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不同

我跟朋友说过,觉得挣扎寻找人生目标才是正事,所以不为所动的石页先生在我看来,就像还未开智一般,被我远远甩在后头。我本就听说男女的心智成熟有急有缓,这些年我一边不停观察他的进步安慰自己,一边又忍不住推他几下,生怕他掉队。最近我终于看到他相比于之前自信得多也成熟得多,倍感欣慰。但我看得这么明白,是不是说明我还是跑在他的前面。偶尔我会用激将法告诉他,我先走了,你要追上来啊。他仍是一如往常地淡定道,好啊。我想他应该还未能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总觉得两人无法在追求人生目标的道路上携手同行,实在遗憾。朋友听完说,在你的思维里,你和他是走在一条线上的。但是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既然发展轨迹不同,又何来可比性呢?

朋友跟我很像,她也曾经挣扎于面对真实的自己。当我找到她 life coaching 的时候,她分享了她的经历。突然变身家庭主妇的她刚开始还热血沸腾地想要大干一场,结果却让她难过,因为她不仅什么都没干成,还连最基本的家庭主妇身份都背叛了。她和她的先生谈了很多次,最后在 life coaching 中慢慢找回了自我。早听说她的先生大她五岁,想必是个睿智的能够引导她前进的好先生。

然而前几天我才知道,她的先生也曾彷徨无助挣扎,在教练的带领下才看清了很多。于是她的先生渡她,她来渡我。朋友说,如果你担心你的先生,你唯一能做的还是先把自己捋清楚,然后再去帮助他,否则两个人都不明不白,最后只能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我把上面的发现传达给石页先生时,他一反平时事不关己的态度,问了句为什么他自己不彷徨挣扎呢,语气真切。我一惊,随即回答他说,可能因为每个人都不同吧。其实就这个问题我们之前也讨论过几次,我一直认为他还未到达这个阶段,可他坚持自己已经跨过了这个阶段。石页先生是凡事心里藏的性格,他觉得没必要的事,不会主动甚至被动说出口。有时候连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没想过,还是想了不说。我煞有介事地问他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他想了想蹦出两个字——爱你。我也慢慢明白,他对各种事情的依赖性不强,感情也不激烈,不像我是容易上瘾容易放弃的性格。也因此他对于人生目标可能有个大概的规划,但是并不强求一定要找到,或者现在生活的延伸已经令他很满意,无需费力就能实现目标。从他说出的“爱我”,再到他对于各种事物的处理态度,我觉得石页先生是个活在当下的典范。以前我常跟他开玩笑说,你负责眼前的苟且,我负责诗和远方。那时候我的意思是,你负责做家务照顾我,我负责带你出去浪。现在看起来好像真相了。

最近我渐渐开始理解,既然每个人都不同,那么就没有优劣没有对错,只要生活得开心就好。而开心的标准也不尽相同,不需要参照别人的标准生活。我这么费劲想找到人生目标也只是因为于我而言清楚自己的人生会更开心,虽然并不一定结果就是令人愉悦的,这是两码事。如果做某件事的动机是迫于外部压力而不是你自发想做的,也不是必要的,还不开心,那么就别逼自己了罢。

晚上我伏在石页先生的胸口轻轻问他,如果你明天就要死了,那你今天会做什么。他说,爱你。我继续问,如果你现在就要死了,你会遗憾吗?他说,不会遗憾,啊,他突然唱起来,“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你的笑”。唱完对我傻笑,我也跟着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