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

本篇对话体式小说写于2017年8月3日,约4700字,首发于旁趣 App。


男:我们来玩笔仙吧?
女:啊,就我们俩?
男:是啊,你不是说最近有烦恼想倾诉吗,不应该越少人知道越好嘛。
女:也是,不过也不必真的找个不是人的吧。
男:你不是胆子挺大的嘛,怎么……?
女:切,我……我是怕你害怕好吗!
男:别装了,再说了笔仙是你的前世,有什么好害怕的。
女:嗯……不过你不是一直都不信这些的吗?
男:谁让我是个为你两肋插刀的“好朋友”呢。
女:是是是,行吧,那要怎么开始?
男:你看,我装备都带来了,来,摆上。

准备就绪。

女:哇,有点小紧张呢,这样握着你的手对吗?
男:对,注意,手肘不要靠在桌上,不然就不灵了。
女:好的,呼~开始吧!
男: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你若与我有缘,请在纸上画圈。
女:啊!动了!它画了个圈!
男:嘘,别太激动。
女:咳……请问你是我的前世吗?

笔径自写出了“是”字。

女:天呐,没想到这位笔仙会写字。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笔:岳……然。
男:名字还挺好听的。请问你是做什么的?
笔:教……书……先……生。
女:啊难怪字写得这么好看。请问您为什么……
男:等等,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这个问题问不得。你还是抓紧问你自己的问题吧。
女:哦好的。岳先生,我最近喜欢上一个男生,但他对我不理不睬,我该怎么办?
笔:别……处。
女:什么意思?
男:我想他的意思是让你放弃这个男生,而转眼看看周围的人,说不定有喜欢你的人你却不知道呢。
女:是吗?

男子对她眨了眨眼。

笔:他。


男:都收拾好了,你别想那么多了,今晚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女:嗯。

男子离去。

女:不行,我还是得问清楚。岳先生,应该还没有走远吧?

女子重新开始准备。

女:笔仙笔仙,你若还未走远,请在纸上画圈。
笔:○
女:请问是岳先生吗?
笔:是。
女:不好意思,刚刚送走您又把您叫了回来,不要紧吗?
笔:无妨。
女:岳先生是生在什么年代的人呢?
笔:一九二零 。
女:在那个年代,想必是很有文化的人吧?
笔:不敢。
女:对了,我想问问您刚才的“他”是什么意思?
笔许久未动。
女:您知道他喜欢我?
笔:是。
女:其实,我也不傻,我是知道的,但是我对他没有那个意思。

女子和岳先生聊到深夜,她觉得这种体验很神奇,像交了一个知心朋友,但永远不会被人夺走,或是泄露秘密。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男:你昨天没休息好?
女:嗯,那个,我有话想跟你说。
男:怎么了?
女:我现在不喜欢那个男的了。
男:是吗?那……
女: 我暂时想一个人待着,就当给我点时间让我跟这段暗恋告别吧。
男:好,不过你要记得,无论如何,我都站在你这边。
女:谢谢。

晚上

女:岳先生,我还是没法直接拒绝他,他真的太好了,有时候我甚至想,要不就将就了吧,毕竟我也不年轻了,可能再也等不到比他对我更好的人了。
女:岳先生,您有爱人么?
笔:有。
女: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笔:善良,懂事,可爱。
女:那您一定很幸福吧,可以跟相爱的人在一起。
笔:是。
女:真羡慕您呐。哎,我何时才能找到这样的人呢?
笔:首先你得学会拒绝。

几日后

男:你最近怎么都不回我信息?
女:啊,没注意,上班太累了。
男:要注意身体啊,不过看你的自拍气色好了很多。
女:是啊,走出来了吧?
男:那周末要不要一起去露营?我哥们儿几个都会带女朋友去。
女:好,正好我也有事想跟你说。
男:什么事?
女:到时候就知道啦!去上班了,拜。


男:来来来,大伙儿注意一下,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女朋友。
女:有病!
男:没趣!
女:算了,看你平时对我那么好的份上。
男: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女:你在说什么?
男:罢了。
女:欸你怎么生气了?别气了,咱们来玩笔仙吧!
男:有什么好玩的,你还真信啊!
某哥们儿女友:笔仙吗?我信我信!大家一起玩吧!
男:哎……无知。

众人: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你若与我有缘,请在纸上画圈。
某哥们儿女友:不知道会叫出谁的前世呢?
女:一定是我的。
男:你在说什么?
女:这就是我今天想跟你说的事。

女:岳先生你还记得吧,上次我们玩笔仙的时候叫出来的我的前世。
男:不是,你……
女:他让我不要着急等待对的人,但首先要懂得拒绝不对的人。
男:你,你真是……要我说你什么好!根本没有这个人,还是鬼,都无所谓,反正不存在!
女:我知道你原本是不信这些的,但是那天我们一起经历了不是吗?
男:天哪……是我不好,我骗了你,那个岳什么然的破先生,是我为了让你对暗恋死心而编造的!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跟你玩笔仙,你以为他为什么在关键问题上倾向于我?!你难道一点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一点点都没感觉到吗?!我等到你失恋又开始暗恋,你还要我等多久,等到你结婚吗?!

众人哑然。

女:可,可是……岳先生他,之前……后来,聊天……
笔:你们好呀。


男:你,你是谁?
笔:你的前世啊。
女:岳先生,您不是我的前世吗?
笔:当初念咒语的可不是你呐,小妮子。
男:他不是岳先生,岳然这个名字是我编造的。你到底是谁?!
笔:像你这样年轻气盛的人我可见多了,以为笔仙真的不存在么?哼,我看着你自导自演的好戏,就配合着了,还以为我真拿你没法儿啊?
男:你还没回答我你到底是谁。
笔:我说了啊,我是你前世。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于我是没有任何损失的。倒是你自己,掂量掂量跟我说话的态度。
女:你还是别惹它了,不是说笔仙会缠着人吗……
男:你少吓唬我,我又不傻。
女:如果您不是岳先生,那您为什么还跟我聊天?
男:什么?跟你聊天?
笔:哦,她私下请过我几次,虽然我是你的前世,但她可比你虔诚多了,我当然选择跟在她身边。
男:你神经病呢吧你!
女:不许你对岳先生这样粗鲁!
男:你也是神经病,一对神经病。
笔:小妮子,还好你没找这个男人,我怎么跟你说来着。
女:您果然是对的呢!
男:够了!

男子起身离去。

笔:看来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他还小看我啊。


女:什么?好,我马上过去。
男:你说你来就来吧,还带什么果篮啊,多俗啊。
女:行了吧你,都躺病床上了,就别贫嘴了。
男:诶,你说,是不是那个笔仙缠上我了?不然我怎么会这么倒霉呢,这都住院了都。你后来好好把它请走了吗?等等,它现在不会就在这里吧。
女:你别疑神疑鬼,不关笔仙的事儿,你就安心养病吧!我走了啊,出院了再来接你。
男:哎……都怪我,硬要跟你好,摊上这种事。我昨晚都想通了,咱们不能在一起就不勉强了,我祝愿你尽快找到另一半。
女:哎哟,开窍了嘿,托您吉言,我会努力的!行了,我走了。

某哥们儿:诶,你也在这,这么巧!
女:啊,是,我看完了,我先走了。
某哥们儿:好,再见。
男:你来啦。
某哥们儿:啊,怎么样了?
男:她信了。

男:没想到她竟然想出这种办法来骗我,看来她这是知道了实情想报复我呢。
某哥们儿:露营前一天她突然联系我们,说要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是个“惊吓”。当时我们都被这神奇的展开吓傻了,智商集体下线,被她利用了,哎。
男:你们也是好骗,她说让笔仙写出“祝你生日快乐”我就会开心,你们竟然也信?
某哥们儿:兄弟,真对不住。所以这病房就是我们给你的补偿了,怎么样,单人房住得还舒坦吧?
男:不错。
某哥们儿:接下来怎么办?
男:既然她相信我已经放弃她了,那她的戒备就会放松许多,我继续从朋友开始努力吧。这次看她还怎么拿笔仙说事儿,这世上哪有什么笔仙,不过都是骗人的把戏!我骗完你,你再来骗我。


女:岳先生,您现在写字流畅了许多呢。
笔:不瞒你说,我感觉自己好像具象化很多。
女:什么意思?我倒是觉得您握笔的力气越来越大。
笔:你试试看把手松开。

女子疑惑地缓缓松开双手。

女:这……笔自己立在纸上了!
笔:我握着呢。
女:我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了,是手!!!


男:来了来了,谁啊,轻点儿敲。
女:岳先生,那个笔仙,他现形了!
男:你在说什么,怎么胡言乱语的?
女:我没骗你,现在不用咒语他就会自己出现,刚刚还握着我的笔直接在纸上写字!我还看见了手,对,是手!
男:好好好,别慌,来先坐下。

男:我就跟你坦白了说吧,我知道上次露营时笔仙的事儿是你跟大伙儿合起来骗我的,所以你不需要再继续演戏了。
女:什么大伙儿,什么合起来骗你?
男:你以为他们是谁吗,是我的哥们儿,他们都跟我说了实情了。
女:你还好吧?
男:啊?
女:那天去露营的只有我们两个啊,你不是跟我说你哥们儿都没空吗。
男:我们大家不是一起玩了笔仙吗?
女:确实玩了笔仙,但是只有我们俩啊。
男:等下,后来我住院你来看我那次你记得吗,那谁,你碰到了吧,你不是跟他打招呼了?
女:啊,他不是也来探病的吗?
男:对啊,就是他跟我说的,你利用他们几个来骗我停止追求你。所以我就又联合他们装病来骗你,让你相信我对你已经死心了。
女:装病?
男:对,我没事,病房是他们帮我准备的。
女:你不记得你露营当天摔下山坡了吗?

女:露营当天我们在车站集合的时候,你跟我说小伙伴们都来不了了。我想这大概是你想跟我单独约会的借口,也就没说什么,因为那天我也正想跟你好好聊聊这件事。后来我提议玩笔仙,因为想把岳先生叫出来让他帮我拒绝你,因为我实在说不出口。你听完以后就默默转身离开,我想着应该让你静一静便没有跟上去。随后我听到嘈杂的树叶声,循声找过去发现你滚到山坡下面了,好像是滑了一跤。之后你昏迷了很久,直到我接到电话,说你醒了,就赶紧去看你。
男:那我跟大伙儿介绍你是我女朋友的时候呢?
女:我当时也觉得奇怪,你为什么突然搂着我对着树林大喊。
男:按照你的说辞对照我的记忆,我从进山开始就不是我自己了。直到那天在病床上醒来,我才真正回来了。对吗?
女:我不知道。
男:不对,我在病床上的时候跟我哥们儿讨论骗你的事,这么说也是幻觉?
女:……
男:你刚刚为什么急急忙忙来我家?
女:啊!是岳先生!
男:看来我这次不信也得信了。


笔:你们已经知道了吧。
男:你真的是笔仙?
笔:那一跤没有摔死你还真是奇迹。
女:你不是他的前世吗,干嘛要害他?
笔:谁说叫笔仙叫出来的一定是前世?我在人间徘徊了多少年,终于有机会可以重生,正合我意啊。
男:你重生跟我有什么关系?
笔:当然有关系了,只要是人类,特别是愚蠢的人类就行了。比如你那哥们儿。
男:你把他怎么了!
笔:哎,我的这双手啊,总算看起来像点人样了。
女:在病房的时候你没有看到幻觉,因为我也见到他了,看来是岳先生搞的鬼。
笔:哎哟,真是聪明的妮子啊。对,是我附着于他,既能骗过你,又能助我吸收阳气,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呢。要是当时你直接摔死了,我也不用费那么大力气啊。
男:切,你太天真了,我有主角护体神功,怎么可能死。
笔:那就来试试呗!
男:你要做什么?
笔:既然我是大魔王,就在杀你之前先解释一下来龙去脉好了。

笔:你们在第一次玩笔仙的时候召唤出了我,我知道你在演戏,于是将计就计,看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回去后,她再次召唤了我,我发现她对我很依赖,因为信任我。于是我想何不趁此机会让自己重生,于是我怂恿她跟你再玩一次笔仙。在山上的时候,其实你们俩看到的都算幻觉,也都不算幻觉。因为它们并没有真实发生,但内容都是对的。也就是说,我确实不是岳然,也不是什么教书先生,所有你们掌握的关于我的信息都不是准确的。不过我也没必要跟你们说得那么清楚,反正你们在我的力量面前也是无能为力的。既然你们选择召唤了我,就得承担之后的一切责任。做好准备吧!我会用笔刺穿你的胸脯,你可以在弥留之际感受到与我的融合,这可不是人人都有的福利哟。
男:那你的手怎么办?
笔:什么手?
男:你现在不是有手吗,这样可以跟我融合?况且这手还不是我的。
笔:这确实是个问题耶。
男:要不你还是先把手去掉,你这手也是自己吸收阳气胡乱制造的,怎么的也没有我这原装的手好啊。
笔:对啊。哎呀,不过我没学过怎么取消形成的部位。
男:我来帮你吧,来,手给我。

男子说着将笔一把夺过,拗断了。

女:你……这样就送不走他了啊。
男:对啊,这样他就逃不掉了!

只见那双手疯狂地在纸上拍打着,像要找笔写字一般。男子拿起打火机,将纸的一头点燃,扔进了洗手池里。火焰迅速吞没了纸张,雪白的陶瓷留下了乌黑的烧痕。

男子正要开水龙头放水,女子却突然跳起来一手抓起还滚烫的灰烬放入嘴里。

男:你干嘛?
女:原来这样就能去掉我的手啊。哈,有个女子的身体也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