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宅小朋友们再聚首

1,374字 179阅
好久不见啦
终于记得拍合照🤦🏻

5月29日,我带着坡坡回青木社宅(公司宿舍)跟老朋友们团聚啦!本来要去尾崎家给她暖房的,结果那天她家电梯维修用不了,所以临时改到中村家。这也是尾崎去德国之前最后一聚。转眼半年了,再过半年他们就要回来了,终于可以去她新家了(我好像特别喜欢去别人新家🤓)!话说回来,这次没能来的德山也搬了新家,一直没找到相互都合适的时间去暖房,也一年多了,大家都太忙了,不容易呐。

话说回来,这是间隔了快两年的团聚。原本大家都住在社宅,串门非常简单,因此我们在2020年聚了五次——尾崎家两次、我家一次、中村家一次、德山家一次。多亏我们把照片都发在LINE的群组相册里,我这才想得起来。我、尾崎和中村住的是老社宅,德山住的是新社宅。本来我们也想申请新的,但没位子了。好在老的虽然外观破旧,但内部翻新过,还是很舒适的。本来我打算DIY大干一场,无奈日本租房有规定,退房时必须恢复原状,我气势大减,计划流产。串门后我一整个大开眼界,不得不佩服在规定之内玩出花的尾崎和中村,可惜我就要搬家了,也没取到现成经。德山家也收拾得井井有条,人家还是职场妈妈,工作育儿两不误,但也是肉眼可见的累。中村有两个男孩,哥哥温柔暖男,弟弟man劲十足,即便她是全职妈妈,家里也是鸡飞狗跳,她也经常回娘家找自个儿妈妈和姐姐帮忙。我跟尾崎的状况最为相近,状态却天差地别,后来我才慢慢了解到她能享受带娃的乐趣,而且懂得放手,或者说不追求完美。于是我疯狂汲取经验,也因此我们俩走得更近些,还叫过她老公,全家一起来我们新家玩。不过本来她老公跟豆哥就是同事,所以没啥抵抗,豆哥也开开心心。

2020年聚会集锦
2020年聚会集锦

我们搬新家之后,德山和尾崎来过一次,中村因为回娘家了没对上时间。后来又约了一次,结果中村临时有事又耽搁了,最后只有尾崎来了。这么说来确实跟尾崎见面最多,她也看起来最闲😂我从跟她的交往中也学到了很多,不仅包括特意求教的,还有潜移默化的,减轻了不少我的育儿焦虑。

说起来我跟尾崎的相识还挺有趣的。因为住在同一层,所以互相之间是知道对方的存在的。我也问过豆哥认不认识尾崎(指的是男尾崎),他说在公司见过,但因为没有一起工作过,所以不熟。后来我生娃把我爸我妈公公婆婆全叫来日本了,公公有次在走廊上看见男尾崎的背影以为是豆哥还喊了一声,结果发现认错人,被婆婆笑了一个月。再后来我发现他们家也生娃了,一直犹豫要不要去正式认识一下,一起带娃也能分散点压力。但确实带娃压力太大了,我的社牛状态都不对了,我也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没踏出那一步。哪知道某一天信箱里突然出现了尾崎的手写信,她说她也知道我们家有小baby,要不要一起玩。我一个大开心,马上回复,这么一来一往就正式“建交”了。

我们加了LINE,她跟我说她前阵子刚认识了二楼的中村,大家可以有空一起聚,然后就拉了个群。刚好我也在儿童馆认识了德山,一打听原来老公是同事,回家问豆哥,他说是他同期,加了LINE便马上也把她拉进了群。于是四人组正式成立!之后的沟通基本都是群聊,除了乔时间相互串门,遇到了难题也会互相请教,是心灵的加油站没错了。

生娃之后交到的妈妈友,因为有着同样的目标——开心带好娃,所以意外合拍。本来觉得日本人不好沟通,后来才发现是我日本朋友不够多,样本不足导致结论偏颇。日本人也是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更疏离,没有国人那么热情好接触,但我到了这个年纪正好喜欢适当的距离,没有边界感反而令人烦恼。因此现在我待得越来越舒服。可能其中也有身为外国人的原因吧,旁观者的轻松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