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中华街

2,519字 183阅
坡坡 at 神户中华街

这篇文章的更新纯粹是为了贴这两张照片。虽然作为摄影作品差口气,但又确实很值得留念,所以不甘心只放在谷歌相册里,就贴上博客了。博客真是个好地方!

自从换了iPhone 14 Pro,广角摄影就香得不行。很多普通场景切成广角模式就特别有感觉。原本拍摄这类场景我都是用全景竖拍,但小孩多动,很难拍到正常的人物,所以大多用来拍摄风景。

这两张照片来自于上周三的夜晚,摄于神户中华街——南京路。11月23日是日本的公众假期——勤劳感谢日,类似于劳动节?但天公不作美,一整日都没法出去玩。傍晚终于憋不住了,我提议坐公交车去元町商业街逛逛,反正那里有遮挡不怕淋雨。于是说走就走,我们穿好雨鞋带好雨伞,浩浩荡荡出发了。

顺利坐上巴士,一路向西。坡坡看着窗外风景说这条路她见过。我回答是呀,因为之前我们去三宫都是走的这条路,名字还挺骚气,叫Flower Road。到站后,因为距离饭点还有些时间,我便拽着豆哥和坡坡陪我去百货店买洗面奶。之前小F给我列了个洗面奶推荐列表,终于家里的洗面奶用过半了,我按捺不住想要快点尝试的心情,立刻决定买起来!

买好洗面奶,又在百货里随便逛了逛,出去的时候发现雨停了。豆哥说要不去中华街吃晚饭吧,我们都举双手赞同。好久没认真来趟中华街了,毕竟就真的基本只有一条街,浓缩的精华,很快就逛完。我们本来想找家饭馆,结果坡坡很难抵挡住周围小吃的诱惑,反正不饿,我们决定就用各种小吃填饱肚子。坡坡非常激动,边走边吃,吃了熊猫豆沙包、北京烤鸭、烤饼、炸虾球,当然最爱的还是草莓山楂,因为够甜!我也忍不住买了一串,我们就蹲在摊位边儿的空地上一阵猛吃。结果我吃不完,分了一点给豆哥。坡坡倒是一点一点全吃干净了,吃得糖水到处乱滴,衣服红了,她的小嘴也红红的,煞是可爱。

吃饱喝足,我们仍是坐公车回家。神户入秋后经常妖风阵阵,所以体感温度总是低一些,我就不太愿意骑自行车了。公交车又温暖又舒服,已经成为了我出行游玩的指定用车!

好久没有这么及时地更新日常博文了,真要多亏从Elizen那里偷师到的「每天拿出固定时间写东西」经验谈。现在我的生活排得太满了,一句职场妈妈大家应该就能理解。要工作要陪娃,我还硬要抽空健身,所以很难再拿出一个人的时间了。思来想去,就只有晚上娃睡着之后的me-time了。可不说娃睡了我还醒着本就是个例(她最近越睡越晚,我却越睡越早),能起来也总是很难控制自己干点儿“正事儿”,毕竟「劳动了一天,多么辛苦呀」。于是我干脆“将计就计”,陪娃睡到清晨,早上起来写博客。虽然娃晚上睡得熟,我更有安全感,但晚上也容易越弄越晚,因为基本上意志力已经去睡了,不在我脑子里。相反的,早上起来总是能“轻易”开始写博客,虽然因为怕娃醒来看不见我而过于早起,我现在都是靠在床头写在手机记事本里,但等有时间了开电脑一顿不到十分钟的操作便能出一篇图文并茂的博文,还是非常有效率的。而得益于FarBox和Dropbox的强强联手,纯文字博文我可以直接用手机搞定。

上周被坡坡传染了感冒,不仅我,豆哥也栽了。跟公婆视频,公公拐弯抹角说我们抵抗力不够强。我也没反驳,毕竟解释完还得面对新一轮的“嫌弃”。豆哥是因为一直很晚睡,他最近回来得早,陪完我们也需要me-time一下,晚上就容易沉迷。但他比我好多了,一两点能睡下,我经常会搞到三四点,甚至清晨,所以这也是我不敢轻易熬夜的原因,倔啊。大概也是因为他得早起上班,毕竟回来得早也就说明得早出门,通勤时间摆在那儿呢,再怎么flexible总的工作时间不能少呀。所以长期有点睡眠不足吧,周末能用午觉和懒觉补一点,但也是杯水车薪了。而我,因为正好前阵子加大了训练强度,连着两天有氧,身子比较虚弱。又总是跟坡坡几乎时时黏在一起,她老对着我咳嗽强力发射病毒,我一个没扛住就栽了。

刚开始喉咙很痛,家里父母以前带来的泰诺吃完了,我跑去药妆店买了广告上看到的感冒药,很有效,喉咙一下不痛了,下次还吃你!我特意买了四日份,分给豆哥吃,每人吃两天,基本好了。可是这次的病毒很会让人咳嗽,咳着咳着我的「咳喘息」就复发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翻译,大概就是哮喘的一种低阶版。我吃了两种止咳药,没用,晚上一直睡不好,我整个人怨气很大。这周二休息我冒雨跑去老远的呼吸科看病,医生看了病历说了句「好久不见」给我整笑了。上一次咳嗽一直不好还是一年半之前,辗转了家附近多家医院一直没好透,于是决定去更专业的呼吸科看看。虽然远了点,但好在还是有地方看病的。拍了片排除肺炎,之前在别家医院做过新冠检测排除了新冠,又做了肺功能测试,说可能是「咳喘息」。总之按照这个病治疗了一两个月,好了。好了就行,我也没太放在心上。

结果这次又是咳得夜不能寐,我心里隐隐担忧。还是拍片排除了肺炎,因为没有发烧也没被怀疑新冠,听了症状以及我的“前科”,医生就说按照哮喘治吧,吃一周抗过敏药,吸个激素,看看效果再来。其实周一白天去上班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感冒好差不多了,甚至想着周二不用老远去看病了。结果晚上又咳得我怀疑人生,周二一早看着窗外的鬼天气我还是决定得去一下。周二晚上,我没吃药坐在床上准备睡觉。豆哥问起,我表示没觉得想咳嗽就想着能不能试试不吃药。话音刚落,气管里一阵骚动,我没想到打脸来得如此之快,立刻起床吃药。吃完药照例聊了会儿天,我困得不行。本以为睡了一下午晚上应该不困,也不知是药效还是我隐隐觉得今晚能睡个好觉了,我很快进入了梦乡,一觉睡到大天亮,神清气爽!

睡好觉真的太重要了,我两行热泪,久违的幸福感涌上心头。之前我查到过,说一般的止咳药对「咳喘息」没用,想想我吃了两种止咳药一点用没有,吃了医生开的抗过敏药一下好了,看来真是哮喘了啊。我很好奇,我年轻时没有啊,问医生,医生说可能会随着年龄增长……好的我知道了。又问有啥预防措施么,医生回我,尽量不要感冒。我……行叭。

总之,病情稳定了,我心情也稳定了!坡坡早好了,豆哥还有点咳,老觊觎我的药。我说我这是激素不能乱吃,他便不敢了,好好睡觉胜过一切。我说你能睡就没问题,关键他不睡,要me-time。我表示十分理解,因为这也曾是我非常纠结的地方。现在因为时间被匀来写博客了,这个难题顺带被解决,也算个附带惊喜了。当然,完全不放松在我看来也是没有可持续性的,所以我还是那个二八法则,工作日好好努力,周末好好“作死”。

因为有固定时间写博客,我陪娃的时候也没那么多心思了,自己也轻松,娃也陪得好。现在因为隔三差五休息,我的自由时间很多,整个人非常和蔼可亲。明年开始又要恢复一周五天工作了,希望我能快快适应新生活。转眼年底了,好快,不知道今年的博客任务能否顺利完成。总之能写一篇是一篇,我还是爱写博客的,其他的顺其自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