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四) (16P1G)

4,006字 115阅

前情回顾: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三) (10P2G)


在路上
在路上

即使每天只活动几个小时,仍旧有写不完的东西。这样高密度的生活,恐怕只有在旅程中才有机会体验到。还是那句,照片缓慢更新中

1月2日 伊纳里→希尔克内斯

前一晚跟房东Esko约好早上7点来拖我们的Cabin回大本营,因为预定了八点出发前往挪威的希尔克内斯。如果没有特殊要求,一般情况下他们是八点来拖。顺便地,也拜托他们早些准备早餐,后来才知道早餐都摆在那里,随意取食。为了不在他们来接我们时还在慌张地穿衣服,我们六点多便起来收拾行李做好准备。到大本营后洗漱化妆吃早餐付钱,因为Booking.com的bug,“不明真相”的芬兰小姐姐把钱算少了,我跟她解释了以后她由衷地感谢我们的诚实,我也感到一阵自豪,好像为中国人的名声做了一点点贡献。看事情都差不多了,芬兰小姐姐便出发去拉其他客人了,我们则坐在大本营中等待来接我们去挪威的小巴。这是我在穷游上看到的攻略里介绍的挪威本地的一家旅游公司Pasvikturist AS所提供的接送服务,在这大雪封山的季节,能找到交通方式真乃谢天谢地,另一方面也深深体会到自驾的可贵。我们预定了从伊纳里去希尔克内斯的交通和帝王蟹大餐活动,两个人合计7800挪威克朗,约823欧、6400元、107000日元,这物价太恐怖了。如果能够四人成行会便宜一些,所以穷游上也有很多求拼车的。

伊纳里湖上的朝霞
伊纳里湖上的朝霞

预计八点来接我们的小巴迟迟不出现,等了十分钟开始有些着急了,害怕把我们遗漏了,于是想借大本营的电话打给旅行社问问情况。但会英语的芬兰小姐姐出去了,大本营里除了我们只有一位芬兰老太太,估计是房东的母亲。我想当然地以为她也会说英语,于是把打印出来的旅行社行程单给她看并问她借电话。没想到我们无法沟通,在她终于有点明白我的意思我也准备拨电话的时候,小巴出现了,我们如释重负。我们感谢了芬兰老太太,同时也觉得她很可爱,虽然理解不了我们的意思,却能看得出来很想帮助我们。而且因为我们靠得很近,我能听到她在每句话停顿的中间发出一种老年人特有的咕噜声,像极了我的外婆,顿时对她亲切感倍增,也意识到不分地域不分人种,老奶奶们都是一样的,突然觉得很温暖。

告别了芬兰老太太之后,我们上了小巴。车上已经坐满,原来我们是最后一批客人。后备箱也已经塞满了行李,司机小哥不苟言笑,一边压着半边车门防止箱子们掉落,一边喊石页先生往上怼我们的行李箱。但最后也只是塞进了大箱子,小箱子则带上了车。

再见芬兰
再见芬兰

终于出发,此时已经近八点半,但外面仍是漆黑一片,看起来像是深夜逃亡。小巴在黑暗中飞驰,迎面有车驶来时双方都会关掉远光灯,擦身而过后再开起来。三个小时的旅程中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小巴沿着伊纳里湖一路向北,我们有幸看到了夹在云层中的朝霞。在最爱的薄暮色中我内心平和喜悦,对于极光的执念似乎少了一些。中途我们在芬兰边境的超市边停下休息了十五分钟,看到了传说中的炸排骨。石页先生因为上火对此并不感兴趣,我也作罢,想着到了希尔克内斯再吃顿好的。继续上路后没多久就过了国境线,好运气地恰巧录了下来,像是一座桥。再过去不远就到了边境哨所,弄了很久才放行。进入挪威境内后风景突变,从茂密的森林变成稀拉的山头。石页先生用谷歌地图看到国境两侧的极端景象,猜测是芬兰人民沿着国境线种树了。

芬兰与挪威的边境线
芬兰与挪威的边境线

入境挪威后没多久我们便顺利到达旅馆,但由于入住时间是下午两点,于是我们寄存了行李后便到镇里走了走,顺便觅食。逛了一圈总算找到了家吃亚洲菜的,点了青椒牛肉和炒米粉,还加了罐可乐。因为在中国日本芬兰喝的可乐口味各不相同,当喝下Coca-Cola Classic的时候那种满足感简直无以复加。石页先生嘬了一口可乐感叹道,如果以后有机会来北欧生活,选择住处的时候一定要考虑附近是否有中餐馆,抑或亚洲食材商店。我摇了摇头说,食材全是冷冻的,不新鲜。接着我们对看了一眼,同时发出感慨——日本真好。每次出国都会发现还是日本好,太可怕了。

挪威峡湾一角
挪威峡湾一角

吃完饭我们回到旅馆大堂休息,两点一到马上排队办理入住手续,结果刷卡付款的时候被告知需要PIN码给我们整懵了。输了两次都是错误,万般无奈下正准备给信用卡商打电话,石页先生聪明地解释了一句「日本信用卡不使用PIN码」,前台小姐姐一个明白了的眼神说试试看,然后就成功了,我一头雾水。当我们这边的焦头烂额刚结束,就听到隔壁柜台的两个澳洲人(护照封面有袋鼠)和前台发生了冲突,因为房间还未准备好需要再等一个半小时。他们态度凶狠地撂下狠话甩头就走,前台小姐姐也无可奈何地生着闷气,但好歹专业,迎接下一批新西兰游客(护照封面有银蕨)时已然调整好了情绪。此时我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东方人真是有礼貌,不过这种性格差异也是各有利弊。

希尔克内斯小镇上的橱窗
希尔克内斯小镇上的橱窗
温暖的灯光点缀着远处的房屋
温暖的灯光点缀着远处的房屋

回房之后看着距离五点的帝王蟹大餐活动还有些时间,于是生着病的石页先生便跑去睡觉了,我也在补完日记记完账整理好之后设了闹钟钻进被窝里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雪上竞走比赛(?),看着就手臂酸痛。不一会儿我也犯困了,但没睡多久闹钟就响了,于是俩人精神饱满地出发了。

五点过一点,大巴来接我们了,上车看到一起坐车从芬兰过来的一家四口,后来知道他们住在Thon Hotel,跟我们住的Scandic是镇上唯一两家比较好的宾馆了。到了Snow hotel上来两个中国面孔,之后就一路飞奔到了抓螃蟹的地方,不得不说北欧人民开车真的是用飚的。

峡湾上捕捉帝王蟹的大洞
峡湾上捕捉帝王蟹的大洞
收获颇丰
收获颇丰

到达指定地点后我们换了衣服戴上头盔,坐着雪地摩托拉着的雪橇小木船来到峡湾中间,导游大叔们指着他们凿好的洞说这有200多米深,大家小心别掉下去。随后呼吁队伍中的男丁们帮忙一起把捉蟹的笼子拉上来,于是我把石页先生推上前让他也去搭把手。运气不错,捕到了满满一筐的帝王蟹,块头巨大无比,比我们在日本看到的帝王蟹还大一倍,但神奇的是蟹壳是软的,估计正在换壳期。之后挪威大叔们介绍了一些关于帝王蟹的知识,比如蟹壳下面有只小蟹脚负责清理像肺叶一样的净化器官、如何区分公母、除了蟹脚其他部分不吃扔回海里喂鱼等等。中国面孔的小哥听到这里,用英文流利地感叹其他部位不拿来做汤多可惜,成功地引起了挪威大叔们的注意,一句「你一定是中国人吧」逗得周围哈哈大笑。随后他们问谁想生吃帝王蟹,我不慌不忙地举起手,才发现我是唯一一个。后来从他们跟中国面孔小哥的耳语中得知我的行为何其不KY,因为他们曾问过很多人都表示不愿意生吃,但在他们说了生吃可以壮阳后一群男人纷纷举起了手。没办法,在日本吃惯了帝王蟹生鱼片的我因为太爱这个味道所以根本无暇顾及这么复杂的情况。后来大家都品尝了生的挪威帝王蟹,我则是大失所望,因为肉质很硬而且非常咸,完全没有日本帝王蟹好吃。

举两秒就手酸的帝王蟹
举两秒就手酸的帝王蟹
活体解剖帝王蟹
“活体解剖”

原路拉回小屋后,我们脱了外套头盔上到二楼,餐桌上已经整齐排放好餐具。得益于动作迅速,我们坐到了最靠窗的位置。随后大家一一入座,两个中国面孔坐到了我们对面。螃蟹需要蒸个15到20分钟,这期间其中一位挪威大叔跟我们讲解了烹煮方法和食用方法后便放我们自由等待。大家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我们也不例外,知道对方都是中国人之后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油然而生。原来来自北京的他们临时决定过来碰碰运气看极光,可惜天公不作美。我们也表达了已经在北极圈里待了三个晚上却没看到极光的遗憾,并共同感叹今晚仍是个“坏天气”。前面在峡湾上捕蟹时挪威大叔们说过,如果天气好,可以顶着极光捕蟹。峡湾周围都是山,没有灯光的污染,视野又开阔,是个绝佳的观赏地。我不由地想起同样绝赞条件的伊纳里湖,又想到接下来几天天气情况也不容乐观,感慨估计得像那对德国couple说的那样——need to come back。明天就要回国的他们鼓励我们说还有机会一定会看到的,我的心中一阵暖意。大家都是一期一会的陌生人,能够在某个共同的时空中相遇,是何等珍贵的缘分。旅程中除了可以体验不同的生活,还能遇到彼此真诚相待的临时伙伴,实在是件美妙的事。

罗曼蒂克的餐桌和新鲜出炉的帝王蟹
罗曼蒂克的餐桌和新鲜出炉的帝王蟹

不一会儿蟹脚新鲜出炉,香气逼人。之前我看别人的游记里说一个人吃两三只就饱了还半信半疑,北京小哥更是发挥出北京人特有的嘴贫夸下海口说起码吃五个,结果我们都失算了。蟹脚太美味了,虽然生吃不如日本帝王蟹,但煮熟了以后因为会“缩水”所以肉厚的挪威帝王蟹占得绝对上风。而且万万没想到的是,果然如挪威大叔介绍的,肩膀部位最好吃。因为肉质很像龙虾,很有嚼劲,而且现捕现吃非常新鲜,嫩中带韧,口感和味道都是满分。可惜我才吃完一只蟹脚就已经觉得有点饱了,北京小哥也在吃完三只之后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到站了”。最后我吃了两只,石页先生吃了三只,北京小姐姐吃了两只,北京小哥吃了四只。但石页先生和北京小哥还吃了挪威大叔推荐的蟹肉三明治,面包涂上黄油摆上蟹肉淋上蛋黄酱,一口下去,香味四溢,实乃绝配。吃完蟹脚我们又尝了挪威当地甜点,有点像可丽饼,非常甜,后来知道里面是大米,觉得挺有趣。酒足饭饱,我们告别了北京couple,收下了他们的祝福,回到了旅馆,十点半便睡下了。

冬天也不结冰的挪威峡湾
冬天也不结冰的挪威峡湾
滑着雪橇上超市的挪威大妈实在是6
滑着雪橇上超市的挪威大妈实在是6

住宿列表

以上除了卧铺火车以外全是在Booking.com上预定的住宿,欢迎使用我的链接预定住宿,如此一来双方都能获得2000日元(约合123元)的奖励哟!


未完待续: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五) (13P2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