃水饺,于是跟石页先生一起去超市买了饺子皮、碎肉、洋葱和香菇。我们以前也包过几次,都挺成功的,2014年除夕包了饺子还在博客上做了记录。但跟以往用猪肉卷心菜做馅儿不同,这次石页先生从日本肉包里得到灵感,决定改卷心菜为洋葱,而且煞有介事地先将洋葱丁翻炒了一番。问其如此“大费周折”的原因,曰:洋葱要炒过才香甜。不多久他调好了饺子馅,我们便坐下来一起包饺子。我跟他的手法不同,我的褶子是同方向的,他是两边向内的,不过看起来颜值都挺高,发到家族群里惹得爸妈们嘴馋,表示也想一尝手艺。日本超市里卖的饺子皮比较硬,用于煎饺,故而封口不密,水煮容易“爆炸”。但在中华料理店打工三年的石页先生偷师学会了用淀粉糊封口,于是水饺华丽丽地出锅了。

你们没有看错,我们吃水饺蘸番茄酱!福州人吃白粽蘸白糖,豆腐花和番茄炒蛋也都是甜的,简直无甜不欢。我也尝试过酱油和醋,但都没有番茄酱味道好。我本以为是我家特殊,询问了石页先生后他说从小他家也是这么吃的。不过后来有朋友补充说他们不蘸番茄酱,所以我要升华主题了——这就是缘分呐!吃完水饺,石页先生又调了碗饺子汤,葱花白胡椒少许盐,就已经够味了。

一人做饭,四人不饿
一人做饭,四人不饿

过了两天,朋友从东京来看我们,他们马上就要结束在日本的工作回国了,所以这次见面弥足珍贵。我们中午一起到附近的中华料理搓了一顿,借着散步跑到超市买了些晚饭要用的菜。这些菜本是为了我俩的晚饭准备的,但顺其自然地,我们邀请他们共进晚餐。可惜男生已经约好跟同事吃饭,虽然女生很想他留下来,但似乎有点困难。因为情况不确定,我们便多买了一些,做好两手准备。到家以后女生一直苦口婆心地劝着,还开玩笑说「说不定他也不想跟你吃饭,你问问他吧」,男生哭笑不得。不知何时,石页先生自顾自地炖起了萝卜排骨汤,还学着《幸福三重奏》里的爱酱,加上了胡萝卜。事后证明此举英明,口味又丰富了不少,而且胡萝卜天生丽质,甜到忧伤。我已经做好他们不在家吃饭的准备,没想到男生的同事发来信息说感冒了不能赴约,我们四人狂笑不已。男生说,「莫不是你们虔诚的祈祷被上帝听见了」。没想到平淡的生活里真有奇迹,于是石页先生开心地洗起了米。有朋自远方来时我俩的分工基本上定型了——他干活我陪聊,各取所长,互惠互利。在我们的阵阵笑声中,石页先生也有条不紊地准备着丰盛的晚餐。

两位朋友因为工作繁忙不怎么开伙,听闻石页先生厨艺精湛表示要一睹风采,于是上演了神奇的一幕——他们都不跟我聊天而跑去围观石页大厨炒菜了。最后还煞有介事地总结经验,表示回去马上可以练手学上一道。那一晚,石页先生凭借一己之力端出了红烧虾仁、蒜蓉空心菜、萝卜排骨汤和什锦炒饭。最后大家把东西全部吃光,石页先生的成就感爆棚到无以复加。

其实我们每次做出好吃的菜品都会拍照留念,存于谷歌相册,现在也上百张了。从当初害怕热油喷溅的青铜,变成了不仅追求色香味还要求营养搭配的王者。朋友见石页先生驾轻就熟的样子,问我:

「你们俩谁煮得好?」
「差不多好」
「哇,好厉害!」
「没有啦没有啦,因为你问谁好,就这么回答啦。你要是问谁煮得差,答案就不一样了」
「哦,那你们谁煮得差?」
「都不差」
「社会社会!」

来日本七年了,驻扎在关西也六年了,终于吃到了正宗的顶级神户A5牛排,不禁泪流满面!以前也不是我们不去吃,主要是对价格望而却步。几年前表姐来日本自由行的时候曾经让我们带着去吃神户牛肉,那是我们第一次对神户牛肉有了点想法。只是我们都不太了解,最后还是依靠石页先生在网上查的信息,决定了最普通的但确实是神户牛肉的餐厅。吃完以后我们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疑惑。再后来石页先生的父母访日,之前去过的那家神户牛排店队排太长,于是转到巷子里随便找了一家就进去了。价格上当然是贵了,但似乎肉的等级高一些,当然环境也好一点。只是我们对于神户牛肉的知识还是匮乏,偶尔顺手一查发现好的牛肉非常贵,便也熄灭了去了解的欲望(内心OS:了解了以后又能怎样,吃得起吗?!)。 锃亮的铁板和配菜 后来通过博客结识了同在神户浪的小F,混熟之后得知她曾在神户牛排店打工,又从她口中听到「......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