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

@ 二零一零

早上八点被弄醒,浑浑噩噩。舍友麻利地下床,对我抛了个媚眼。我眨了眨眼,极力表现出无论如何都起不来的样子。几次醒来又沉沉睡去,最后一次醒来,想到今天还要做功课,于是鼓起巨大的勇气看了下床头的钟,十点。我无奈地再一次钻进被窝中,抵挡透过过期窗帘投射而来的强烈的光亮。看来我进入冬眠时期了。

嗖地一声,我起床了。顺便给豆发了条短信:我冬眠了。被他说傻。本来约好八点半起来找点学校的资料的,现在又荒废了半日。严格说来,不算是荒废,应该叫做不知道怎么的时间就这么离开了。

今天阳光不错,显得不是那么阴冷了。昨晚从重庆过来的同学说,来到上海才又一次感受到福州的冬天的感觉。不像重庆那般阴冷潮湿。想想小四以前的文里说到过,那种阴像是会把你骨头里的风湿给勾出来似的。这样的表达手法,也只有体会过四川重庆那一带的气候才能深刻感受的吧。阳光一扫前几天的阴凉,顿使我精神百倍。酒足饭饱,下午准备加入冬泳行列。这次先去探探,如果欧,就下手办理学生卡。

我,哎。无语凝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