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倒计时

@ 二零一七

本来想着做到三月底正好三年整,因为日本的年度是从四月开始的,学生开学是四月,新人开始上班也是四月。虽然我在毕业前一点就来到这个公司,但按照普遍算法,凑个整也符合我的性格。可是某天打卡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敝社的结算日是每月20号,也就是说如果我做到月底,那么还应该拿十天左右的日薪。正准备跟社长谈呢,他却“先下手”告知我做到21日。我担心不够时间教新人,但看他不担心的样子,也轮不到我担心了,遂作罢。跟前辈吐槽的时候,问是否社长想着自己也能教,前辈摇了摇头给了我一个新思路:他可能对于你的工作量不甚了解。

每个人都在听说我辞职以后问同一个问题——找好下家了吗?没啊,我说,我想先休息一下。有人相信,有人不信,也有人不信却装作相信。发散的时候也想过,工作了三年得到了什么技能,而其中哪些又可以用到找下一个工作上。思来想去说不出个所以然,被石页先生一语中的,心里不是滋味。但当我整理工作准备带新人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说得没错,我的工作没有难度,只是杂乱,谁都能做。

原来我总是看不惯半年前加入的后辈,因为他对工作不够认真,丢三落四,态度还很傲慢。慢慢聊过之后才知道,他内心里其实也期望可以做只有他能做的事,想得到承认。于是我再看他的工作,果然有难度的活他比较上心也做得认真,而其他零碎的事,不善交流的他要甩给我的时候总是让人不适。也怪我,被情绪蒙蔽了双眼,直到快要退出这个乱局,才看清楚了一些。

两周前老板们请我和石页先生吃了个散伙饭,我也买了礼物感谢他们三年来的照顾。说实话,我很感激他们,毕竟他们解决了我当时的燃眉之急,又在各个方面非常照顾我,总之“分手了还能做朋友”。更别说其他同事了,为我私下开了欢迎会,还要给我开送别会,本来怕他们麻烦,想着把新人的欢迎会也合并一起办了,但他们却说,希望只让我做主角。最好的前辈也是我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日本朋友,也请我吃了饭,还送了自己写的卡片。大概因为我是第一个外国人正社员吧,受到的欢迎空前绝后,我也受宠若惊。本来动摇的我,因为他们肯定的眼神又坚定了起来。原来这三年来学到的那些看不到的东西,才是我人生宝贵的价值。

今天是离职的倒数第二天,还是要认真工作直到最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