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街道旁,感觉是那么自然 看车来车往,有些事,不能勉强 望着天空冥想,不知不觉悲伤 最后是否到不了天堂 想看看上帝的模样,与我想象是否一样 也想到处流浪,听林间的虫唱,寻找温暖的阳光 当我飞上了天堂,抖抖翅膀 从此不再流浪 重新寻找,来的方向 天空海阔去飞翔 穿上幸福的衣裳,轻轻绽放 手中花的芬芳 总有一天我的理想 在我可及的地方 蜷缩在街角,陪我的只有孤单 再下个夜晚,月是否还如此亮 深蓝色的梦幻,带我回到家乡 终于迈进幸福的殿堂 那是一个可以让我 真正安心的地方
我想的人要想我 想我的人要克服 我想的人一定不是想我的人 所以如果你想我 就一定要克服 因为我不想你
2010-11-04更新:这几年看着自己和周围同学的家人相继离世,也听了不少这样的故事。 突然明白,年龄增长所要付出的代价。 只是,在纪念他们的同时也不要忘记新生命所带来的喜悦。 挺久了,没有来了,不过也没什么,我的地盘,我做主! 几星期前梦到已故的奶奶了,她带着我穿过纱窗,飞了起来,我看见了很多很多的灵魂。奶奶跟我说她在下面被他们欺负,于是我安慰她,然后找他们算帐! 奶奶是去年正月初七去世的,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好象麻木了。爸爸有问我,奶奶死了,你一点都不伤心吗?爸爸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是肿着的,昨晚他哭过,而我,从没见过爸爸哭。爸爸从此以后就是孤儿了,所以他把爱毫无保留地全给了我。我的回答:没有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当晚我就哭了,觉得对不起奶奶。想起了她的很多事,她的艰辛,我的漠视。 奶奶很疼我,非常非常疼!其实,奶奶,我也爱你,非常非常爱你! 如果你在下面受苦,我会替你打抱不平......
昨晚的梦。 Linda 叫我帮她拿纸巾,在路上我碰到了 Honda。于是我就和他一起走。 我们走到一座楼前,上了楼梯,然后来到一个木制的房间。我叫他帮我拿下衣服,然后取了些纸巾。接着我们下了楼。在楼前我们碰到 Liu,但是不知怎的,我先走了,好像还有点生气。我不时回头看他赶上来没有,或是他不会赶来了,这正是我最担心的。不过好像梦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过了一会儿,他还是赶上来了,而且是骑着车。这就好解释了,为什么他弄了这么久。 我惊讶于他竟然骑车,可我走路耶,有没搞错?!不过转瞬我又想到他不会是想载我吧,不要了,被人看见就糟了!!哈哈!事实又证明了我的观点:“梦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果然,他并没有邀请我上车,而是掐着刹车慢慢骑。哈! 我把手放在他的手上,觉得很幸福。 哎~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只好让它在梦中完成,虽然这好像很难......
装傻, 是因为自卑; 自卑, 是因为这么大了还在装傻。 终有一天, 不再装傻, 但不是因为不再自卑。
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好象没那么团结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好象有些懈怠了? 不过,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想要好好学习了? 因为会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所以大家开始用功; 因为大家开始用功,所以不太关心其他的事。 我也是这样,班班有歌声,拖了这么久,加上老师生病不怎么管(理解为让我们得到锻炼),大家似乎也不怎么在意,所以我的放弃思想已经跑出来很多次了,但还是被我赶回去了 ,因为我知道我不管,再没人管了,不知道是否我自作多情? 看在我真的很累上,大家努力些吧,帮我度过我人生的一个坎。 或许我没有领导才能,抑或是我连基本能力都没有,要知道连续的挫败让我已经不能再自卑了。 友人叫我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好吧,放手一搏......
前天去医院吊瓶,爸爸带我去的,但他中途去买药了,我想,好哇好哇,不在也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应付,证明自己的机会到了!于是对阿爸说:你放心去买药吧! 我边吊瓶,边做作业。时间…… 我看了下瓶子,差不多完了,于是收好东西,准备叫护士小姐过来搞定一下。结果,刚刚还四处分布的姐姐们,现在全部回护士室了。而我坐在离她们最远的地方。 本来是计算好的:我收拾好东西,总会有一两位在附近,然后我呼唤一下,然后就剩下等爸爸的事了。 结果,啊,我天!我看只剩一点点药液了,不能再等了,于是大声却不失矜持地喊了一句:“护士小姐,19号挂完了。”啊,意料中的事发生了,她们没听到,我呆呆的看着她们忙碌的身影,有些不知所措。 我的思想在迅速挣扎: 再叫一声啊,叫到他们听见为止,否则等到空气进入血管,就不再是矜持的问题了,生命啊! 不要叫了,刚才一叫,全注射室的人都听到了,太丢人了,哎~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刚才一直在旁边看报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