阪大保健中心打工记

@ 二零一三

之前在学校内网上看到新学期健康检查的招工通知,就试着报名了。说明会那天自己又争取了一下,一共得到四次机会,三次在丰中校区,一次在吹田校区。今天是丰中校区体检的最后一天,我也是今天赶着末班车做完了体检。由于算是半内部人员的关系,一路通关十分钟不到就搞定了。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为学校打工(第一次是做监考助手),但是我第一次“冒充医务人员”而且还有模有样。打听了一下,周围有些保健学科和药学科的同学,难怪白大褂那么专业,跟用口罩材质做成的我们的白大褂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四月九日,打工第一天。我被分配到了测量血压的地方。听起来挺需要专业知识的吧,其实只要动动嘴皮子就好,因为机器是全自动的。但问题是我日语还真不太好。于是在竖起耳朵偷学了其他两个同学的用语后,现学现卖效果很不错!

这天我也碰到过几个中国人,所以在不知不觉就骄傲起来。接着进来了一对男生。我一瞅,估摸着是中国人,于是大胆地用中文进行了解说,他们没有任何疑问的表情,只是动作有点混乱和慢半拍。开始测量之后,我站在他们身后听到他们聊的是日语,一下子头顶三道线垂下来。我赶紧转过去道歉说以为他们是中国人,所以用中文解释真的很抱歉,他们似乎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接着我又说了一遍我以为他们是中国人这句的时候,其中一个突然非常坚定得说:不是的!

好吧,不是就不是嘛,干嘛这么凶!

四月十一日,打工第二天。还是被分到了量血压的地方,但同伴都换了。这一天就没有前一次那么轻松了,我终于知道什么叫目が回る了。我的眼睛真的是骨碌碌地转,人也不停地旋转。这边开始测量了,那边又有新人进来,在他脱外套的空隙,查看一下隔壁已经完成的同学血压是否正常,发现超过了最高数值,让他深呼吸再来一次,然后回头跟边上完成测量而站起来的同学说谢谢,让他接着往前接受身高体重的测量,如果是女生请她从左边进去到里面测量。

四月十五日,打工第三天,我的最后一天同时也是丰中校区的最后一天。由于上一次一个老师跟我透露说打工的同学可以一路通关,于是我早早就去了,果然很是宽敞舒服地完成了体检,跟去年那个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这天我还是被分在血压组,第一天一起的男生也在。但我认识的保健学和药学的同学都轮岗轮到不爱轮了,所以我估计“外行人积经验,内行人多体验”。

今天还是非常忙,虽然我有些晕头转向,但在我向某个男生要体检卡而他却直接把手上的手表给我的时候,我还是发现自己是比较清醒的那一个。在我重复了一遍请给我体检卡的时候,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一边准备测量一边说,我这是怎么了,太奇怪了,说着一直跟我道歉。我除了好笑真没什么其他感觉了。但忙碌的日子也因为这个小插曲变得美好了不少。

今天我还碰到了前一天晚上刚认识的住在楼下的印度人。因为昨天风太大,我们家的床单坠在他们家阳台上并且缠住了,所以我风风火火地就下楼了。本以为按照中国人的比例会遇到中国人,所以也没怎么想日语怎么说,结果门一开一个“欧美人”模样的出现了。好在他会说日语,我磕磕巴巴大概解释了一下,害他误会那就是我的晾衣方式,直到我急忙否认,他才重新露出笑脸并且帮我把缠住的床单解开了。我回家一拉,总算把床单给拯救了回来。

虽然平时我日语说不过其他两个一起工作的同学,但有个不懂日语的中国人的出现让我挣足了面子!当时是那个男生在引导她进行血压测量,我刚好走到旁边,听到女生说“我不会日语”。我一瞅肯定是个中国人,但介于之前的惨痛经历我还是先问了她是哪国人。她顿了一下,我才意识到我不该用日语问她,但她似乎反应了过来,蹦了句Chinese,我瞬间喜笑颜开,一副包在我身上的嘴脸,那个男生也很礼貌得说了句“那就拜托你了”就走开了。于是我用流利的中文指导那个女生进行了血压测量,并亲切地送她到下一个身高体重的检查点。

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一天趣事特别多。两个男生一起测血压,一个正常,一个超过正常值。于是正常的男生就吐槽超过的男生说“是不是因为小姐姐在这里你紧张啊”。超过的男生也是各种夸张表达自己怎么可能高血压。于是我赶紧安抚他说没关系,你深呼吸下再测一次。同时心里也在暗爽着,看来我这个小哥哥模样也算有点小姐姐的气质。

大概也是最后一天的关系,碰到好些个新同学和旧同学。听到他们都拿到内定了,我真的挺开心,大家都很努力呢,我也得努力!

这几天下来,我发现我对于这种大致上属于重复劳动,细节处需要应变的工作的适应能力还是挺强的。我找到了自己曾经的八面玲珑的感觉。当然有些时候日语还是会卡住,或者再深入交谈时速度就慢了下来,但我也深深体会到熟能生巧是真理。不够好就是练习不够多,所以我还得更加努力。

因为你是外国人,你的日语没有日本人好,那么其他方面你必须更强才能和他们平起平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