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83字 × 225阅

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六) (12P)

前情回顾: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五) (15P)


离开北极圈前的最后一晚发生了奇迹
离开北极圈前的最后一晚发生了奇迹

本就对特罗姆瑟这座小镇充满喜爱,从机场到市区的大巴上看到很多连排别墅都是我喜欢的样式——大大的落地窗和简单温馨的装潢。传说中不拉窗帘的窗前挂着发出暖黄色光芒的星型灯具,还有窗边五彩缤纷的圣诞树,在北欧冬季的一片萧索中透露着温暖,实在抚慰人心。而在这里的第一个晚上算是看到了极光,虽然肉眼不可见,但相机拍到了,这是实实在在的“证据”,证明极光与我们同在。进入北极圈已经第五天了,明天就要离开(谷歌相册终于就要更新完了),然而没想到的是,离别礼物竟然是精彩的极光秀!这样的反转让我们激动万分又感慨不已,这就是奇迹。特罗姆瑟,你可能是我们的幸运之城。

1月4日 特罗姆瑟

对岸的北极大教堂
对岸的北极大教堂

因为昨天参加极光团折腾到太晚,我们直到来不及吃早饭的点才懒懒起床,餐厅里果然人满为患,差点找不着座位。早餐没有昨天在希尔克内斯的好吃,但房间比较好,淋浴房和地暖都深得我心,view也好许多。吃完回房补觉,为今晚最后一次追逐极光储存力量。一直睡到下午三点多起来出门觅食,石页先生说附近有家香港中餐馆,去了之后发现就是我在穷游攻略上看到的金爵楼(Tang's restaurant)。拿到菜单一看,只有看不懂的语言(应该是挪威语)和英语,想着既然是吃中餐,当然看中文菜单更直观,于是问有没有中文菜单却被告知没有。正当我们硬着头皮准备靠蹩脚的英文猜测菜式时,边上一位热心的华人小哥哥找来老板阿姨说明了我们的情况,阿姨赶紧过来问我们能否听明白广东话,凭借着从小看TVB锻炼出来的过硬听力,我们顺利点了菜,终于吃了一顿好饭好菜,满足了在北欧饥饿的中国胃。吃完谢过助人为乐的小哥哥,就开始在附近随便逛逛拍拍照片,等着到了极光团的约定时间再去指定地点集合。

特罗姆瑟的街道
特罗姆瑟的街道

今晚的极光团是乘船追逐的形式,也是我在穷游上看到的。彼时觉得以Chasing Lights的专业性看见极光的几率应该很高,故而不想再报一次。另外因为乘船活动的结束时间更早,所以放在了第二天需要早起飞回赫尔辛基的在北极圈的最后一个晚上。但当晚还是下着大雪,且前一晚连Chasing Lights都没带我们肉眼看到极光,所以基本上没有抱太大希望。不过快到集合时间时雪小了一点,我查了一下晚上的天气,从下雪变成了多云,于是又萌生了一丝期盼。

1月4日晚上的天气预报和极光预测
1月4日晚上的天气预报和极光预测

我们在指定的旅馆楼下找到了船长,然后跟着他来到一艘“五脏俱全”的小船上。总共大概十来个游客,有一半是华人。大家坐在船舱里先看了介绍极光形成原理的视频,大致内容是太阳风跟地球磁场摩擦摩擦发出光亮,根据摩擦的粒子不同发出不同颜色的光。随后一位来自波兰的小姐姐介绍了这艘船的基本情况和历史故事以及提供的服务,接着便跟游客们聊了起来。虽然我们不太会说英语,但是听力还不赖,所以在边上听到很多有趣的情报。比如这位来自波兰的小姐姐去过很多地方,在墨西哥生活过,会说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冬天才会来挪威工作和滑雪,热爱运动,以后想去南非工作,前阵子滑雪摔断了腿等等。她在船上聊了一圈,跟每个人都说了话,我们也不例外,只是聊不太起来,但不妨碍我听她说故事听得入迷。

出发时仍然下着雪
出发时仍然下着雪

船徐徐航行着,从船舱的窗户望出去,雪已经停了。大家都乖乖地待在温暖的船舱里,因为外面实在太冷了,海上风又大。过了一会儿波兰小姐姐跟我们说极光出现了,于是大家纷纷穿戴整齐,我们也带上相机和三脚架冲了出去。上到二楼,视野开阔。天气还不错,虽然有云,但能看到天空,也因此我们第一次用肉眼看到了淡淡的极光。话不多说,我们立刻架好相机,有了昨天的经验,非常顺利地拍到了极光。

刚开始时还比较微弱的极光
刚开始时还比较微弱的极光

慢慢地极光的颜色越来越浓,从淡绿色变为亮绿色,照亮了整片天空,连边上的满月都要逊色一些。又过了一会儿,极光像彩虹一样横跨天际,边缘还能看到淡淡的紫色。呼吸间愈演愈烈,极光开始舞动了起来,甲板上的人们齐声欢呼,我们也为拍到了不少好照片而激动不已。此时船长将船停在海中间,大家着迷地仰着头看出了神。我一边用眼睛看,一边也不忘按着藏在上衣口袋里的快门遥控,石页先生更是积极地帮我调整三脚架和相机的位置,煞有介事地说教道「必须要有前景才好看」。就这样,虽然船的引擎不停震动,长曝光拍出来的极光有些模糊,但丝毫不影响心情,况且我们是唯一熟练拍摄极光的“选手”,甚至吸引来了其他游客请求用手机拍下我相机里的极光。

极光越来越强烈
极光越来越强烈

比起拍下极光,亲身体验欣赏极光才是更难能可贵的。不像相机里记录的那样鲜艳,极光用肉眼看起来更像是薄薄的白色的云,只不过范围很大,连成一片,所以可以很容易跟真正的云区分开来。再强烈一些就能看到淡绿色和淡紫色,但还是非常清淡,不像照片或视频里那样鲜明活跃,有可能我们看到的极光还不算太强烈吧。最神奇的要数Dancing Aurora,像绸带一样顺滑地舞动着,又像流苏一样丝丝分明,是世间没有任何可以比拟的景象。我们在极光下拥吻了好几次,深深觉得真的太幸运了,在北极圈的最后一个夜晚,如愿看到了极光。

舞动的极光
仿佛在唱I'm the super dancing queen

一波强烈的极光过后,冻得差不多的人们又回到了船舱休息,我们也回去喝了点热水。可能是这波极光太精彩了,后来小姐姐再一次通知我们的时候,响应的人就少了很多。我们也开始嫌装配相机麻烦,天气太冷还未恢复过来,故而也没出去。期间大家七嘴八舌地聊着,小姐姐也来来回回通知我们极光又来了,我们稍作整顿重振旗鼓,但可惜的是再没有那么精彩的show了,有的只是三三两两挂在天边的“棉絮”。都怪第一波极光把我们的标准一下子拉高,之后就很难再兴奋起来。只是想起第一次激动到忘记拍合照,才又用昨天刚学到的「iPhone内置手电打光法(瞎编的名字)」拍了几张到此一游照,接着便迫不及待地再次钻回船舱。这里要点名表扬一下学习能力超强的石页先生,试了几张就拍出了棒棒的极光合照,虽然背景里的极光很淡然,但好歹是合照,而且还是自拍的,特别有成就感。

我们跟极光的合照
现学现卖的极光合照

时间差不多了,大家的热情也被寒冷的夜浇熄,于是小船开始回航。一路上照例听着波兰小姐姐的故事。她说极光对于挪威本地人来说并不吉利,因为在没搞清楚极光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极光会绑架小孩,所以每到有极光的夜晚就禁止小孩出门玩。于是挪威小孩都不喜欢极光,因为极光导致他们没法跟朋友们一起玩耍。挪威当地还有个说法,说是挥舞白色手帕会招来极光,所以只有镇子上最勇敢的人才敢这么做,但大多数也只是躲在门后,挥动一下便马上关门。

一说极光是狐狸尾巴
一说极光是狐狸尾巴

小姐姐又说到游客增多是近几年的事,特别是亚洲人多了许多,其中新加坡和日本最盛,似乎是新加坡媒体报道了极光会带来好运,带着小朋友来看极光就跟开了光一样,小朋友会获得超能力,所以大家纷纷来此造人或者求婚。但小姐姐接着破梗说她觉得在极光下求婚并不是个好主意,因为极光太靠运气,有可能没法求婚。想像一下两个人在雪地上走着,一切都那么浪漫,男子一手牵着女友,一手在裤子口袋里紧紧握着戒指盒,焦急却无可奈何的样子。

形态千变万化的极光
形态千变万化的极光

说到下雪,虽然对于游客来说特别美好,但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每天得花好几个小时铲雪真的很烦,特别是好不容易把自家门前的雪铲开了,铲雪车一来又变为了无用功。小姐姐说认识一位住在挪威的意大利人,有次被铲雪车惹怒,提着铲子追了好久。小姐姐真是个good storyteller,好有画面感。

不知不觉船靠岸了,我们踩着雪心满意足地走回了宾馆。我迫不及待地发了朋友圈,大家都纷纷祝贺,并说2018年会有好运。真的,新年第一个愿望是真真切切实现了,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整个旅程就像一个老套的剧情:计划了三个月的追逐极光之旅,完美地错过了开年第一次极光大爆发,临时参团被告知没必要,接受一期一会的德国couple的安慰「you need to come back」,好不容易重燃希望又被熄灭,在北极圈的最后一晚最后一次机会连做攻略时都没抱希望的Arctic Explorer竟然带我们看到了极光!

长大以后就很少如此激动了,上一次还是考上阪大研究生的时候,再上一次是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这样的体验,足以写进我和我们的人生大事记中。也是这次圆满的北欧之旅,让我彻底放下了对旅行的执着,也庆幸自己的坚持,换来了回归家庭的心平气和。终于“玩够了”。


未完待续:芬兰挪威追逐极光之旅(七) (20P)

今天,我收到兼职单位打来的录取电话了,这篇总结总算可以发啦。 2017年3月至2018年3月的间隔年结束前一周,我便开始紧锣密鼓地找起了兼职。为什么不找全职呢,主要是因为兼职比全职更自由,个人时间更多。在日本,全职分两种,一种是毕业三年以内的应届毕业生,另一种叫做中途采用,类似跳槽。我在上一家公司做了三年,间隔了一年,已经不属于应届毕业生了。再者没什么特殊的技能点,之前的工作算是行政文员,如果应聘中途采用,也只能做相似工种,which我觉得已经做够了不想再做了。再退一步就要说到职场性别歧视了,大龄已婚未育女性不管在中国还是日本都是“被重点关注的对象”。综上所述,兼职不仅不需要换工作签证(我有法定的兼职许可),还能随意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最重要的是不用天天上班,业余时间可以发展个人兴趣爱好、照顾家庭,对于我这种折腾星人是再适合不过的了。(来日本以后发现可以仅靠兼......
点击加载Disqus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