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S 2013忘年会

WWS 2013忘年会
WWS 2013忘年会

2013年12月27日是实习所在公司 WWS 2013年的忘年会。赛恩是2012年5月进入这家公司实习的,但是2012年元旦回国了,所以这次是第一次参加公司忘年会。外加马上要毕业了,公司和我双方都没有继续走下去的意愿,所以我心里也明白,这是最后一次。

这两年公司人员变动挺大的,旧人走新人来。比如很像我爸比的山本桑说是为了给儿子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而去美国打拼了;温柔待我的君家桑因为要继承家业而离开了;一起吃过几次午饭的木下桑突然就终止试用期了;性格变幻莫测的山下桑说不来就不来了;一直照顾我教我很多东西的前辈本居桑也要离开了。但同时我收获了一个日本朋友——山田桑,文静的性格挺招人喜欢。年后本居桑就不来了,所以这次的忘年会也兼本居送别会,她还特别细心地为每个人都准备了小礼物,我收到了草泥马便签纸。

吃的不用说了,非常好,肉也多,适合我这个肉食主义者。吸烟和不吸烟的分两边,所以我周围是本居桑、木下桑、藤冈桑、山田桑和儿玉桑。这其中要数木下桑最好聊。大概是因为他有过海外生活,对外国事物了解得多,比较能听懂我的意思。而且他最近在自学中文,所以偶尔会问我些问题。不过我还记得刚入社的时候,伊吹桑是这样描述他的:傲娇。后来相处下来确实有点。虽然他是大阪人,但感觉更像京都人。

还以为二次会真的会去唱歌,但是藤冈桑似乎没有安排,所以吃完就回家了。我和本居桑一起坐车的时间比较久,破天荒地聊了很多人生哲理,有点谈心的意思。说实话以前我觉得她不好聊,因为她跟我很像,会猜测对方的意思。由于我是外国人,她容易猜错,我就觉得一直被她打断,另一方面又因为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而懊恼,所以有点累。不过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日本人也会紧张,所以很不自然,两个人的步调调不齐就无法深入交谈。但多聊聊之后,渐渐习惯对方的表达就会好多了。其实仔细想想,即使说中文,跟陌生人第一次说话的时候也是各种试探,只不过找到平衡点的时间比较短,所以可以忽略不计,抑或那是下意识的行为,根本没有在意。

1月底我就离开 WWS 了。其实后期自己的表现我也知道,混日子混得好明显。前辈也走得差不多了,好像没了靠山一样,不懂可以找谁商量,可以找谁给意见。虽然说凡事都要靠自己,但毕竟是外国人,没人领路着实很心慌,更何况 WWS 的重心在系统上,对程序无感的我只好退出了。