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47字 × 157阅

小日子2018

01/05
《小日子2017》里石页先生曾说过,「爱就是每天晚上都要抱着你睡」,于是我问他「爱是什么」想听听他现在的回答,但这个人总是根据当下心情答题,所以在前一晚有幸看到极光之后,他微微笑看着我说:「爱是……」,然后突然唱了起来「神秘北极圈,阿拉斯加的山巅」,看到我翻了一个白眼后又贱兮兮地说:「你是不是对我很无奈哦!」

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唱起来,「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我问他「你刚刚怎么不唱这句,这句才扣题啊」,他说「我刚刚唱的就是这句呀」,我否认并重温了一遍他的“杰作”,他听完平静地说:「哦那我刚刚唱错了」,我再次无语。


01/05
我:我黑吗?
石页先生:不黑!
我:你要说黑……黑凤梨!
石页先生一个明白的眼神。
我:我黑吗?
石页先生:黑!
我:然后呢?!
石页先生:没有然后了呀~


01/05
旅途中俩人都很疲惫,决定第二天早上起床再洗澡。简单洗漱后躺到床上,石页先生已然戴好眼罩正在入睡中的样子。突然他懒懒问了一句「卸妆了吗」,我好奇「你为什么这么问」,他一副妇女之友的语调说,「不卸妆你明天起来脸会烂掉!」


01/06
石页先生:昨天坐的机场大巴为什么免费?
我:可能是不收现金吧。
石页先生:会不会是做什么活动所以免费咧?
我:你见过什么活动是机场大巴免费的?!
石页先生:可能是他们公司成立一百周年呀~


01/06
石页先生:我看过极光了,所以我现在是JGBoy!
我:哈?
石页先生:极光男孩!
我:那你头上冒绿光啊!
石页先生:啊,那不行不行,极光也太不吉利了!


01/08
我:我们是好朋友~
石页先生:好呀~
我:那我们就不能做夫妻了~
石页先生:好朋友为什么不能坐飞机?


01/10
跟石页先生开始追《琅琊榜2》,中途去洗澡的时候在他头顶扎了个小辫。
我:哇,你是长林王府的世子!
石页先生:什么世子?哦!黄晓明演的那个!
我:不是不是,是吃的柿子哈哈哈哈!


01/19
跟石页先生在洗澡。
我:你才用这么一点洗发水够吗?
石页先生:够了,我头很短。
我:鬼嘞,你头那么长!


02/12
我:你说为什么我们感情这么好?是不是因为我们都真心爱着对方,不吝于表达爱,努力理解对方,常常交心深谈,沟通彼此最真实的想法,齐心协力去实现我们共同的未来,同时也不忘向内看,提升自己,使得这份亲密关系更加稳固,成为我们最坚实的后盾?
石页先生:嗯……我觉得主要还是因为我长得帅!


02/14
又到了新年集福卡的时候。
我:我有好多多余的福卡耶,发个朋友圈问问有没人要吧。
石页先生:你要开始发福了吗?


02/15
年三十晚上一起看春晚,主持人康辉串场说到留守儿童,接着引出下一个节目,由王凯和杨洋带来歌曲《我的春晚我的年》。正在打游戏的石页先生突然自己笑了起来说,「哈哈,我一下没反应过来,还以为王凯和杨洋是留守儿童的名字。」


02/16
我:我跟你说,平胸可是高级身材,你看超模都是平胸。
石页先生:哈哈,对对你是高级身材,腿粗、肚子大、胸小。
我:哼!


02/16
晚餐太丰盛吃得太饱,于是我决定问服务员要一杯冰水。
石页先生:喝冰水跟吃太饱有什么关系?
我:这你不懂了吧,这可是有科学依据的。你看,喝了冰水以后,因为热胀冷缩的关系,冰水一浇下去,胃里的食物就会变小啦。
石页先生:那胃为什么不会变小?
我:我不管!


02/16
晚餐太丰盛吃得太饱,石页先生想让服务员不要上最后的粥了。
我:可以吗?
石页先生:等会儿问问她呗。
我:好呀。
石页先生:如果她说粥很好吃,那就再想想。
我:哈?这里的转折不应该是「如果她说不行就算了」吗?


02/17
刷到一条朋友圈:「如果你的另一半愿意把钱统统上交给你,代价是未来的一切日子你都不会收到任何礼物或者惊喜,你愿意吗?」
石页先生思索良久后缓缓开口:不愿意。
我:哇,没想到你这么善解人意。
石页先生:你又没钱,要上交只能上交0块钱。
我:我怎么没钱了!(掐)
石页先生:那你愿意吗?
我:不愿意。
石页先生:为啥啊?
我:女生都爱惊喜啊!
石页先生:哦,那我要收回上交的钱了。
我:不是,你可以不用全部上交嘛,只要上交99.99%就行了。


02/17
石页先生说他公司有位韩国人最近入了日本籍改了姓氏。
我:知乎上说改姓氏一般是找跟原姓相近发音的日本姓。
石页先生:嗯,那个韩国人本来姓Kan(姜),现在改为Kanno(神农)了。
我:那你姓Kou(黄),能改成什么呢?
石页先生:Kou……Kouno(高野)可以!
我:那我的Chin(陈)怎么办?
石页先生:Chin……Chitori(千鸟)?
我:这让我想起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这句诗对仗好工整哦,「千鸟」的话就是对应「万人」。
石页先生:不对,「千鸟」对应一阳台鸟屎。
(最近我们家阳台遭遇了严重的鸟屎之灾。)


02/24
我:人要有所成长,人生才有意义。所以你成长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石页先生:天天在家跟你腻在一起。
我:啊?这算哪门子目标,要那种走出舒适区的才行。
石页先生:有哇有哇,你想嘛,天天腻在一起很快就腻了,这就是走出舒适区。然后要不断努力,直到实现即使天天腻都不会腻的目标,这样就能永远腻在一起了。


02/24
我:你以前是不是觉得我对你要求很高?
石页先生:对啊。
我:那你会不会觉得很累?
石页先生:不会啊。
我:为什么?
石页先生:因为我觉得我达到你的要求了哇。
我:没有啊,达到的话我干嘛还一直说你。
石页先生: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我(黑人问号脸):你就没有怀疑过是自己没达到我的要求吗?
石页先生:没有啊。
我:你有没想过我因为跟你在一起所以放弃了追求成功与梦想的念头?
石页先生:不不,我一直支持你去闯去追求,这样我就可以吃软饭了。
我:乱说!你都不肯让我去环游世界!
石页先生:那当然不行!离开我的都不行!


02/24
跟石页先生出门逛街遇到一个喜欢的日本男演员的人形立牌。
我:你快看他是谁?
石页先生扫了一眼,默不作声。
我:你认识他不?
石页先生:不认识!
我:他叫坂口健太郎~记住了吗?
石页先生:记不住!


02/26
我:如果我们生了二胎,你觉得叫什么名字?
石页先生:陈妹!
我听说小时候还没有名字的时候我爸妈管我叫「陈小妹」,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于是我持续不断地翻白眼。
石页先生(看了看我的脸色):「昧着良心」的昧!
我(气急败坏):没差好吗!


02/28
石页先生昨晚的梦话是一声傻笑,在黑夜里格外渗人。


02/28
我:你知道开普勒第一定律吗?
石页先生:开普勒有很多定律吗?
我:哦对好像就一个,叫开普勒效应吧,就是救护车开远了以后那个声音:一五一五一五一五一五……一十。
石页先生:哈哈哈哈。
(后来我查了一下那叫多普勒效应and开普勒有三个定律。难怪觉得开普勒第一定律这么顺口and开普勒效应听起来很怪。曾经的物理学霸石页先生也被我带跑偏了。)


03/01
我:现在我的网友们都喊我「八口」。
石页先生:Bacon~
我:没有n!


03/05
我:我今天跟朋友聊天,她说她老公都不帮她洗碗,所以我赶紧来好好表扬你一下。
石页先生:哇,那我也不给你洗碗了。
我:那你就没饭吃了。
石页先生:为什么她老公不洗碗都有饭吃,我不管!
我(语重心长地):他们家是她听她老公的,我们家是你听我的,所以你跟她老公的定位不一样。
石页先生:不是定位不一样,是地位不一样吧!


03/07
我:我真的挺感谢你的,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一直站在我背后,支持我。
石页先生:你就放心去打拼吧,我会一直站在你背后,等着吃软饭。
我:……不过说真的,如果我成功了,需要你做家庭主夫你愿意吗?
石页先生:愿意!
我:你不怕别人说闲话?
石页先生:不认识的人随便他们说,我的朋友们肯定不会说我的,如果说了就不配做我朋友。
我:那你要在家做家务哇。
石页先生(一愣):你都成功了,就不能雇个保姆吗!


03/08
石页先生:你把水彩画具都带去画室吧,下次用不上就先放那边。
我:会不会被人拿走哦?
石页先生:没事,你写上你的名字呗。
我:好哇,那如果有人拿我的东西我就派你去打他!
石页先生:好!如果有人拿你东西我就去咬他!
我:诶?


03/17
石页先生:你看前面那个女生有没有穿丝袜?
我:等下我走近看看……有!
石页先生:怎么看出来的?
我:腿的皮肤看起来很好哇,哎呀,原来丝袜有磨皮效果,难怪抢劫银行要头套丝袜,磨皮过度就认不出啦!


03/24
我:你有没有听过这个音乐,等 等等 等等等等等……
石页先生:木有。
我:我猜你也不知道,是美少女战士里变身时候的音乐。
说着我边哼边跟他比划变身动作。
石页先生:哦,我知道美少女战士变身,会变裸体。
我:呃……这么说也没错,确实变身那段画得有点……但是人家要换制服也没办法啊,已经画得很唯美了。
石页先生:变身前还得先找个ロッカー(行李寄存柜)放衣服。
我:被你这么一说一下子low了好多,人家动画里是制服啾啾啾一件件套到身子上的,多酷!
石页先生:那就是开始变身了,原来的衣服啾啾啾被吸进了边上的ロッカー(行李寄存柜),然后制服再啾啾啾穿好。
我:一点都不魔幻,简直灵异事件!


03/31
我:你在看《我想和你唱》吗?歌手是谁?
石页先生:呃……火车兄弟!
我:你是不是把动力火车跟筷子兄弟搞混了?!


03/31
石页先生在看的游戏主播不停喊着“胖次”,害正在跟朋友推荐谷歌相册的我差点打成 Google Pants


04/21
最近我们俩都被梁博的《男孩》洗脑,某天在等车的时候当我唱到“更不像他能给你一个 期待的未来 幼稚的男孩 呜呜呜呜”时指了指石页先生,问他是不是「幼稚的男孩」,他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就是「优质的男孩」!


04/22
跟石页先生并排做平板支撑,他坚持不住了起身离开并撂下一句话:你肯定很喜欢我!
我一脸纳闷问为什么?
他得意地说:因为你脸红了呀!
原来是我做平板支撑把脸憋得通红。


06/17
今天看到一条很考验男友求生欲的微博,说女友问「我跟你前女友谁漂亮」,男友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你漂亮」,女友脸一黑「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初恋吗」。觉得好玩,遂拿来试一试石页先生。(注:我们互为初恋,已婚)

我:我跟你前女友谁漂亮?
石页先生:都漂亮~
我:社会社会!


06/23
自从怀孕以来石页先生就特别照顾我,任劳任怨。我感动不已地对他说:别人家老公在老婆孕期出轨,你不仅不出轨,还……
话音未落,石页先生迅速接到:卧轨!
我:哈?
石页先生:我不仅不出轨,还死心塌地地卧轨!


06/23
某天石页先生突然自己嘟囔了起来:生女儿是上辈子的小情人,生儿子是上辈子的小仇人。


06/25
在朋友圈里吐槽石页先生没有别人帅,很多人为他打抱不平,他露出得意的小表情,我语重心长地说:我要不这么写你,他们会有如此反应吗?石页先生双手抱拳:社会社会!


07/15
(原创撩妹/撩汉招式)
我:你觉得你值多少钱?
石页先生:不知道。
我:一块钱!
石页先生:哈?
我:100分!


07/21
阪急百货店楼下有个钻戒广告深得我心。某日我突然参透个中含义,跟石页先生感叹「The only answer is yes」这句广告语的精妙。
石页先生:哦,你说的是那个劳力士钻戒的广告吧!
我:哈?
石页先生:不对不对,是宝丽来~
我:……是宝格丽啦!


08/04
睡前聊天(注:坡坡是未出世宝宝的昵称)。
我: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还这么腻歪,坡坡会不会吃醋哦?
石页先生:不会不会,坡坡只会吃奶,不会吃醋~


08/04
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现在就很难养是不是?(注:电视剧《甄嬛传》台词,把「小人」指作小孩)
石页先生:对,你现在又是女人又是小子!


08/12
每晚安排了石页先生跟坡坡的亲子时光——对着肚子讲话。
我:跟TA说说明天我们要去干嘛?
石页先生:明天我们带你去吃烤鸭,坡坡你准备好了吗?(突然激动)肚子里的朋友!让我听到你的声音!让我听到你的呐喊!你准备好了吗?


08/20
转眼进入孕中期,早孕反应过去,食欲激增,也可能是体内激素作祟,竟不觉饱,被石页先生嘲笑。因月子计划与父母有了分歧,生性敏感的我不禁感叹陆游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归家与先生道来。
我:现在真的是有愁都不愿说,也可能是说不出吧,哎。
石页先生:你愁什么?饿吗?
我:……


08/21
我:之前地震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坡坡,我觉得我要有软肋了,怎么办……
石页先生:就是咯,这说明你肯定是个好妈妈~
我:谢谢你的鼓励,我会努力的!
石页先生:而我肯定是个好哥哥!


08/27
我:散步是一项很好的孕期运动,可以刺激胎儿发育,让TA更健康~啊,你说坡坡会不会太健壮,以后踢到我睡不着哦?!
石页先生:现在散的步,都是以后睡不着的觉!


08/31
我:晚上回家路上突然雨下大了,我就开始大跑。
石页先生:哎呀小心一点啊!不能摔倒哇!
我:嘿嘿,我快跑到家楼下的时候才想起来~
石页先生:想起来什么?想起来你怀孕啦?
我(哭笑不得):不是啦!是想起来我要注意不能摔倒!


09/10
石页先生:小坡坡~
我:欸~
石页先生:我在叫坡坡,又不是叫你!
我:坡坡跟我是一体的现在,我是TA母星~
石页先生:母星母星请回话!
我:母星收到!
石页先生:母猩猩母猩猩请回话!
我:呸!


09/13
石页先生:你在看什么剧?
我:《镇魂》。听说两个男主都很帅,虽然剧情不咋地,但我还是想去舔舔颜。本来没打算看的,结果前几天被朱一龙的古装照击中了,我都收藏在微信里了,太帅了!
石页先生:哈?猪一笼?为什么起这样的名字?


09/24
我:噗!
石页先生:你放屁啦?
我:才不是呢,小仙女是不会放屁的!
石页先生:那你一定是喷气式小仙女~


10/02
我:我奶凶奶凶的,你乖怂乖怂的~
石页先生:那坡坡呢?
我:坡坡当然是土皮土皮的咯!


10/13
这次产检还是4D,前一晚跟父母视频的时候还在说这次应该就能确认性别了,结果两个人都忘记问,真不愧是“合格的父母”。


10/13
大学朋友也怀孕了,前几日产检医生说可能是男宝,但他们想要女宝。而我因为想生两胎,所以希望第一胎男宝第二胎女宝。我们在群里交换想法,她羡慕地说,「我们换一换就好了」,我觉得有趣转告给石页先生,谁知他突然“暴怒”,厉声喝道,「换什么换!不管,我要生女孩子!」


10/16
坡坡胎动非常厉害,我不禁发出感慨——坡坡的胎生目标是踹到她妈怀疑人生。


10/24
肚子越来越大,上下楼梯越发困难。晚上跟石页先生吃完饭从车站出来,他很小心地护着我,我也“装腔作势”地将手搭在他的手臂上,作“太后”状。
我:我是太后,厉害吧!(突然忧伤)哎,我是太厚……


11/07
坡坡因为在肚子里太爱折腾,被我们亲切地称呼为「坡总」。虽然看起来是家中老大,但实际上石页先生是「豆副董」,简称「豆副」;而我是「钱董事长」,听起来像「前董事长」。#全家都在卖萌


11/10
石页先生非常想要女宝,进入九个月了我们终于确定了坡坡性别为女,他开心到模糊。产检结束的路上我们看到有个爸爸带着两个儿子在等红灯,看起来感情非常好。
我:你看他们三个,多好~
石页先生:真的!
我:那生男孩行不行?
石页先生:不行~


11/12
在网上看到一句话:「朋友调侃道:“我就觉得,现在不熬夜的人,要么活得极度坦诚透彻,要么有一根电线杆一样粗的神经。”」我深以为然,想了想我跟石页先生的「不熬夜生活」,恍然大悟——我算不上活得极度坦诚透彻,所以我偶尔熬夜;而石页先生不熬,是因为他的神经有电线杆那么粗!


11/14
我:你昨天不是说今天要带可乐去上班吗?我刚刚看了冰箱,你怎么带了茶没带可乐?
石页先生:怕路上颠簸气跑没了,等今晚回家再喝~
我捂脸感叹,谁说直男不细心。


11/15
拍摄胎动是个可遇不可求的运气活。如果碰上胎动强烈手上却没有手机,往往进退两难。不拿手机吧胎动还在持续,拿了手机吧胎动就弱了下来。但即便恰巧拿着手机,甚至是开着屏幕的状态下也不能保证成功。确认胎动还会持续一阵,赶忙屏气凝神地打开摄像头,还在动;调成录像,还在动;开始录制,不动了……真令人沮丧!


11/17
石页先生看着电视里低反弹材料(按下去过一会儿才会复原)的广告,突然对着我抖机灵:你的脚以后浮肿了就是这样!低反弹的脚哈哈哈哈!
我:……


11/19
我:这篇文章里说人类为了吃到更肥美的牡蛎,把它们搞成了不孕不育。
石页先生:啊?那牡蛎怎么繁衍后代?有种牡蛎来配种吗?
我:种牡蛎?哈哈哈哈!不是啦,是把四倍体牡蛎跟二倍体牡蛎杂交得到染色体不成对的三倍体牡蛎,就不能繁衍后代了。


11/23
给坡坡买了个体重计,石页先生在调试。
我:归零,归归归归归归归归归归零!
石页先生:高~
我:哈?
石页先生:龟苓膏~


12/29
我:坡坡的眼睛像你,手指像你,连断掌都像你。那到底什么像我!
石页先生(认真思考后):女的。

前天带着坡坡去医院体检回来后觉得有点累,昨天更是感到口渴难耐,头也有点疼,下意识地一摸脑门,好像是烧了。一点半左右量了体温38.9℃,赶紧打电话给产院,说可能是流感,让我去附近的内科做检查,如果真是流感得跟宝宝隔离。我一下乱了阵脚,给坡坡换尿布时想到接下来没法照顾她忍不住潸然泪下,而她看着我,眼神像在说「妈妈你怎么呢,为什么哭了?」,愈发令我心疼不已。 附近的内科四点半才开门,我在慌乱中竟算错喂奶时间,害她饿了四个半小时,也导致她少吃了一顿母乳,无比自责。 我妈和婆婆在家照顾坡坡,我爸陪我去了医院。医生说很可能是流感,做了检查,但结果阴性,说是可能还没发作。因为有脱水症,所以吊了瓶。回家后头疼好多了,退烧药也起了作用。但退烧药失效后体温还是回升了。 体温回升后我问豆哥那你明天是不是可以不上班陪我,他却说不能为了要陪而发高烧。我被泼了一盆冷水,顿时不知道......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