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30字 × 4阅

一个梦

前天晚上在大阪的新家做的一个梦,不知道算不算个噩梦。

下雨天,大学某老师载着我们几个学生走曲折蜿蜒、盘旋而上的山路,除了专心开车的老师,我们几个都在各忙各手里的活,我似乎在面前的画板上弄着什么。我被夸张的转向角度弄得抬起了头,才发现山路比我想象的还远要难走。我不禁感叹老师的车技太好,但就在这时,车轮一个打滑,我眼看着我们的车子就从路边飞了出去,将要坠入底下的湖中。就在车子进水前的一刹那,我先是确定系好了安全带,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轰得一声一猛子扎下去,世界顿时安静了。

我硬逼着自己睁开眼,但是由于巨大的冲击带来的无数小气泡,周围一片模糊,能见度极低。我摸索着终于打开了车门,于此同时也正好憋不住气倒吸了两口水,从车里游了出来。

上岸以后,我浑身湿漉漉地求助来往的行人借手机,但是他们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并不理睬我。最后我失声大喊,你们谁快报警吧,我们的车掉到水里了,求求你们谁借个电话我吧!周围总算有点反应了,很多人都拿起了手机,同时有个男生走过来把手机递给我。坑爹的,什么新手机我压根不会用。他说你直接按这个键吧,我就赶紧跟接线员讲了事故和发生地址。警察说马上就到。挂了电话我一看通话记录,不知为何是打给妇产科的,我不明白是不是120还得再转告110啊,不祥的预感此时已经充满我心。

我在路口等了几十秒,手机上显示很多同学发来的短信。有一条说:掉水里超过1分钟就基本没希望了,节哀顺变吧。我一惊,这时候警察就来了。

说是警察倒不如说像村干部和几个壮汉。他们下水把尸体都捞了上来。警察封锁了现场,但我一身黑斗篷黑着脸就进去了。正碰上他们往外用手推车运尸体。女生都是全身通红,肿的很大,男生有一个长满了毛,但和另一个男生一样都是白皮肤。车推过我身边时,我注意到男生的头顶有伤口,还是缝好了的。我问带头的指挥,这是怎么回事。他抽着旱烟说,红色那是给憋的,硬憋死的。男的之所以没给憋,是因为一下水头就给什么撞了,撞晕了……我听着心里一阵寒,才发现死者的亲属也都来了,跟着手推车边哭边走。

回到班上,高中的班主任不知道为何挺开心,大概是庆幸我没有遇难。但抬头一看遇难者家属还在场,便没有声张。我心里觉得怪怪的,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想到这里,我不禁凉了脊背。

但这次事故我倒还总结了一个经验出来,下水前除了确定安全带和深吸一口气,记得把手放在车门把手上,一下水就开门逃生吧。

继上次纠结的大阪之行后,这次是完全相反,我们怀着极其愉悦的心情,坐着十分舒适的新干线(相当于国内的高铁)再次踏上前往大阪的漫长旅程。天气很好,跟去伊豆时候没得比啊,自由席抢到了好位置,靠窗双人座,后来一查发现靠窗的E席可以看见富士山。不过车厢内几乎都是上班族,拉着窗帘呼呼睡着。只有我们像刘姥姥一样兴奋地看着窗外的景色,觊觎车上提供的食品(没吃早餐)。买了超好味的三明治,吃饱后我们也相继进入了梦乡。到底是新干线太舒服还是我们起太早?! 【左】新干线的票,盖了好多章。【右】头顶飘着一坨云像喷发了的富士山。 几天前查天气预报的时候就发现,在我们离开东京的这段时间,天气转好,而大阪这时候却转差,弄得好像放着好日子不过,一定要去受苦受难一样。老天爷玩儿我们呢。玩儿吧玩儿吧,谁叫他对我们这么好。于是乎,在从东京出发到新横滨的一路上,万里无云,各种晴好。等我一......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