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96.1《醉想听你唱》

2,786字 212阅

每个人的青春都充满了不同的元素,而对我来说,电台是很重要的一个。彼时热衷于边写作业边听电台广播,虽然明明我不是那种可以一心二用的人,所以往往演变成专心听电台→回过神来赶紧关掉继续写作业→好累再打开电台听一会儿。又或者晚上睡觉前一点点调调频,探索不同的电台广播,竟也收到过国外的节目,跟同学分享。高中时候不像现在可以很轻易接触到纯外语环境,所以调到国外电台时觉得好神奇,感觉自己突破了国界,与世界取得了连接。那时候在同学间有个很有名的电台节目叫做《醉想听你唱》,是个跟听众互动的节目。听众打电话进去唱歌,主持人简单点评。1

《醉想听你唱》是福建经济广播电台一档娱乐互动广播节目,其调频为FM96.1。节目策划将“年轻、快乐、个性、创新”设定为《醉想听你唱》的品牌内涵,以“麦霸盟”作为品牌的标志,开动整个运作团队的十足马力,努力探寻出一条新时代下的广播娱乐节目之路。
……
这个节目策划与众不同的又一个关键点在于对主持人的特质的需求。两位主持人各具特色,节目的名字就来自两位主持人的名字——李“想”、陈“醉”。节目中自称麦霸盟大当家的李想负责掌控整个节目节奏,思维活跃、机智幽默、个性十足,善于制造笑料并且巧妙的使自己的个性与点评相结合,在节目中发现、提点每个有趣的细节,让节目更加娱乐搞笑并且显得个性十足;而自称二当家的陈醉则是一位专业级歌手型的主持人,曾获得2004全国原创歌曲大赛福建赛区第一名,她的主要职责是给予每位演唱的听友专业点评。两位主持人将各自特点有机融合,使《醉想听你唱》既有唱歌节目的专业,又有娱乐节目的搞笑。[^2]

这个节目有两个固定主持,一个是大当家——李想,一个是二当家——陈醉。节目名称也是来源于二人的名字。当然也有代班主持,我第一次打电话进去就遇到了代班主持——丁雁。(原来大家的名字是这么写的啊,好怀念。)因为我很喜欢唱歌,又觉得有些打进去的人唱得还不如我,所以跃跃欲试。只是这电话是真不好打,需要排队等候,费时费钱,这对于高中的我来说都是十分宝贵的资源。但因为当时母亲生病,父母不想打扰我学习选择了隐瞒,每晚晚饭后都出门散步谈心,留我一人在家,这才有了“作案机会”。

大概是高二高三的时候吧,我还记得同学跑来问我“是不是打电话去唱歌了”的时候穿着短袖校服,所以可能是高二下学期?总之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所以记不清具体日期,也没有记录。我当时打了好几次电话,并不是每次都能轮到。有时候打电话唱歌的人太多就挤不进去。但即便如此,听不认识的人唱歌聊天也很有趣,当时哪有这样的机会呢,就连在QQ和MSN上聊到陌生人都让人兴奋好久。这么想来,这十几年也真的变化很大,到处都是网络直播,看陌生人表演反而变成了平常事。

话归正题,因为很难打,所以我也有了很多等待时间来思考,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成果就是——用MP3的录音功能把我自己的片段录下来。因为播出是有延时的,当时主持人也一再强调打电话的时候不要同时听MP3,会干扰唱歌,所以我在等待的时候就一边耳朵插着耳机听节目,一边耳朵听放着的话筒的动静。于是等到自己被接进去的时候就会出现经常听到的开场白——沉默,然后“是我吗”?可能大家都像我这样在专心听自己的MP3,没注意到电话那头已然接通了。确认接通后我就按下MP3的录音键,然后把耳机摘了放到一边。彼时信号还不算好,摆放位置如果不佳,有可能收不到节目,那么也录不到歌了。看我是不是想很多!

接下来就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了,有录音有真相!说实话直到现在回听还是觉得特别尴尬,以前青涩的自己哟,好害羞!好在人还是会长大的,现在的我如果再有机会打电话给电台肯定沉稳得多,毕竟经历多了,看得开了,心态平了,万事了了。

01 快乐崇拜

《快乐崇拜》——潘玮柏、张韶涵

第一次终于打进去的时候真的好紧张,脑子都不灵光了,被cue打招呼的时候开始自我介绍,被主持人“狠狠批了”。祸不单行,想唱的《我不难过》竟然没有,脑子直接被抽空,就好像押的大题没考到,一时间不知所措。我有点儿泄气,随便报了个冷门备选《每一面都美》,那是陶喆的新歌,我其实心里知道不可能有,可见当时心态已经崩了。后来干脆上《快乐崇拜》,大当家也很会接话:“《我不难过》和《快乐崇拜》其实是一个意思。”因为没准备,所以临时去翻磁带找歌词,紧张中忽略了歌词条把MP3盖住导致信号不好,所以录音断断续续。虽然第一次状况百出,但好歹是唱下来了。现在回想起来,也许《快乐崇拜》比《我不难过》更适合第一次唱,因为快节奏的歌能够更好地掩盖紧张带来的各种问题。最后还是rap救了我,果然没有白爱它!

02 暖暖

《暖暖》——梁静茹

第二次就没那么拧巴了,流程顺到飞起。听录音当天很快就排到了我,而且是最后一个,大概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的,没想到打进去了。《暖暖》处在我真假声交界处(好像是废话,哪首歌不是这样),为了音色统一我一般全部用假声唱,但打电话想唱得大声点刚开始不自觉就用了真声,又因为真假声转换不好,所以好多小走调,好在后面副歌都在假声区所以唱得还行。这次二当家陈醉有在,点评说唱歌基础不错,但缺少发光点。其实我也不是去听点评的,我就是单纯想唱歌,所以回答得也很敷衍哈哈哈。最后意外听到播出时间是晚上七点,当时是2006年(哇十五年前),可惜录音到此为止,不然还能听到准确日期呢。

03 爱的天国

《爱的天国》——王心凌

第三次就更老油条了,没有了“是我吗”而直接打招呼,被二当家发现是老熟人了。但毕竟还是紧张,又选了首慢歌,所以因为紧张抖得厉害,气息控制也不好。二当家说我是淡妆美女,意思是努力下上个浓妆会更令人惊艳,跟上一次的建议其实是一样的。最后尬聊了一会儿,说碰到陈醉很激动,前两次碰到的是代班主持丁雁和圆圆(汤圆)。但我回去听第二次的录音,打招呼时说的是二当家,而且后面点评的时候也确实是陈醉的声音没错,大概是我记错了吧?不过尬聊也能听出来我紧张的时候讲话多么含糊不清,声音低又快还吞音,苦了主持人哈哈哈。

虽说是歪打正着,但这三次选歌还是循序渐进的:低音域快歌→中等音域中等节奏→高音域慢歌,难度层层递进,所以虽然紧张感逐步降低,但整体效果是持平的。唱了三次,这把瘾也过足了,之后就再没有去打了,毕竟贵啊。我爸妈收到话费单时还以为我拨打情感热线,但因为他们自己觉得有愧于我,又适逢青春期加高中学习关键时刻,所以没有多加追问和指责,但我也立马澄清是唱歌节目。

打电话到电台唱歌真的是一个难忘的经历,唱给陌生人听这件事让人紧张,同时也让人激动。这种激动后来就很少出现了,除了跟朋友出去唱K,朋友带了不认识的朋友过来,但这种场合少之又少。而且不比网络直播,不是面向不确定大众而是特定的几个人的时候,自我意识会变得很强烈,想要表现得更好让人肾上腺素激增,我还挺享受这种像获得超能力般的感觉的。越长大心态波动的阈值越高,宠辱不惊,这是好事,但反过来说,一点点事就一惊一乍的青春期也有它可爱的一面。总之都是成长的过程,有经历就会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