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 20171,591字评论

婚前同居好像还蛮重要的

前段时间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多人结婚之后都觉得需要适应,或者会说对方变了?然后我想了想自己的情况,不论我还是先生都觉得婚前婚后没有差别,领不领证都差不多。思考个中理由时我发现了区别,因为我们婚前就同居了。于是我脑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还是男女朋友的时候同居很轻松,处得好就继续,要结婚了也不焦虑;处不好就分手,干净利落,没有离婚负担那么大。

几天前跟先生吃完饭回家的路上,我跟他聊起这个想法,然后惊觉曾经不支持婚前性行为的我,现在的想法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即使是我俩同居那会儿,我仍是动摇的,而现在,却完全赞成,因为我觉得亲密关系是感情中的一道高分题。不过按照现在的国情,家长们可能还是介意自己的孩子突然就跟男女朋友同居了(大概生女儿的家长更在意些),所以不可一蹴而就的话,我建议至少在婚前一同去一次中长途旅行。

钱钟书不是说过嘛,结婚和蜜月是颠倒的,应该先度蜜月,彼此见识到对方的方方面面,特别是不好的一面,回来后若还是深深相爱,那么结婚后也不会被其他困难分开。我看到这个观点的时候就深觉真理,也实际尝试了,不过我的注意力都在计划旅行这件事上,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那时候还是男友的石页先生处处包容着我,旅行也特别愉快,因为他不会让我受委屈,跟他在一起比在家里还自在。

还记得一起去杭州的时候,住在他表姐订的小旅馆里。说是旅馆,感觉更像是招待所,老旧的屋子里两张床分别靠着墙,中间是一个姑且称之为床头柜的东西。夜幕降临,跟表姐逛完西湖,回旅馆的公共浴室里洗好澡,先生已经累得不行倒头就睡。而我因为大姨妈的光顾,浑身难受,凌晨四点醒来后便再无睡意,于是拉亮了白炽灯,在昏黄的光线中玩起了先生的睡颜,并在两张床中间蹦来蹦去,他也理所当然地被我弄醒了好几次。

不记得过了多久,他难得地跟我表衷心时说到,在杭州那个招待所的晚上,他一直被弄醒本应该难受生气,但因为是我,他自己也惊讶于没有太大的负面情绪,所以意识到应该是真的很喜欢我。那时候我才站在他的角度反省了自己的行为,如果是我被他在夜里蹦跶弄醒,估计会气得想打人。而现在的我想起这件事更是觉得难得,这个场景之所以没有变成一个灾难,其中有着先生的包容,我的天真,还有我们单纯的感情。

我根本没去想这种行为可能带来的后果,比如对方真的生气了要跟我分手,因为我还在什么都不懂所以错得起的年纪。对方也仅仅因为真心喜欢我,所以不会用世俗的规则来评判我的行为,叫我成熟点,而是毫无底线地包容,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是种包容。所以说为什么大家都怀念初恋,因为除了恋爱,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简单粗暴,印象深刻。

仔细想想,当时还动摇的我之所以会同意同居,一是完全信任先生,二是也差不多确定会嫁给他了。(最重要的其实应该是省钱吧。)虽然我的家庭算是开明的,但父母辈那代人也很难接受婚前同居,于是没过多久回国的时候就被我爸妈拉去领证了,他们说这是为了我好,有个保障。我能理解他们,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这个想法到现在也未曾改变,也因为这个想法,在老板们开我玩笑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怯弱,也好好维系着婚姻中双方的平衡。很多人都说女性经济要独立,是为了在不得不跟对方分开的时候不会因为金钱而委屈自己的感情。虽然我现在没有工作,但我也不怕“意外”,因为我有工作的能力,但比这个更重要的是,我有一个人生活的自信。

最后做个总结:如果两人的感情还没到要谈婚论嫁的地步,不要冒然同居,当然亲密关系还是可以有的,但跟住在一起完全是两码事。如果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周围环境不太允许同居,那么可以跟ta一起去个中长途旅行,相当于一个短期同居。(其实感情稳定后就可以去旅行了,先从短期旅行开始,慢慢过渡。)而旅行中因为有着太多不确定性,所以可以在短短的时间里检验两人是否合适在一起。也因此当有人来问我两性关系时,我都会问他们在旅行后的感受,如果没有什么太大的岔子,说明两个人是适合的,就安下心来好好过就行了。其实呐,真正厉害的人跟谁都能相处,但也必须两个人都厉害或者不够厉害的一方能思进取,婚姻关系中的平衡才能被长久地维持。如果不平衡,总有一方会因为太累而放弃,这是本能。

EOF
236°
简历回顾
点击加载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