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20181,378字评论

两代人思想差异的迷思

跟父亲在坐月子能不能洗澡的事情上有了分歧。以前我们讨论过这个话题,我以为他接受了我的解释,结果发现不然,心里难受,抱着石页先生躲在卧室里偷偷哭,但还是惊动了敏感的母亲前来劝慰,结果哭得更凶了。

最初的难受浪潮退去后,我抽着鼻子思考,为什么会如此难过。母亲安慰我说她不反对我的想法,这么大人了有权利自己做决定了,只要自己能负起责任就行。母亲又试图打趣说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最后父亲也是会退让的。我很庆幸在多次跟母亲掏心掏肺地聊天后她已然了解到我最真实的想法,石页先生曾笑称我在日拱一卒地给父母洗脑也似乎有了成效,我也看到了父嘴上没松口但行动上对我的让步,可我为什么还难受呢?

几天前跟母亲聊天时,我陡然意识到,父亲其实是个有点自卑的人,他不停地寻求我和母亲的认同,即使在语言上多么强势,现在看来恍然大悟那无非欲盖弥彰。反而是母亲,大概从小环境宽裕思想单纯,有什么说什么,虽然有时候发发小脾气,却比我想象得要开明,愿意接受不同的想法。我之所以会如此震惊于这个发现,是因为高中时期形成的判断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我一直以为父亲才是特别开明的那个,母亲则是个小肚鸡肠。

意识到父亲的自卑,我觉得特别心疼,因为我理解他作为家里唯一男丁的使命感和他成长的那个时代所赋予他的大男子主义。我明白他其实比我跟母亲更需要得到关爱。没想到前一天中午才下定决心要多爱父亲一点、并马上付诸实践地在他跟我“显摆”他的杰作后不吝啬地夸赞他鼓励他,结果晚上就结结实实地伤了他的心。

我感到委屈,我还能哭,父亲又能怎么样呢?我一哭便自然而然地站在了弱势地位上,可现实是我和父亲只是各有各的想法,不存在谁强势谁弱势。我意识到自己难过不仅仅是因为父亲没有按照我的想法行动,也因为我觉得父亲并不相信我可以为自己的想法和行动负责任,有种不被理解不被信任不被当做一个成年人的委屈。但除此之外更令我难过的是,我明明决定要更爱他,却反而伤害了他,我对自己的无力感到灰心,为什么就是处理不好与父母的关系呢?我在母亲的打趣中哭得更凶了。

害怕他们担心,也怕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我强行镇定下来,毫无痕迹地“撒了谎”——妈,你去休息吧,我没事了。然后起身准备洗澡。父亲显然从我母亲那里得到了“消息”,正一声不吭地在厅里组装刚到货的柜子,因为我们本来说好了他今天腰不舒服明天再做。我想他是在等我好起来。

洗澡的时候我总算理清了思路,难过的导火索是父亲没有按照我的想法行动,进而使我感觉到他不相信我。而更深层的原因是,我爱着他他爱着我,却又都败给了嘴炮。

夜里我梦到跟父亲大吵一架而离家出走,荒诞的梦连级跳了好几步,但醒来后我只感叹我们变成势不两立的那段。父亲在梦里变得不可理喻,而我也完全不留后路地大发雷霆,我们都快打起来了。如果是类似这样的完全不站理的表现,我也会如梦中一般快刀斩乱麻,但现实难就难在,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也是真心实意爱着我才那么坚持他觉得对我好的事与物。

我很想跟父亲开诚布公地谈谈这些想法,又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没法好好表达,也怕他不习惯这样的交谈而像以往一样无法敞开心扉。我不知道这样的努力到底有没有效果,但更多的是不够成熟的自己即使能够做出点努力也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可能在等到见效之前就已经被打击得支离破碎而彻底放弃。这进退两难的维谷令我在梦醒后的泪眼婆娑中留下了这些文字。我想着,如果说不出来,也要写下来,也算对此事做一个交代,让我有勇气把今天当成新的一天,然后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跟父亲在餐桌前道一声早安。

EOF
851°
你发自拍我来画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