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杯具

发现麦子回来了,鸦片重启了,许久未开GR,满满的订阅让我懒于回复。短短几日,鸦片竟然有25篇未读文章。曾经在一篇文章下留言数条的我,现在连一篇文章都懒得看。虽然它们都是好文章,只是我变了。再次浮躁起来。

这几天在弄论文的事情,在校内和围脖上常无厘头宣泄的我,估计是被导师看到真身,抑或导师很忙,稿就这么定好了。接下来的任务是答辩。祈祷不要脱稿为好,我的日语水平实在伤不起。

随着毕业的临近,处处都是我们马上要卷铺盖走人的气息。楼下的告示板已经提示可以归还租赁的保险箱。大家也在群里叽叽喳喳认真讨论起毕业旅行的事。

突然悲催了,毕业旅行跟表姐的婚礼撞场了。哦漏!确定下行程表明天。

话归正题,上图是送给舍友的毕业礼物。妖给了我一个理由:一杯子,一辈子。在理。希望大家毕业以后即使各奔东西也要一切安好。

Lovely cups for my roommates. We are about to graduate. Hope everyone can live happ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