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4字 × 0阅

本故事纯属虚构

师:这次是一次特别难得的机会,但有人之前还说不想参加。(边说边“看着”我)
生:不是不想,是不能。得到这次机会时我身体不好,所以就无法参加了。
师:这说明你的决心还不够!
生:可是身体不是比较重要吗?
师:……又不是得绝症,有什么不能的?
生:第一,您怎么知道我得的不是绝症?
第二,若是身体不好,既然不能很好的工作,还不如把机会让给有能力的人,这样不是更好吗?
师:……那你平时怎么不好好锻炼,身体会搞得这么差。
生:这又不是我的错,是没时间!我算过了,我每天有355min(≈6h)在上课,约7h在做作业,约7h睡觉,我还要吃饭,洗澡,休息,还有什么时间运动啊?我很喜欢运动啊,我也很无奈,按照您们给我们的思想,我们是不该把学习时间花在体育上的。
师:……

我姓季,叫奉爵。从小就跟着我娘生活在静谧繁华的江南大城市,这里是一片温柔水乡,这里的每个人都那么温顺、和气,包括我娘和我。小时候娘就不断地对我说,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所有人,不论他对你好或不好。你要记住他们的好,忘掉他们对你做的错事。 每天傍晚,娘总会站在桥头,映着残阳那微红的光,拿着她的剑端详,从我记事开始,我便一直见到娘总是带着剑,就好像她的影子,寸步不离。但每次我想问或想看看时,娘都笑着拒绝了我,那笑容是那么迷人,令我眩晕。娘从没拔剑出鞘,至少我没有见过,所以我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干什么用,而娘的婉拒也更增强了我的好奇心。终于有一天,我抓到了机会。在我十六岁生日那一天,我想叫娘一起过生日,于是我到她房间找她,但她不在那里,这时我看到了倚在床边的那把剑,我又喊了几声娘,还是无人应答,于是我决定现在就一窥其真容,我缓缓地移动着脚步,心也一点点悬起,当我靠得足......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