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婚戒迎新年

我们的婚戒

当年在父母的建议下我们匆匆扯了证,又因为不想让家里的老人遗憾,我主动提出了办理婚礼。因此石页先生虽然在生活中愈发疼爱我,但嘴上一直没有正式跟我求过婚。看到这里再联系标题,你们一定以为会有反转吧,确实有反转,反转就是你们以为的反转反转了,所以买戒指这件事还是我提的。我倒是不在意,反而觉得自己特立独行挺酷。而且即使他背着我买我也不放心,毕竟我们家主持审美的是我。

话说与婚姻相关的戒指分为两种——求婚戒指和结婚戒指。顾名思义,求婚戒指就是求婚时候用的,一般来说是个钻戒,钻石的大小就得看个人财力啦。而结婚戒指就是结婚以后日常所戴的戒指,一般是裸戒,起码不会太“突出”,不然真的很不方便。我的一位朋友会在结婚纪念日那天戴钻戒,平时就戴婚戒。所以佩戴率不高的求婚戒指对于我这样不感冒钻石的“糙汉”来说确实不太实用,也因此婚礼的时候并没有买钻戒(此处有石页先生的偷笑)。

我曾经拉着石页先生买过银制对戒,戴了几日便因为不习惯也觉得没必要就搁置了。后来的功能只是偶尔拿出来演一下求婚戏码,平时都收在盒子里积灰。所以一直以来压根没有好好买婚戒的打算。想着买了不一定戴,不如等想戴的时候再买。也可能在潜意识里,结不结婚于我而言只是个形式,我们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一点在近十年的交往中已经得到确认,无需结婚证上的钢印或者无名指上的套环来证明。

几年前我在网上偶然看到一个婚戒广告,是一家日本的婚戒网购公司,产品主打北欧简约风格。我觉得品味相投,且网购婚戒这件事也特别不按常理出牌,甚得我意便保存了下来。等到前一段终于想买婚戒的时候,我和石页先生一合计,决定去东京看一下实物再做决定,虽然他们也提供完善的样品出租试戴服务。于是趁着去年12月底的三天假期,我们以访亲探友的名目踏上了上京的列车。

按照之前约定的时间,我们来到银座的一栋商住两用楼。第一次进入高级楼盘的我们非常激动,连我的急性肠胃炎都好了许多。电梯门外是对方公司主事毕恭毕敬的鞠躬迎接,随即我们被领进一个有着巨大木桌的客厅里等待。主事把戒指样品都拿了出来,种类不多不杂,这也是我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在来这里之前,作为调研,我们还去了一家在知乎上看到的在中国内地香港台湾都有点小名气的婚戒连锁店 I-PRIMO。虽然种类繁多,但因为我不想要镶钻,反而为难了导购小姐。而最后没能选到喜欢的样式也坚定了我们上京的决心。到东京之前,我们已经在网上看了好几遍所有的设计,其中样式和名字含义都喜欢的有三款,分别是——Maler 画家Natur 自然Skov 森。看到实物并试戴之后,我们在 Maler 和 Natur 中犹豫不决。

Maler and Natur
图片来自 Marriaged Marriage 官方网站。左为 Maler 右为 Natur。

有了之前在 I-PRIMO 的挑选经验,我们发现自己喜欢非常端正且简单的设计。具体说起来就是不要奇形怪状,可以平放在桌面上,但也不能太单一,只是一个光面好像又单调了点。而 Maler 和 Natur 恰好符合这两点。Maler 只有一个曲面变化,简单的设计要做得好看更有难度。Natur 有两条曲线过渡,也有镶钻的设计,侧面看起来比较轻薄。整体光泽来看,Natur 更亮,也有点假,Maler 哑一些,却厚重一些。根据试戴经验,我们发现女生适合佩戴细而薄的戒指,会显得手指修长。而男生则相反,如果戴太细的戒指反而显得很娘,失去了铁汉柔情的味道。最完美的手指应该是细长白皙的,但我和石页先生只每人占一样。“可是人生,完美的事太少,我们不能什么都想要。”最后我们选择了更简单的 Maler,我喜欢它的含义——画家,也喜欢它不露锋芒的光泽,还有平凡得让人心安的厚重感。于是我们当下就做了购买决定,没有丝毫犹豫。

回家的路上石页先生一反常态,在人潮拥挤的车站里搂着我开心地蹦跳,嘴里不断重复着“买下来了买下来了!”。看着他满脸洋溢着的幸福,我竟然有些感动。我们一路小跑了起来,感觉自己是转着圈进了站上了车。因为一枚小小的戒指会有这般心灵相通的喜悦,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北欧简约风格婚戒 Maler
北欧简约风格婚戒 Maler

一个月后的1月25日,我们终于收到了日本师傅手工打造的带有温度的戒指。恰好过两天就是除夕,今年我们没有买新衣服,这枚戒指反而成为了迎接新年仪式的重要部分。新年快乐,祝福我们永远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