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Sお花見

@ 二零一三

花見(はなみ)とは主に桜の花を鑑賞し、春の訪れを寿ぐ日本独自の風習である。

“花見”,顾名思义,就是赏花的意思。在日本,“花見”意味着在樱花树下喝酒吃食畅谈闲聊。今天(4月5日)晚上,我第一次参加了日本的“花見”。(关于豆哥的第一次在这里。)

WWSお花見
WWSお花見

周五加上晚上又有活动,我一上班就激动不已。中午吃饭的时候跟豆短信说到晚饭问题,他说大家可能都有带便当,让我也去买一下。于是下午上班的时候我skype了日野桑问晚饭怎么办,日野语重心长地“说”:陈桑,在日语里,“花見”就是在花底下吃东西,所以晚饭在樱花树下解决。我又问:那我是不是应该去买个便当?日野:陈桑的话,可能有人请你吃吧,你就先不用着急买了。我(激动地):我明白了!谢谢!

终于到了下班时间,大家还在埋头加班中。过了大概十五分钟,日野和藤冈开始准备了,我也赶紧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本居、木下和儿岛还要加会儿班,所以我们三人先上路了。一路上就是日野各种欺负藤冈以及照顾我,然后我们在车站与本居的老公本居汇合(好拗口)。

伊吹和山崎已经早到占了位子,铺好了塑料毯。我们找到他们以后,日野“赏了”藤冈一些钱,让他去附近超市买东西,又叫上我买自己爱吃的。于是我和藤冈就开心地上路了。我问藤冈,你想吃什么,藤冈说都可以,然后反问我想吃什么。我想了想,发现有很多想吃的,但也得取决于预算大小。于是问他日野给了多少钱,他幽幽地说,两千。我们同时陷入了沉思。

到了超市,我们买了一些熟食,为了不太尴尬我把我结婚的事都当做沟通工具给甩出去了。藤冈表示很惊讶,不过好在他知道我有男朋友。如果是不知道的人,看我以为没有男朋友,一打听竟然是已婚妇女,大概都会内出血吧。

我们高高兴兴地回去,大家都来了,于是安排好了座位,各自开吃。山崎、日野和本居(先生)一组,我、本居(小姐)和木下一组,畑中、伊吹和藤冈一组。儿岛实在太忙没有来,刚辞职的君家8点多也加入了藤冈小组。

自从前几天我意识到自己还是要积极努力地跟日本人沟通,外加在cctalk积累了一些信心,那天晚上我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我也开始意识到,自己果然是慢热型的,而且是属于“随着交往的深入,魅力越来越大”型的。另外我也发现,之前觉得交流不顺畅是因为没有真正想要交流的东西,也许日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才会只停留在表面的沟通。这次说到学外语和发音等等,刚好前几天我接触过,而且自己也一直很在意这方面又感兴趣,跟喜欢外语的木下聊得那叫一个投机!简直可以拯救中国股市了!(好冷)我们从英音和美音,说到日语里ra行的发音的特殊性与大舌音的联系。我突然想起来大一的时候日语老师说过,日语里的ra和中文里的la不一样。而日本人大部分都会大舌音就是因为日语里的ra介于英文里的la和ra之间。这也是日本人学不好英文的原因。同时也是外国人口音暴露的原因之一。

再后来,畑中问我他的名字汉语怎么读,我跟他说这个字在汉语里没有,他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后来我解释给他听,这个字的意思应该是指“旱田”,还把这两个字打在手机上给他看,他一下子恍然大悟,外加酒劲一上来,那个反应过度得呀,把所有在小组聊天的人都惊动了。他也很诚恳地说,日本人对于汉字不会想那么多,我说,因为汉字是我们发明的嘛。当我告诉他汉字是由“发音部分”和“意思部分”组成的时候,他激动得都快哭了。他表示,“旱”是太阳晒干的话,那么“畑”就是火烧干的,而且在日语里“日”和“火”是一个读音,我们都被这深深的关联打动了。我也彻彻底底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无上的光荣。

一边的木下显得很淡定,我知道这是因为他对汉字和中文也算有些研究,很多语言方面的知识他比我还要精通得多。之前在这里工作的山本也很喜欢外语,木下说山本一走就没有人跟他一起学外语了,还好有陈桑。虽然说得无比委婉,我还是很感动的。自己的存在被人肯定,被人需要的感觉真的很好!

大家畅谈到10点半左右,以大阪的“一本締め”结束了活动。伊吹喝得高了,满口感谢大家,感谢我,我也是受宠若惊,同时发现日本人喝醉了和中国人喝醉了差不多,连酒劲上来的那种感觉也一样。几个人喧喧哗哗得难舍难分了一阵,分两拨走了。一拨人似乎还要去二次会,我们就往车站走。到了车站,木下说好晕啊。本居(女士)说,你不是没喝酒嘛。木下说,没喝,但是,好晕啊。过了一会儿,那拨人也出现了,日野还很惊讶地说,哇,一起耶!我们都没说话……

列车来了,我们都上了车,车门一关,我环顾,发现伊吹和畑中不在,这时候日野说,还好我没去上厕所,不然赶不上这辆车呢。山崎说,他们出来一看,人都没了。

到站了,山崎要下车,日野不高兴说才七点你要去哪里,我们继续去玩,说着还点了点自己的手表。山崎说,你明明就没有戴手表好不好!

到换乘站,本居先生和女士要和我、日野分开了,本居女士说,陈桑你要小心日野,日野不高兴了。我跟本居说没关系,我很强壮的。本居马上改口说,那日野你要小心陈桑。

我和日野坐上了同一辆列车,日野在我下一站下车。我到站,日野还在跟我聊天。我看车门快关了,就边跟着刚刚从日野身后出来的人下车,边说我也要下车了。日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就赶紧让我下车了。

这次活动除了收获了些自信以外,我还从木下那里得到了一个答案。他说:日本人之所以不像欧美人那样愿意跟外国人交流,是因为日本人平时不常接触外国人,看到外国人总是很努力很用力想要好好交往而花费了太多精力,导致自己很累。这其中一旦有什么不顺,日本人就没法坚持下去,所以基本就没法深交了。而欧美人相对来说比较常接触外国人,习惯了也就没有那么紧张,自然地交往反而比较顺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