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等哥哥四岁生日快乐鸭

1,707字 173阅
J等生快呀

其实这是我们第二次参加J等的生日会了,第一次是他一岁的时候(是的,博文还没写好,所以此处没有链接,可恶啊)。后来疫情来袭,就很少有这种多人聚餐的机会了。再后来疫情趋于稳定,也可能是大家憋久了都麻了,所以生活逐渐回到正轨。J等一家因疫情拖延再拖延的big house也终于顺利落成,于是暖房趴+生日趴就安排上了,我们也收到邀请屁颠儿去了。

J等,来自于他的英文名Jayden的谐音,因为比坡坡大半岁,所以我们都叫他J等哥哥,不过实际上他们是一届的。但又因为他上的是国际学校,所以还是比坡坡大了一届。至于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呢,说来也巧,我的大学同学被派来日本公干的时候是J等妈妈的同事,因为同住神户同要生娃,我大学同学就介绍我俩认识了。我问了她不少在日本生娃的事情,因为我们同一家医院,所以经验非常有参照性。后来我顶着个大肚子跟豆哥去她家详聊,彼时J等才3个月,坡坡还在娘胎里,回想起来竟然有点儿感动。

坡坡出生之后他们也来“慰问”我了,还给坡坡带了小礼物——一只兔子玩偶。现在这只兔子还是坡坡的心头好。这是J等和坡坡的第一次会面,虽然他们好像都看不见彼此。后来,坡坡三个月了,J等妈妈喊我们出来赏樱,两个小家伙见了第二次,已经颇有青梅竹马的味道了。再后来的见面频率大概是半年一次,一起坐摩天轮、一起去动物园、一起放风筝、一起野餐、一起玩水……也互相串过几次门(主要是我们去蹭饭)。J等外婆还开玩笑问啥也不懂的坡坡要不要订娃娃亲;J等妈妈曾一边抱一个留下经典合照;J等爸爸是少有的坡坡见了不害怕的成年男性。

一晃四年,俩娃都长大了。坡坡都快四岁了,J等也快四岁半了。你们算的没错,J等生日是六月份,我拖到现在才更新🤦🏻但那又如何!坡坡去年生日会我还没写呢,一年都快过去了🤦🏻总之,因为在他们新家办生日会,所以连带我都感到兴奋不已!我就喜欢漂亮的房子!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来了一些人了,都是J等国际学校的同学。小朋友们都在宽阔的客厅里玩,坡坡因为不认识其他人,刚开始有些羞涩。跟主人打过招呼,我们带着坡坡在新家溜达了起来。他们家是找设计师根据他们的需求定制的,所以兼具美观和实用性。颜色搭配也非常好,不愧是专业的呀,我也要努力!参加生日会参加出了干劲可还行。因为给J等的生日礼物还没寄到,我们就带了个小小的仙人掌,然后写了小卡片。结果卡片被J等同学拿走了,因为上面有漂亮贴纸,她说什么也不愿意还给J等。其他妈妈见状道,所以我们的卡片都是交给J等妈妈,放在小孩子们够不到的台上。草率了啊!于是后来我们又写了一张贺卡,塞在终于寄到的生日礼物里寄给J等了。

J等每年沉迷的东西都不同,今年是火箭,所以他爸妈给他准备的蛋糕都是太空主题的,也有些好朋友送的礼物就是玩具火箭,客厅电视也在循环播放space shuttle的介绍。J等妈妈和其他妈妈们在厨房里忙着准备午餐,我让豆哥去问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J等妈妈说厨房不需要人了,你们帮忙看小孩吧。于是我们干起了兼职保姆。不过一群小孩自己玩自己的,也不需要我们操心,我们就坐在沙发上休息。吃过午饭,给J等哥哥唱生日歌、吹蜡烛,礼成哈哈哈!大家收拾收拾陆续回去了,J等妈妈问我们安排,我们说我们都自由人,她说要不留下吃晚饭吧,我们:求之不得!

灯光调暗,家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休息时间到了。J等睡着了,坡坡没睡,安静地听我们聊天。本来因为来参加生日会的都是J等朝夕相处的同学,我还有点小小失落,怕被边缘化,但转念一想,我们才是「正统的朋友」呀,从小玩到大的那种。虽然我们见面的频率不高,但因为家庭背景相似、三观契合,所以一起玩是件开心的事,更别提J等妈妈超出常人的游玩能力,也给了我们很多启示。后来她还组织过一次割水稻体验,同去的还是生日会的那批成员,第二次见面就熟悉多了,我也觉得融合得很好。上国际学校的家长就是好说话哈!

虽然生日会的时候J等大部分时间都在跟自己更熟悉的同学一起玩,但大家都回家以后,J等跟坡坡就有了“独处时间”。他们的相处特别耐人寻味,我们也特别爱“胡思乱想”、“胡说八道”。晚上J等妈妈又变出了一桌子美食,彻底俘虏了坡坡的胃。吃过晚饭七点多,我们叫了滴滴打车。J等听说坡坡要回家,发起了脾气。坡坡也因为没睡午觉累极了,开始闹情绪。一番生离死别般的道别后,我们离开了J等家。回程路上坡坡果不其然睡着了,玩了一整天,是该歇歇了。我们也累了,但心是满足的。

综上所述,J等新家好漂酿,我还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