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66字 × 158阅

父母的日本探亲之行 (4P)

之前在博客里提过帮爸妈准备探亲签证,之后一切顺利,他们如期来到日本。在这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三周里,我对跟父母之间的亲密关系又有了新的体会。以下是欠缺完整性的想到哪写到哪的片段。

行程

东京塔

因为我们在日本也待了六年了,带爸妈随意走走的能力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只在最初为签证申请时写过大致行程。按照妈咪的意愿添加了东京,其他就是在关西这边逛一圈。结果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妈咪过来的第一天就重感了,于是事先安排的东京和周末温泉全部取消。休息了一周,妈咪恢复了精神,而这周里爸比不仅帮我们修好了浴室的门和行李箱密码锁,甚至把家里一团乱的电线也理好,并把WiFi发射器迁移到了里屋,大大提高了卧室网速。与此同时,爸比主动接手掌勺,替我减负。周末我们一行四人去了京都。在石页先生「鬼斧神工」的安排下,在爸妈继承的国内走马观花式旅行法的助攻下,一天就完成了京都游。于是维持此配置又去了奈良,爸妈被毫不畏人的奈良鹿震慑,放弃喂它们而改为偷摸来拉近距离。

第二周他们如愿去了东京,恰逢几十年一遇的大雪初霁,久居南国的他们兴奋不已。去了几个游客必访景点,最后一天空了出来便走了走东京大学。爸妈喜欢历史风情重的地方,毕竟城市哪里都一样,体会过繁华也就过了,不如历史的痕迹那么扣人心弦。

回关西之后他们继续发力,除了雨天出行不便,其他时间相继走了神户、大阪和姬路,最后也没忘到我们的母校逛逛,结果阪大食堂最有名的天津麻婆豆腐盖浇饭把一向饮食清淡的他们给吃伤了。临行前爸比将我们的冰箱塞得满满当当,妈咪又清理了一遍阳台。从两个人变成四个人的不便,转为了从四个人变成两个人的不舍。

用意

皇居

爸比来日后先是巡视了一遍我们家,说提几点建议。因为我对家装等跟视觉相关的事物比较在意,所以我主内,石页先生主外。因为我们现在住在公司宿舍,我的断舍离也迟迟没有开始,所以家里比较乱,但我的心里很清楚。一些一针见血的建议我都接受了,并在爸比的帮助下取得了很好的改善。但毕竟四个人不同两个人的生活,再加上两代人的生活习惯相差很大,在爸比主动请缨置办所有他们认为有必要的东西并表示刷自己的卡后,我也找不到反对的借口了。我以为爸比是因其热爱不断学习不断成长的性格才如此行事,直到第二周我才在妈咪的提示下明白过来,爸比想来帮我坐月子。

在我的直接询问下,爸比默认了这层用意,并表示不管我需不需要,他先做好准备总归是有备无患。我理解他的做法,却觉得不太舒服。在我搞清楚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之前,不孝的担忧便阻断了我继续思考。我能想到的只有这样一个故事——我把所有的梨都给了你,可你并不喜欢梨,你想要的是苹果。很残忍,对不对。

今天我靠在门框上突然想到,各种亲密关系的核心都是一样的,不管是跟父母还是子女还是伴侣。我说不清楚,但我有这种感觉。

后遗症

皇居

爸妈的关系在高三的时候发生了悄然变化,我从小就向往独立,当时也想逃离这个家,不想再听双方跟我说对方的“坏话”。高考填志愿我只有两个要求,一是选择不讨厌的专业,二是出省。保持距离的“单身生活”如鱼得水,寒暑假回家时第一次发现了不自在。成年后离开家已经十年有余,幸运的是随着眼界的不断扩大,独立的人格也渐渐立住了。现在的我跟父母已然真正的两代人,以前被我笑谈的代沟恐怕再也不敢轻易挂在嘴边,因为每说一次心就会痛一下。

我珍惜跟爸妈在一起的时间,也懊恼对他们的习惯性否认和坏脾气。这一次我更是意识到这些负面情绪竟然都是后遗症。旅途中听见他们再正常不过的拌嘴,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非常糟糕,在不顺利的沟通后事情变得更糟,我开始发火。但我一边发火一边很理智地劝说自己不应该,于是我的好奇战胜了愤怒,为我揭开了坏脾气的起源。

有人说不要凡事都赖原生家庭,我不赖,至少他们是真心爱我,只不过谁都是第一次为人父母,比起怨天尤人我更在意的是这个发现竟然让我有了生养孩子的自信——很简单却又很难——做好自己。

后记

东京塔

其实写这篇博文的初衷是必须给照片一份解释,好收入在我的摄影合集中,即使这次并没想要拍照,毕竟远有2015年还未整理的照片,近有刚去的北欧之旅尚在缓慢更新中。不过在东京还是有一些场景吸引我抵御零下低温拿起手机,我美其名曰「不得不拍的使命」,尽管好像并不是多么出色的照片。虽然照片不多,还是归成了一个相册——陪父母游东京

至于文字,既来之则安之。所以不管是说不清楚的,还是不想说清楚的,最终还是被含糊地留在了这里。

「我不管你了!」 来自母亲的一条“愤怒的消息”。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不被管于我并不赖,所以我强压住心里各种各样的“狠话”,默默删除了对话。 我叛逆心还挺重的,大概看起来像个只会死读书的乖乖女,高中好友听说我也会跟父母吵架时吓了一跳。青春期各式各样的对垒细节已模糊不清,唯独记得不欢而散时母亲总说的一句话——「你就是爱狡辩」。在我心里有理有据,在她看来全是诡辩。当然我也听不惯她常挂嘴边的「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即使在她的话实现后仍然自以为硬气地不退不让——「我想要自己经历挫折,这样才会成长」。 有此丰富的“战斗史”,撂狠话自然信手拈来,在跟先生共同生活之初也常常如此手段,效果立竿见,故而乐此不疲。「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不听我的就等着吃亏吧!」「算了算了,以后我不管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话者以为自己站在相对正确的立场就可以颐指气使,若是......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