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73字 × 305阅

工作一个月

时间过得好快,马上进入五月份了,四舍五入一下2018年已经过去一半了。四月到底,便是我新工作满一个月的时候,也是我参加绘画班整半年的时间。五月开始就是日本著名的黄金周,日语里有个词叫做「五月病」,指的就是黄金周结束后重新开始上班时精神萎靡不振的状态。通常来说日本是四月份开始新的年度,所以我是今年四月份入职,一年前也是三月底离职。因此不管学校还是公司,刚开工一个月就放大长假,人一下子又给拽回到自由的时期,提不起精神也情有可原。扯了这么多有的没的,难得写点生活水文,讲讲这一个月的工作吧。

日语能力骤然回复

家里蹲了一年,日语水平直线下降,要不是还有去画画接触老师和其他学员,估计就靠着不用说话也能生活的日本社会,我连找工作面试的勇气都要攒个好几天。我听在澳洲的朋友说去便利店买瓶水都要跟店员侃两句,想想日本还真是适合外国人生活,不仅服务态度好,不会说日语也没什么影响。(前提当然是得了解日本社会,但是要了解日本社会还是得跟日本人一起生活才行,嗯,悖论。)

在准备面试的那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去画画的时候话都多了起来,看来语言能力确实会退化,而且只听不说的话往往只能做到听懂而不能表达自己。像我的英语就是这副德行,福州话也是。

上一家公司规模很小,加上我常年驻扎在办公室,所以圈子就更小了,淡季时甚至会有一个人在公司的情况。所以虽然工作方面的日语表达成长了很多,但生活方面真是“毫无建树”,眼看着被石页先生追上。现在所在的新公司要大一些,起码办公室里的十几个人我花了一个月才记全,而且有些像「陈总经理」「黄组长」这样的“领军人物”,不仅得记名字还得记抬头。

因为公司里都是女性,所以都挺好聊的。之前东京那边的人过来大家一起吃了午饭,那时候我虽然说话不多,也就是部门总管还会记得cue我我才说几句,也跟不太上他们的节奏,但最起码我已经有半只脚踏入这个圈子了。说起来有点可笑又有点感慨,来日本这么多年了,没有一个日本人的圈子。也因此在上个公司交到了日本人知心朋友会让我如此珍惜。话说前几天还约了一波,更新了近况。看到她也在认真生活,而且对自己的人生规划非常细致,我还挺开心的。

上周去剪头发,跟理发师小姐姐聊了好久,我才发现以前的自己太畏缩,不愿主动交流才导致了跟日本社会的隔绝。可能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一定要日语超级好才敢开口才敢主动,一定要很了解日本才敢搭话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但这就是个恶性循环,如果不硬着头皮打破尴尬,又要如何成长为自己想要的样子呢。而随着在日本生活越来越久,别人对我的期待也会越来越高,这种情况会越来越糟,明白了这点也有了这样的契机,我想也该好好努力一下了,毕竟我在中国朋友的圈子里可是热场担当啊。

接受自己的日语就是没法像本地人一样说得那么好,接受自己在日本人圈子里没法像在中国人圈子里那样出挑,然后踏踏实实地生活吧。

工作上有了点小进步

面试的时候还挺不卑不亢的,看得出来社长也挺喜欢我。不过慢慢地又有点缩回去了,毕竟刚开始工作很多事情还不清楚,而我的处事方法就是,在凡事不明朗的情况下不可轻举妄动。所以当我慢慢熟悉了工作内容也终于验证了自己想法的可操性之后便跟顶头上司提了,说得义正言辞慷慨激昂。这气场一打开,终于感觉到自己是个三十岁的老社会人了。

本来以为能争取到自己的工作便利也就罢了,没想到歪打正着直戳部门主管最近的方针政策,所以顶头上司就顺水推舟决定让我把这件事做得更规范点好在小组里推广开来。后来部门主管找我谈了话,表达了对我高学历的赞美,试探了能否增加工作时长,被我婉拒后便提出更改上班日,因为没跟画画冲突我也就欣然接受。部门主管其实是个很有气场的女性,虽然比我小一岁,但能做到主管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其实这个公司里的小领导们都各有特点,都是那种你看着她就明白为什么她会成为主管的人。

部门主管跟我说具体事宜顶头上司会再跟我说,大概五月份开始变更,于是我等啊等等到四月底,没发现什么动静就赶紧主动出击,上司就约了我下班前十五分钟开会。于是我顺道把其他疑问也一并打包,准备好好聊一聊。快下班了,我在Skype上戳了戳上司,得到她的应允后便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会议室。是不是开会前都要聊个几句?上次部门主管也是这样,东聊西扯了半天,不过听起来也像是在套话,还好我经验丰富,平时都是我套别人话,不太容易被人下套。

我问为什么要改上班日,上司说之前我提出想做另一块业务,这块业务刚好是另一天做,所以给我换过去。而且之前的业务因为我做得又快又好所以可以减少一天,就刚好。再加上他们还想让我接手一个小业务,这个小业务的时间也正好跟我新日程表相契合,所以就都对上了。另外因为现在手头的业务做得不错,打算让我出一个指导手册,给其他组员参考学习。我隐隐听出上司和主管对我的肯定,心里美滋滋的,这也是对我这一个月工作的良性反馈了,也让我对这家公司的喜欢又多了一点点。

集体荣誉感

入职两周的时候被告知参加受赏聚会,类似年会(?),就是给上个年度认真工作的员工颁发奖状奖品,激励一下大家,顺便开心一下。我当然很愿意参加这样的聚会,因为我是个体验派,还没感受过这种场合呢。那天还是挺开心的,就是因为应景穿裙子挺冷的,不过饭很好吃。虽然我刚进公司得奖没我什么事,但我们部门连续三年蝉联「最佳部门」,所以也沾了光上台合了影。这次聚会对我影响挺大,给了我好久没有体会到的集体荣誉感。本来我因为午饭时间太晚(下午两点)而犹豫要不要长干,但“经此一役”我决定起码在得到他们对我的工作能力认可之后尝试提一下,如果他们接受当然是最完美的情况,如果不行我再另想办法。嗯,办法其实已经想好了,就是吃完午饭以后出勤!

这个问题也终于在上次开会时抛出去了,上司说帮我问问看,我自己后来又有点退缩,小小声嘀咕说实在不行那也没办法,后来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又忘记掉不卑不亢的态度了。我想也是因为我有了这份集体感,更想要在这家公司继续做下去,才开始变得畏首畏尾。而说不定当初面试时上司和社长就是因为我的不卑不亢和对自己能力的自信才选择了我呢,如果是这样,岂不是丢掉了关键特质?

做兼职是个很好的锻炼自己气场的机会,因为就算失败了重来的成本很低,不像正式员工会有那么多顾忌。今后我要时刻提醒自己提高工作能力、为上司分担,但也不能忘了应得的报酬和奖赏,以及提出这些条件的权利和底气。在工作中谦虚,在能力上自信,只有自己相信自己配得上到手的报酬,公司才会相信应该给出这些报酬。

例行流水 04.29(日) 晚上到家 04.30(一) 上午去开元寺写瓦,然后到公公办公楼做客。中午去看石页先生外公外婆,中午一起吃饭。晚上石页先生堂姐携男友来家吃饭聊天。 05.01(二) 上午跟公婆去拍全家福。下午去我表姐家看她和小孩球球。晚上公公带我们乘滴滴游江滨。 05.02(三) 回娘家,见了我外婆以及姑姑和小侄女宇希。 05.03(四) 见高中同学,吃饭聊天大保健。晚上去看我表妹的二胎小益,也顺便见了柚子和另外一对双胞胎侄女大宝小宝。 05.04(五) 回娘家整理旧物,晚上双方家长共进晚餐。 05.05(六) 回新园新村跟儿时玩伴团聚,吃了每年回去有机会都要吃的新园小吃店。傍晚去看朋友的小孩。 05.06(日) 回日本 在家就是好,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每天早睡早起还有午间小憩,除了容易吃撑,余下完美至极。出门全靠父母朋友滴滴打车。 闪光点 石页先生的外婆对我说,「有你在他身边我特别放心。你们要多出去玩,没钱我给你们钱。」 儿......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