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三) (10P2G)

2,386字 110阅

前情回顾: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二) (13P)


伊纳里湖上迎新年
你好,2018 :)

因为时差的关系,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们睡得特别早,在睡梦中迎来了2018年。照片缓慢更新中

1月1日 罗瓦涅米→伊纳里

得益于J.määttä的舒适公寓,我们睡了个好觉。早上五点我便醒了过来,想想前一晚九点就不省人事,掐指一算也睡足了满满八小时。哈士奇拉雪橇的中国导游小哥哥说过元旦凌晨会有极光大爆发,我抱着0.001%的希望爬起来用手指轻轻拨开百叶窗,果不其然,厚厚的云层密不透风。我失望地钻回被窝,脑子逐渐清醒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一个重大失误——预报中所指的新年极光,并不是我之前以为的留宿伊纳里湖的1月1日晚上,而是1月1日凌晨,也就是五个小时之前。懊恼涌上心头,同时也被自己的智商气得哭笑不得。只是罗瓦涅米下了一整晚的雪,外面一片迷茫,云层遮住了天,大雪盖住了地。没有天地,不知昼夜。手贱查了一下挪威有名的极光小镇特罗索姆的天气,只能眼巴巴地羡慕在那儿跨年的人儿,前一周后一周都是阴天,唯独除夕晚上像被开了光一样万里无云,极光伴着新年烟火,Instagram上的人们笑逐颜开。重击之下我想着必须再积极点扩大接触极光的机会,于是给今晚的房东Esko发了邮件请求参加追逐极光之旅,把时差和旅途的疲惫全部抛诸脑后。

被北欧的暖气伤着的石页先生确认发了热感,好在今日主要就是移动,离出发时间尚早,便让他多睡了会儿,我自己则埋头整理行李写写日记记账看看电视,体验了几小时芬兰本地人的生活。先生七点懒懒起来了,外面还是一片漆黑。我用千里迢迢从日本带来的小鸡拉面做了早饭,后来才知道这一餐是在北欧吃得最舒心的一顿了。

Matkahuolto车站
Matkahuolto车站
一路上的圣诞树
一路上的圣诞树

十一点,我们拖着重重的行李箱出门了,路过K market买了午饭,好不容易跋涉到了公交车站。蔫了的石页先生躲在拥挤的候车室里休息,我一个人在外面逛了一圈,确认站牌拍点照片。不一会儿车就来了,我们顺利上车颠簸了五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伊纳里。因为比预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即使途中不停给房东发邮件,还是因为不了解芬兰的路况说不清准确的抵达时间。下车以后看到举着牌子的英国小哥哥Matthew,突然涌起一阵暖意——在寒冷的异国他乡有人接送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不知道有没有让他久等,心中愧疚却因为场面混乱没来得及说几句抱歉。Matthew非常热心,讲话很快英音很重。他先带我们参观了Mobile Cabins和大本营,然后跑去准备我们的BBQ dinner。奔波了一天,我们就算想自己出去觅食,也没了精力,虽然重点其实是这周围荒无人烟,毕竟是在芬兰境内的第三大湖泊上。

Matthew生好了火,准备了很多冰冻美食——香肠、鸡翅、玉米,还有特别的驯鹿肉干和一些当地的特色小食。但他因为要送一个客人去镇上,所以最后每人25欧的晚餐变成了我们和一对德国couple的自嗨。席间交流并不多,我们英语太差了,听得懂但聊不起来。他们推荐我们吃香肠蘸芥黄酱,我刚开始以为他们在说笑,试了之后发现好美味,才想起来关于香肠听德国人的准没错。德国小哥很想喝啤酒,至少得冰可乐,但他们只有冷水。后来Matthew去送客人之前回来确认情况时说了一句「不希望你们没吃饱做hungry men」,被德国小哥玩笑似的低声怼了回去——「我是个thirsty man」。

BBQ dinner
烤鸡翅很美味,但要自己烤还是挺辛苦的,呛得不行,开窗又冷

吃完饭已经七点多,Matthew跟我们说Esko看了天气觉得不理想就不浪费我们钱了。由于八点钟他们就要把我们拉到伊纳里湖上,所以我们赶紧在大本营洗澡装热水充电,赶在八点前一刻回到了自己的Cabin小屋。八点多一点Esko本人出现了,但是外面太暗了,仅靠着他的头灯也看不清他的脸。他用木条把我们的Cabin和他的雪地摩托连接在一起,然后把我们拉到了湖面上。伊纳里湖从十月开始结的冰现在已经坚不可摧,上面更是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因为没有灯光,放眼望去只是黑漆漆一片,除了遇到一次雪地摩托车队驶过,再无人烟。即使我们被分在了一号小屋,拉到了湖面上的最前方,但再好的视野没有极光都是白搭。

拉去湖上
拉去湖上

虽然没能躺着看极光有些遗憾,但这样的冰天雪地也是一个南方人完全没有接触过的,新鲜不已。反正也是闲着,我便抓着相机脚架出去实践临时抱佛脚所学的极光拍摄法,想着如果遇到了得熟练地操作才不辜负幸运女神呀。再粗糙的女汉子也是女子,不一会儿就自拍上了瘾,赶紧招呼已经在被窝里佛系玩手机的石页先生出来“共谋大事”。他响应我的号召穿好最厚的防水衣裤,一出屋子就重重趴倒在雪地上不愿起来,一扫感冒的阴郁。

石页先生窝在小屋里
石页先生窝在小屋里
石页先生站在雪地里
石页先生站在雪地里

拍了几张合照之后,我突然想起来以前经常看到的用光写字的照片,后来才知道那叫light painting,便跟石页先生一起玩了起来。意外地还挺简单,于是就开始大画特画,佛系如先生也忍不住叫我帮他拍几张,在雪地里咯咯乱笑。相机真的很神奇,长时间的曝光让我们看清楚了周围的景色,但也因为想拍张看得见脸的照片傻坐在雪地上屏气凝神个几秒钟,不然就会有各种「无影头」「无影手」「无影腿」。过了一会儿石页先生玩够了就嚷嚷着回屋了,我又等了一会儿,确定除了月光再没有任何光源之后便也回了屋。不过就算有极光,月光如此强烈的情况下也看不清,所以很多人建议要在新月的时候去看极光,条件可真是苛刻呐。

伊纳里湖上的合照 伊纳里湖上的合照
伊纳里湖上的合照

不知道是不是太遗憾如此好的机会被浪费,前几天九点倒头就睡的我十一点还躺在床上瞪大了眼睛望着被厚厚云层遮住的天空,累但是不困。我看过手机上的极光预测App,我知道今夜极光与我同在,只是互不可见。

伊纳里湖,我们,极光
伊纳里湖,我们,极光

这天夜里我梦到了极光,石页先生说,那就算看到了。

极光预测工具


未完待续: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四) (16P1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