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片段

@ 二零一三

新邻居

每年四月都是搬家的旺季,因为上学上班都从4月开始,所以地点移动频率也比其他月份大。就在我们准备搬走的时候,有一天,电铃响了。从摄像头看出去,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由于偶尔有日本电视台来收费,所以现在我们都比较谨慎,我观察了一会儿,便让豆哥去应门。听到他们啪嗒啪嗒说了几句,然后就是关门声。豆哥拿着一个包装好的盒子进来说:那个人是新搬来的,过来打招呼。

以前在课本上学过,日本人搬家以后一般会和左邻右舍打招呼、送礼物。最常见的是そば(荞麦面),被称为“引っ越しそば”。至于为什么送荞麦面,我查了一下网上有说因为荞麦面有聚集金钱的含义。不过我个人觉得可能是因为“荞麦面”和“旁边”在日语里的发音相同。

之前刚到东京找到房子以后,我还问中介需不需要跟隔壁人家打个招呼,她说无所谓(中介是个中国人)。后来搬到大阪,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十几户,我们更没有一户户敲门的勇气了。所以这次被送礼,我还是感到非常诧异的。心想那个男生不会所有人都送吧。

突然我为自己先前怀疑他而感到惭愧。我推想着他的境况:一个人从乡下考到城里(极有可能就是阪大生),老家的妈妈千叮咛万嘱咐来到城市以后要跟每个人都处好关系。于是他刚到不久,还没来得及整理行李,就去超市买了礼物。也许他为送什么也烦恼了很久。送吃的可能不合口味,送用的太贵也买不起。他最后选择了洗衣粉。结账的时候拜托超市员工简单包装了一下,又拐到百元店买了贺卡,一封封插在包装好的礼物上。他鼓起勇气按下门铃,没有回应在犹豫是否要再按一下,但怕烦扰到别人反而适得其反。于是他在门外又默默地等了一会儿,迎接他的大多是疑惑的表情,这让他对城市里人们的生活方式起了疑虑。

现在我还能回忆起他在门外等应门的表情,单纯里夹杂着些许惶恐。我为自己的怀疑感到不安,我不希望自己变得太复杂。

电车里微笑的阿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坐在早班的电车上,我已经没有了对新一天的期待。我意识到自己失去了干劲,我望着飞快滑过的风景,心情有些低落。早晨的阳光很好,起码这一点还能弥补一些,我环顾了一下车厢,大部分都在安静地看手机。突然,眼角撇到一个画着精致的妆的阿婆,想必这位阿婆的生活挺有质量。阿婆气色很好,阳光透过窗户从她的头顶上一泻而下,就像阿婆散发着光芒。我不禁又瞄了一眼她,只见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透着矍铄的光芒。我突然就给怔住了。我被阿婆的笑容融化了。我意识到在这么好的天气里还是闷闷不乐的人简直就对自己太苛刻!我调整了心情继续望着窗外,脑子里开始构思今天的计划。

日野的工作态度

最近的一次制作组会议上,轮到日野发表一分钟讲话。日野说最近公司工作很多,大家都要注意身体,不要加班太晚。他说他发现在加班这件事上日本人和外国人有着不同的观点,而不同的观点来自于各自看重的东西不同。日本人是出了名的爱加班,就算晚上没有工作也要和同事出去喝两杯再回家才算好男人。这是因为日本人更注重集体,所以爱公司胜过爱家庭。另一方面,其他同事在加班自己也不好意思先回去,这也是重视集体的结果。而外国人,比如欧美人则更喜欢享受家庭生活,所以他们把工作和家庭分得很清楚,下班就回家陪家人,周末也不会来公司加班。日野说到这,问我,中国人是哪一种呢。我想了想说,中国人也会碍于面子即使先做完事情也不会先回去,但平均加班时间还是比日本少的。如果是我,我更看重家庭,而且希望工作和生活能够分开讨论。日野听了点了点头说,对,这就是外国人的想法了。“但是对于我,”日野说着比划了自己一下,“我也尝试过早回家,但是心里却不安宁。到了9点我会想那个案件怎么样了,想回公司处理。”

“并不是说所有人都不喜欢加班,这还是因人而异。像陈桑在上班时间把事情做完到点就回家也很好。但我就不行,即使是周六我都很想打开邮箱处理工作,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对于我来说加班反而比不加班更安心,所以我选择加班。”

听了日野的讲话,我强烈感受到日野对于这份工作的热爱,只有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才会每天早早就起床迫不及待地开始工作,连休息时间都不愿意浪费。对于日野来说在工作的状态更胜于什么都不做的状态,所以他享受自己的这种状态,享受自己的工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