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90字 × 288阅

第一次接到诈骗电话

事情是这样的。

2018年8月13日,周一,刚好这周是日本的盂兰盆节,所以我和石页先生都放假在家。早上我们一起愉快地制作相册,十点多一个标注来源地为东京的固话号码打进了我的手机,我没有多想便接了起来。此时传来人工服务的毫无感情的女声,说我有份文件在中国驻日大使馆东京处尚未领取,今日到期,若要咨询相关事宜请按一。我边极力回想有否这样的文件边顺手按了一,此时心里只是有些疑惑。

没一会儿,接线员接起了电话,一句「你好」让我有了警惕,因为她没有自报家门。一般来说打电话给公共机关第一句都会是「您好,这里是XXX」,可是对方没有说,我在等待她开口的空隙她只是又重复了一遍「你好」并询问有什么事。此时我跟石页先生对视了一眼,表示电话有猫腻。

接着我叙述了一下接到待领取文件的电话,她便问了我的名字,我如实相告,然后她转述了我的手机号,这一步应该是为了套取我的信任。因为套路太明显,我已经猜到是诈骗电话,平时在视频网站上看到那么多耍骗子的,我也生出了些好奇心,想看看她到底玩什么把戏。确认过我的手机号,她开始进入正题。

「这是一份上海刑警发过来的公文,公文号是XXX,你要不要记一下?」
「哦,好,我记下了」
「那我跟你说说这个公文的内容吧」
「好」(我心里纳闷,难道寄给我的文件不是密封的吗,为什么要她传达内容?总之将计就计,先静观其变)
「这是上海刑警发给我们大使馆的公文,上面说抓到一个犯罪分子,叫XX,警察从他身上搜查到你的银行卡,尾号是XXXX」
「然后嘞?」(她留了一个空隙大概是为了看我反应,可我的下意识就是想看她怎么编,所以没有太入戏,大概从这边开始她觉得我起了疑心)
「没有然后了啊,上海那边的刑警委托我们大使馆问问你为什么要给犯罪分子提供银行卡?!」
「我没有提供啊,所以你要我怎么做现在?去取公文吗?」
「你到底有没有明白现在什么情况?!我刚刚说的你没听懂吗?现在是上海刑警寄公文给我们大使馆,要我们问你情况!」(她开始气急败坏)
「我确实不明白啊,这种事难道不是刑警来问吗,为什么是大使馆在问?你们应该只负责传递公文吧,所以我要怎么拿到公文?」(一不小心暴露出我缜密的逻辑思维,想看看她如何应对以及下一招是什么)
「你是不是不相信?不相信就直接来大使馆吧」
「我人不在东京,怎么银行卡没有我的地址吗?」(最后一击)
「没有,那是你的事!」(语毕直接挂断电话)

我还是着急了,她察觉我不上当便没有提出下一步操作,搞得我更加好奇了,这通电话到底要诈骗什么?全程“监听”的石页先生在我结束电话后配合地刷出了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官方公众号的文章《小心上当!你见过这些诈骗“套路”吗?》,定睛一看发现就在前些天推送,我却正好没在意。文章中提到的第六种诈骗类型跟我这次遇到的比较像,估计如果我上当了就会这么操作吧。

6、假借“公、检、法”名义类诈骗:不法分子利用伪基站通过拨打电话或语音提示方式滋扰广大在日中国公民,自称“公、检、法”工作人员,谎称受害人“涉案”,威胁若不及时缴纳“罚款”将面临严重后果,并“帮助”受害人转接银行汇款电话,引诱、引导受害人汇款。

保险起见,我们按照文中的求助方法给大使馆打了电话,并交代了诈骗电话的经过,大使馆接线员小姐姐回复说大使馆是不会有这种操作的,让我注意提防,「不要透露个人信息,不要进行转账支付」。我告知说了姓名询问有否关系,她说名字应该还好,千万不要透露重要信息比如护照号、身份证号、银行卡号等,最后建议如果一直接到此类电话可以报警。因为有来电显示我就顺手举报了一发,不过这个号码估计是通过网络伪装的,调查价值不大,虽然小姐姐嘴上这么说,却还是记下了。(号码是03 3403 6118)

使馆领事部领事保护咨询电话:03-3403-3065(内线703)。工作时间:工作日09:00-12:00、14:00-18:00,节假日及非工作时间的来电将转接至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呼叫中心(12308热线)接听。

虽然知道是诈骗电话,还抱着好奇心,但结束电话后还是有点后怕,万一对方超级精明,我被绕进去了怎么办?所以今后遇到可疑电话还是“一挂了之”比较好,省时省力,杜绝风险。几天后,在大阪的好友微信我说也接到了类似的电话,因为看了我的朋友圈就直接挂断了。

对了,其实最暴露的是骗子的一口台湾腔……


2018.9.6更新:看来最近这类诈骗很猖狂,大使馆公众号又发了新文章辟谣,里面介绍的手法跟我遇到的一模一样——《警惕!在日中国公民注意防范假冒使馆名义的电信诈骗电话》

石页先生与我不同,来日本之前可以说是“没吃过猪肉,只见过猪跑”,厨房技能几乎为零。因此刚来日本住学生宿舍的三个月,我和舍友们天天开伙,净煮自己爱吃的,反而感觉伙食比国内还好,但石页先生就只能天天光顾便利店。犹记得他给我发的午餐照片——两个饭团一瓶可乐,可怜见儿的。当初是我坚持来日本石页先生才跟来的,所以我的心里有种使命感,就是要对他负责!于是三个月后我们搬出了学生宿舍开始同居,我也终于有机会补偿补偿他,给他做些好吃的。事实证明此举意义重大,石页先生从刚来日本暴瘦10斤到跟我同居后又胖回原形,我才觉得稍稍松口气,不至于对不起他爸妈。 给自己喜欢的人煮东西并看着他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估计石页先生也想体验一把这样的满足,况且初来乍到日本,自己煮饭比下馆子经济实惠得多,我们每天都有很多机会接触做饭,石页先生也慢慢开始对厨房产生了......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