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30字 × 233阅

新加坡之夏(二)(5P)

前情回顾:新加坡之夏(一)(4P)


上回说到来到新加坡的第一天——7月15日——我们的最主要任务就是品尝有名的辣螃蟹,果然名不虚传,满足而归。经过一夜不错的休息,我们早早起床在旅馆楼下吃好早饭,八点半便出发前往目的地——圣淘沙岛。

出发路上看到乌鸦吃剩饭
出发路上看到乌鸦吃剩饭,也是很惊奇了

新加坡很小,所以游玩的地方并不多,但聪明的新加坡人建造了很多主题公园、动物园等游乐设施,所以跟以往的体验当地生活的旅行不同,新加坡之旅更多像是逛各种各样的游乐园,倒是也很有新加坡特色了。圣淘沙(Sentosa)就是一个全方位的玩乐休闲胜地,整座岛都是好吃好玩好住的地方,非常适合家庭度假。但也因此岛上住宿比较昂贵,但反过来说如果不想来回折腾,乖乖地在岛上住个几天,也绝对不会闷。

前往圣淘沙岛的方法有四种:捷运、缆车、汽车(出租车or自驾)以及步行。因为步行不仅免费,还能穿过跨海步行道(虽然实际走起来有点破旧),所以我们选择了步行上岛。天气渐渐炎热起来,晴朗的天空中飘着几朵云,是比万里无云还好看的景色。

我们在新加坡天气晴
我们在新加坡天气晴

十点到达水上乐园,人还不多。因为没做攻略,只是提前预约了11点半的海豚探索,所以我们花了很长时间看地图查规则,最后终于换好衣服搽好防晒,再找到海豚馆的时候,已经到点了。寄存了随身物品,领好手环,我们进入海豚馆。分组的时候本来想去中文组,结果因为中文组人太多,就被询问能不能安排到英文组,我们也只好勉强点头。

我们和另外一个香港的四口之家一组,带领我们的是一个看起来像是马来西亚华人的小姐姐。她的英文非常流利,给我们介绍了海豚的身体结构和出生成长等故事,我们似懂非懂也听进去一些。后来她特意把一些重点用中文说给我们,我也为知道海豚出生时跟人不同是尾巴先出来而惊讶。小姐姐说,海豚在水里生产,如果头先出来,卡住了,它们在水里没法呼吸,会死的。

听着讲解,偶尔拍拍合照和单独照,摸摸它的背鳍,时间就到了。我们换掉提供的潜水服,冲了冲身子,逛了逛照相馆,看着照片虽然不错但价格实在有点坑,就没买直接出去了。虽然海豚探索挺有趣,但还是觉得海豚有点可怜,不会参加第二次了。

圣淘沙一日游
圣淘沙一日游

从海豚馆出来后已经正午,于是我们选择先去填饱肚子,然后进入探险河流。我们有样学样找了救生衣穿好,然后进入河道慢慢走着,途中有人上岸我们就顺走救生圈,躺在上面绕了一圈,好不惬意。之后又去人工浪那里浪了一回,可是人太多了,躺椅也不够,就没多做停留。补搽好防晒,想着接下来还有预定,而且人太多天太热,所以最后我们决定只玩一项,玩完就出园,于是我把石页先生连哄带骗抓去了螺旋滑道。石页先生虽然胆子小,但还是依着我鼓起了勇气,我也因为玩到了想玩的项目不留遗憾,结束后便干脆利落地离开了水上乐园来到耍斜坡滑车和空中吊椅的地方。

这两个活动也是在穷游上预定的,还好之前回国父母往我们微信里打了点钱,什么时候穷游才能支持国际信用卡呢?不过也因为这次出游还是超出了微信余额,只能觍着脸又问父母支援了点,实在不爽。于是至此之后我就断了在穷游上订活动的心,全部官网预定,即使贵点也没关系,一来没有中介沟通方便,二来可以用自己的钱,便于管理。

坐吊椅上山再坐滑车下来
坐吊椅上山再坐滑车下来。滑车被吊在吊椅下面跟着人一起运上山。

斜坡滑车是我为了石页先生特别预定的,我想着他一定很喜欢这个项目,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只是排队的人实在太多,在等待的过程中石页先生有了轻微中暑的症状。虽然疲累不已,但开始玩的时候他又一秒恢复精神,开心得像个孩子。因为玩两次的价格很划算,所以我预定了两回,石页先生刚开始以为还要再等一两个小时当下狠拒,好在我在排队的时候观察到第二次之后有个快速通道,才又说服胆小的他坐着摇晃的吊椅上山。到达山上后他确认了我说的没错,就开心地跟我看了4D电影,还玩了个射击游戏竟然拿到了最佳射手,而我却吊车尾。随后滑车下山,刚好有两条路线,我们就走了另外一条。六点出岛,前往著名的松发肉骨茶觅食。

松发肉骨茶
松发肉骨茶

因为时间尚早,当我们到达克拉码头店的时候只等了五分钟就顺利入店。我们点了排骨汤、猪肝汤和菜心,才知道原来在这里青菜被叫做小白菜。因为被晒了一天,盐分流失严重,我们添了好几次汤,喝得那个爽,只是不太饿,所以东西并没吃完。不过每次旅行差不多都是这样,我们也深谙旅行中一定要少吃的道理,因为身体状况不比在熟悉的家里那般好。吃完晚饭回到宾馆不过八点,石页先生开始了异国的王者荣耀之旅,而我收拾行李整理行程,也得到了休息和放松。

接下来即将进入新加坡之旅的第三天,7月17日,周一。当初安排行程时我因为考虑到动物园的周末可能会很挤,所以调整到周一,如此一来便可大胆地三园连游。而因为都是凉爽的室内,石页先生也得到了缓冲,他表示很开心。那么就请听下回分解吧!


未完待续: 新加坡之夏(三)(12P)

前几天在为数不多的订阅号「新生大学」中看到一篇文章,名为「《少年说》:打击式教育为何“有毒”?」。一看标题我就毫不犹豫地点了进去。看到面对孩子的“痛诉”妈妈的回答时,我仿佛膝盖中了一剑,毫无意外地躺枪了,因为我从小也是这么被打击长大的。但好在我也并非没有得到过赞许,只是现在回头想来,太少了。又或者在表扬之后总会得到一个令人厌恶的“但是”。即使前不久父母还“嘲讽”过我「只爱听好话」,我除了感到无奈,已经无力争辩。 在叛逆期最盛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时常有这么一个念头——我要把现在的想法记录下来,等到以后我的孩子跟我“对着干”的时候,我就翻一翻这些记录,找回对青春期想法的理解。虽然最后并没有付诸行动,但我一直坚持的想法是,如果我有小孩一定要用鼓励教育。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在跟石页先生早期的相处中不自觉流露出被潜移默化的说教姿态,即使对方不......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