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毕业旅行之台湾 (6P)

@ 旅行

虽然在中国毕业旅行很难成行,但我也好运地在高中毕业时去了一趟武夷山,又在大学毕业时全班去了张家界。既然重要的毕业一次都没落下,研究生毕业当然也不例外。由于我比石页先生早一年毕业,所以我可是等了一年才盼来了这次旅行——台湾。于是2015年春天(3月4日~3月8日),趁着石页先生毕业之际,我跟公司请了假,我们一起去台湾玩了几天。

话说办理入台许可的时候有个小插曲,我跟窗口的工作人员起了争执,因为太气,所以后来跑去找日籍工作人员,结果他还是让我去原来的窗口。石页先生见状便把我按下,自己完成了接下来的手续,这才顺利拿到许可。因为这件事我对台湾的印象大打折扣,觉得很可惜。也意识到自己在外的一举一动牵扯的东西大过想像,更应该好好做人做事(←三观好正)。不过再怎么样影响心情总是不合算的,所以我们还是开开心心地启程了。

清境农场
整个台湾之行最舒心的一刻

3月4日中午,我们乘坐廉价航空飞往高雄。入住青年旅社后向店员打听附近可玩的地方,她很吃惊我们的“高雄入台北出”路线。我心想,对高雄有点信心嘛!随后依照她的建议租了脚踏车,先在附近吃了红豆刨冰,然后跟着一大群小绵羊和机车在码头等轮渡,坐船到旗津岛。这种让人感受到生活于斯的体验总是让我开心不已。这天的天气阴沉沉的,却也看到了一些夕阳。

回西子湾时已经天黑,于是我们改去国立中山大学(原来想去哪儿来着?),穿过隧道来到久违的校园,气派的管理学院和机电大楼,黑漆漆一片,只能感到越来越高的地势。校园里不时有三五成群的学生们围着聊天,或者骑着车谈笑而过,这可是最好的年纪啊。我们停了车随意逛逛,建筑们很有历史感,中庭在月光下显得有些阴森。

隧道和小巷
通往国立中山大学的隧道 & 充满当地特色的朴素小巷

还了车,我们到六合夜市解决晚饭。鱼丸汤、空心菜、鸡排、鸡心、甘蔗汁、无骨鸡爪,不禁感到夜市简直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在日本憋屈了好几年的我们敞开怀抱大吃了一顿后,满足地回青旅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退了房,坐高铁去台中。中午前到达清境农场,在游客服务中心寄存好行李,便赶忙去吃午饭。坐车到青青草原看了马术秀,合影的时候被又像蒙古人又像原住民的驯马师强扭着,跟马来了个“亲密接触”,满脸口水洗了好久。最开心是在鹊桥,观山牧区最高地,玩了很久全景拍照。更多时候是蹲在山顶远眺,感受惬意的淡季山地。晚上回游客中心吃了炸排骨饭,夜游小瑞士花园时巧遇成群睡觉的野鸭和护犊心切的白鹅。

清境农场
登高望远

拿好行李联系了民宿的主人,他们开车来接我们回家。是一对年轻的情侣,听说我们是从日本来的,便打开了话匣子不停称赞京都。在得知我们明天仍准备去清境农场后,便建议我们改去日月潭。想想也好,毕竟我从小就会的儿歌主角还是值得去看一看。

于是第三日一早,我们便到日元谭游湖一周,在玄光寺码头吃着金盆阿嬤的香菇茶叶蛋,听着路边的歌手演唱《高山青》。下午我们返回台中市区,前往超有名的逢甲夜市。做攻略的时候看到台湾内部夜市排行逢甲位列第一,在知晓了它靠近逢甲大学以后就完全明白了。总之长大了才发现,学校边上的东西都是最好玩最好吃的。在比昨日六合夜市更生猛的一轮攻击之后,我们打着饱嗝乖乖等着从苗栗赶过来的阿姨和姨夫。

日月潭
“蔗糖甜啊稻米香,日月潭呀好风光。”

当年我外婆的哥哥去了台湾,于是就有了我阿姨。现在外婆的哥哥过世了,阿姨仍会时常回来看我外婆。因为这次的台湾之行会经过台中,于是我爸帮我联系了阿姨,阿姨二话不说就让我们住她家。顺利汇合后,姨夫带着我们去休息站看夜景买点心,隔天阿姨更是亲手磨了豆浆给我们喝,还准备了水果买了蛋饼做早餐。要知道这些都是在日本吃不到的啊。虽然我们在台中只停留了一天,接着要去台北,但毫无疑问,因为阿姨和姨夫,台中成了我心中最温暖的城市。而之于石页先生,还要加一项逢甲夜市呢。由于台湾的饮食习惯跟我们的家乡福建非常相近,吃的东西也很一致,所以有种回家了的感觉。石页先生更是放出“狠话”,旅行中什么都不在乎,只要吃得好!

在日月潭眺望远山
在日月潭眺望远山

回日本的前一天,我们暴走了台北市:西门町、台北总统府、诚品书店、台湾大学;也吃了一大圈:建宏牛肉面、陈三鼎黑糖青蛙鲜奶、士林夜市、饶河街观光夜市。其中牛肉面和青蛙撞奶给我的印象最深,有机会还想再吃一次。我们还在台湾大学里看到一只巨大的鸟在吃蚯蚓,真的是巨大,忽而觉得台湾大学环境真好,心生羡慕。于是有感而发对石页先生说,我好像回学校。然而他一句道破天机:你只是想回到学生时代罢了。

其实说学生时代也不准确,应当是果子将熟之时。


摄影合集201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