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日本看牙

@ 二零一七

年级越大越难得的第一次,终于在我29岁之前又被刷新了一次。这是我第一次在日本看牙医,怀揣着从小对牙科的恐惧和曾经下巴脱臼的悲惨经历,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和向父母的咨询,我终于鼓起勇气踏出了这一步。

上一次进牙科还是来日本之前,那时候听说日本什么都贵,于是赶着在国内把烤瓷牙做好了。辛苦了牙医哥哥们陪着我赶进度,也很感谢石页先生和老爸的陪伴。除此之外还有 deadline 给我的巨大勇气,让我可以孤身一人排队挂号做根管治疗跟医生讨论治疗进度。那时候也顺便把其他口腔问题都解决了,所以安安心心到了日本,便一直没有再担心牙齿的事。

直到可能一两年前吧,右边下面最里面的臼齿的填充物脱落了。那时候就有点犹豫要不要去看牙医,但是一直不敢。后来身体状况不好的时候偶尔作痛,觉得大概再也耽搁不起了,就开始不停给自己打气,打到前一阵终于决定在好恐怖和恐怖里选择恐怖,于是查了家附近的牙医后便不给自己留后路地速速预约了。

大学时曾因下巴脱臼疑似得了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症的我,每次跟朋友们一起吃饭都很痛苦。嘴巴张不开,只好先用筷子伸进去慢慢撬开,然后才默默进食。放假回家我又自己跑去医院咨询,医生说没有大碍,我才稍微安下心。再之后我对牙科就很惧怕,因为无法张嘴是看牙的致命伤,来日本之前的烤瓷牙因为是门牙部分还好一些,但这次是最里面的大牙需要修复,心里直打鼓。

到了医院,把该交代的都写好,候诊的时候不停确认并组织语言。好在牙医助手小姐姐温柔倾听我的诉求,随后也帮着我一起跟牙医解释。牙医哥哥让我放松,慢慢张嘴,不用勉强。顺利拍了 X 光片,做了全面检查后,他跟我说明了龋齿情况,并耐心解答了我的所有疑惑,我一下子放松了很多。

这次做了脱落填充物的那颗臼齿的重新填充和前面的一个小龋洞的修补,然后牙医哥哥让我回去好好想想嵌体的材料。一种是保险内的,银色;一种是保险外的,价格是前者的十倍,但是跟牙齿的颜色比较接近。大概牙医哥哥也是看到我两颗全瓷大门牙,意识到这个姑娘大概比较爱美才推荐了保险外的治疗方案吧。最后在跟朋友父母石页先生商量过后,自己也查了很多相关资料,暂时决定做贵的那种。离下个预约日还有一周多,我再慢慢想也来得及。

石页先生也受到我的鼓舞,准备做个全面检查再洗个牙,他也是个问题牙齿少年。我很高兴他肯行动起来了,看来确实需要实际行动才能带动周围的人。我能那么快决定看牙也受到了小F的鼓舞,私下已经表白过了,这里再公开表白一下!总之不论如何,牙齿肯定是原装的好,等到这次治疗结束,我也会时不常去复查洗牙,争取用预防代替治疗,那将会解决我人生的一个心头大患啊。


相关文章:牙的历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