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5字 × 3阅

与朋友们在淀川烧烤

虽说之前参加过一次阪大烧烤、两次wws烧烤(2012年8月27日2012年11月3日),但没有一次需要自己动手,都是日本人准备好烤好以后,我上去窃取革命果实。终于经济系的陈同学和王同学联袂组织了一次由中国人为主的烧烤活动,意在欢迎一年级新生。跟我们私交甚好的马同学邀请了我和薛同学,加上陈同学的一个日本学生(手拉手结对子相互学习语言),也是这次烧烤唯一一个日本人,以及新生4人(两男两女),我们“十人行”完美地进行了本次烧烤活动。

本来这个时候来张照片是再好不过的,可是陈同学不舍得我用他的拍立得,于是直到散会了都没有拍合照。不过我相信开心的回忆会比照片还要持久。

烧烤最花时间也是最难的大概要数初期烧炭吧。碎炭比实炭好烧,不过最厉害的还是强力胶,挤一条在木炭上直接点燃,哗得火就升起来了!如果炭太大,用石头啪嘁一下敲碎就可以了。这天风大,打火机也无法持续火苗,所谓万事开头难,火终于升起来之后,我们便进入了重中之重——烧烤!

陈同学和王同学在前一天晚上熬夜为大家搭配了蔬菜和肉类,并串成串。结果他们忽略了,肉还是平铺着烧容易熟,而且竹签一烤就断,也失去了作用。虽然他们做的都是无用功,但我们还是非常感动。甚至在知道了是无用功之后,连同同情之心一并宣泄了出来。后来陈同学为了弥补损失,还特意又买了铁签回来,信誓旦旦地说这回一定可以了!不过好像没有用上。

刚开始我还帮忙加炭、烧烤,后来薛来了,我就加入了她和马同学的聊天小分队。而新生们则接替了我们继续着烧烤大业。老朋友好久不见聊不完的话题,因此也没有怎么跟那唯一的日本人说过话。只在最后我们把物资送回王同学和陈同学的家的时候,跟他说了句“不好意思啊,都讲的中文”。

看那日本小伙子打扮得像大学生,一问陈同学才发现人家已经工作了。反正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日本男生的装扮蒙骗了,看起来像大学生,过一会儿一个小女孩喊着爸爸追上来的画面我已经司空见惯了。

最后我们在陈同学和王同学的护送下来到了车站,于是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哦,妈都在国内。

之前在学校内网上看到新学期健康检查的招工通知,就试着报名了。说明会那天自己又争取了一下,一共得到四次机会,三次在丰中校区,一次在吹田校区。今天是丰中校区体检的最后一天,我也是今天赶着末班车做完了体检。由于算是半内部人员的关系,一路通关十分钟不到就搞定了。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为学校打工(第一次是做监考助手),但是我第一次“冒充医务人员”而且还有模有样。打听了一下,周围有些保健学科和药学科的同学,难怪白大褂那么专业,跟用口罩材质做成的我们的白大褂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四月九日,打工第一天。我被分配到了测量血压的地方。听起来挺需要专业知识的吧,其实只要动动嘴皮子就好,因为机器是全自动的。但问题是我日语还真不太好。于是在竖起耳朵偷学了其他两个同学的用语后,现学现卖效果很不错! 这天我也碰到过几个中国人,所以在不知不觉就骄傲起来。接着进来了一对男......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